《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各有算計


    一個君家,就是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若是真的惹得眾怒,各大勢力都是要與他為敵。

    那他該如何是好。

    林暮這才知道,自己之前原來是闖禍了。

    根本沒有考慮到後果。

    他以為雷劫就是最大的劫難了,能渡過雷劫,還安然無恙,憑借自己的實力獲得應得的,這不是天經地義麼。

    現在看來,這完全是他一廂情願。

    “各大勢力若是與我為敵的話,必然是有原因吧。”林暮說道,“他們不可能無緣無故就對我動手。”

    “這是自然。”徐虹說道,“隻要你沒有引出浩劫或者動亂,他們自然不會對你出手。”

    “其實所有的根源都在於一點。”徐虹望著皺眉的林暮,說道,“隻要你能安置好這些修者,能做到讓他們保持安寧,或者相對安寧,其他勢力也是沒有借口對你動手。”

    “如果這些合體期修者都對你很維護的話,那些勢力也是不敢對你對手。”徐虹笑著道,“畢竟尋常的勢力,一兩個勢力與你為敵,都是自尋死路。”

    林暮心下恍然。

    想要那麼多勢力一起聯合起來對付他,這也確實不容易。

    沒有幾個人可以做到這一步。

    “我所召集的返虛期巔峰修者,之前都是散修,或者自己就是那個小勢力的掌舵者,他們和各大勢力都是沒有什麼瓜葛。”林暮說道,“所以在這點上,我和各大勢力應該是沒有恩怨。”

    “但是你能保證,這些合體期修者晉升之後,修煉資源不足,會去搶奪其他勢力的資源麼。”徐虹正色道,“這筆賬,最後都會算到你頭上的。”

    林暮一愣,隨即便是笑了。

    他還真能保證。

    他培養出來的合體期修者,每個人都是執掌一座城池的飛仙殿,難道集合整個城池的資源,還養不活一個合體期修者麼。

    接引玉簡那麼暴力,他和那些合體期修者三七分紅,相比普通合體期修者,他手下的這些合體期修者,都是極其富有之人了。

    他們提放著別被其他人搶了就行了。

    哪還有心思去搶別人。

    再說了,一座城池多出一位合體期修者,這也是不會多出多少負擔和壓力的。

    影響很小。

    林暮想到這,心中不由一陣欣喜。

    這一招化整為零,確實不錯。

    將這些合體期修者,全都分散開來。

    自然而然,便是相安無事。

    這樣一來,他現在所做的,反而還是差了很多了。

    想想整個錦繡界,該有多少座城池。

    他一共也就隻能培養出來二百多位合體期修者。

    這些合體期修者,集合在一起,確實很強。

    強得無可抗衡,任何一個勢力對上了,隻有跪拜求饒的份,連出手都不敢。

    但樹大招風,容易招來各大勢力聯手對付他。

    這樣分散出去,反而是不引人注意。

    加之這些修者都是低調行事,那些勢力也是沒有話說。

    林暮想通這些,心結頓時打開。

    便是對徐虹道,“你也帶著三人,我們繼續渡劫。”

    徐虹微微一愣。

    他看到了林暮眼眸中的笑意。

    顯然是他已經找到了解決辦法。

    現在人多口雜,他也是不便細問,便是立即帶著三人,前去引動雷劫。

    片刻後,便是雷聲隆隆,雷劫降下。

    林暮和眾人站在一旁觀看。

    遠處,君無邪幾人也是明白過來。

    縱然是四位合體中期修者,看到這樣一幕,也是驚訝無比。

    “林暮竟然敢這樣做。”君無邪吃驚無比。

    集體渡劫。

    剛剛就是四位修者,渡劫成功。

    現在,竟然又是四位修者,引動了雷劫。

    “這一行人,包括林暮在內,似乎全都是返虛期巔峰修者。”一位合體中期修者道,“難道連林暮也要渡劫。”

    “林暮肯定不會。”君無邪斬釘截鐵道,“他狡猾無比,絕不會輕易就渡劫,而且他的雷劫無比強大,必定會拉人墊背,不然他渡劫成功的可能,比一般返虛期修者還要低得多。”

    餘下三位合體中期修者聞言,都是一陣驚駭。

    “我生平第一次慘敗,就是敗在林暮手中,當時他就是利用的雷劫。”君無邪說起這段一直不願向別人說出的隱秘,眸中帶著怒火,“我們幾位合體期修者,除了我之外,全都隕落,縱然是我,也是拚盡全力,才逃脫出來,但肉身也是毀去。”

    “當時他不過是返虛期雷劫,雷劫威力,竟然超過了極限雷劫。”

    想起過往,君無邪心中也是一陣後怕。

    “這麼說的話,林暮的合體期雷劫,豈不是更強。”一位合體中期修者驚道。

    “至少也是極限雷劫,很可能還會超過極限雷劫。”君無邪說道。

    “這樣的話,必須要是合體期巔峰修者,而且是手持絕世靈寶,才有可能在他的雷劫中存活下來吧。”一位藍衣修者道。

    “那他若是跟我們對敵時,引動雷劫,我們豈不是必死無疑。”另一位修者驚慌道。

    君無邪掃視幾人一眼,說道,“你們慌什麼,包括我在內,哪怕我們四人聯手,他都不會引動雷劫的,我們還沒有這個資格。”

    君無邪的話,讓三人稍稍動心。

    確實,他們四個還沒有這個資格。

    因為他們也是無法替林暮分擔多少雷劫壓力。

    “那你是說,他準備何時動用。”藍衣修者問道。

    “這就要看他心情了。”君無邪笑著道,“他心情不好,看上哪個大勢力,前去攻打,屆時引動雷劫,那個勢力八成就要覆滅。”

    “他還真是個災星啊。”一位修者由衷道,“我們不該招惹他。”

    君無邪瞪了他一眼,“不是我們招惹他,我們沒有這個資格,你懂麼,是君家在試探他,說到底,我們不過是一個傀儡罷了。”

    君無邪胸口劇烈起伏,似乎是受了什麼刺激一樣。

    三位修者,都是沉默下來,不再說話。

    他們確實隻是替君家做事。

    望一眼遠處的雷海,和站在雷海前的林暮,君無邪目光複雜。

    有仇恨,也有期待。

    “希望你能盡強大起來,將那幾個老不死幹掉。”君無邪眸中一陣瘋狂。

    “他們隕落之日,就是我崛起之時。”

    ω?ω*ω.|d!μ*0*0.(\(

    

Snap Time:2018-01-23 16:00:52  ExecTime:0.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