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千九十七章青牛歪理


    回到後院,天馬和青牛才是晃悠悠走了出來。讀蕶蕶尐說網

    林暮不由問道,“人都走了,你們怎麼現在才出來?”

    剛剛幸好是他反應及時,自身實力也是足夠強大,但也是無比驚險了。

    一個不慎,不至於會殞命,但至少會受傷。

    這還是隻是君無邪一個人出手,若是暗中那三位也是一起出手,連他都是有可能會隕落。

    “我們在保護徐嬌呢,星雨和華錦,還有一幫返虛期修者都是製作接引玉簡,這也需要我們保護啊。”青牛一臉無辜,“弄不好他們就是聲東擊西,到時後悔就來不及了。”

    林暮一陣無奈。

    “我的安危就不重要了麼?”林暮隻好道,“下次見機行事,你們不過是防備,留一個就行了,至於兩個都在一邊看著麼?萬一我遭遇不測了呢?”

    “這世上人都死絕了,怕也輪不到你。”青牛滿不在乎道,“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

    “剛剛那個人,我是真的沒有察覺到。”天馬實話實說道。

    林暮麵色這才好轉一些。

    青牛純粹就是故意氣他。

    別說是天馬,連他自己,都是飛劍要近身,才是有所察覺。

    隻能說,君無邪是越來越強了,各種稀奇古怪的底牌,也是層出不窮。

    這樣一個外圍子弟,都是如此強大,真正的君家高手,會強到何等地步?

    連他的神識探察都能避過,這底牌還真是強大!

    “不除掉君無邪,我實在於心難安。”林暮放心不下,來回踱步,“要盡動手了!”

    這事有些為難。

    君無邪老奸巨猾,而且並非是孤身一人,身邊還是跟著三位高手,可能暗中還有所隱藏。

    他這一方,算上他和徐青雲,加上青牛和天馬,也隻是四位高手。

    當然,這麵,哪怕是青牛,實力也是強橫無比,他們四位肯定是要勝過君無邪那四位。

    但勝過和能將之擊殺,卻是兩碼事。

    最重要的是,現在君無邪在暗,他們在明,君無邪掌握主動,他們太被動,要顧忌的東西太多,根本發揮不出來全部實力。

    雖然已經計劃好,要用雷劫轟殺君無邪,但是君無邪那麼狡猾,而且有幾位強大同夥,會等著讓雷劫劈他麼?

    他們若是要走,很容易就能走掉。

    林暮越想越是頭痛。

    青牛忽然開口道,“你想那麼多幹什麼?”

    林暮轉過頭來。

    “我倒是覺得現在這樣挺好的,君無邪他們就如同跳梁小醜一般,經常來跟我們逗逗樂子,讓枯燥的生活,不至於那麼乏味,多好?”青牛厚顏無恥道。

    “你可真是沒心沒肺。”林暮隻能如此道。

    “車到山前必有路。”青牛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我這是為你好,對你來說,現在也是最輕鬆的一段時間了。”

    “此話何講?”林暮立即反問道。

    他倒要看看,青牛這舌燦蓮花的嘴,到底能吐出什麼樣的驚人之語。

    青牛老神在在,望著林暮道,“我問你,君無邪和君家比起來,哪個強大?”

    “那自然是君家,君無邪不過是君家一個跑腿的罷了。”林暮實話實說,盯著青牛道,“你想說什麼幹脆點,我可沒有多少時間跟你在這閑扯。”

    “多少人想要跟我閑扯,都是沒有這個機會,你竟然不知道珍惜,總有一天,你會有後悔莫及的時候。”青牛痛心疾首道。

    “你說吧。”林暮打斷青牛感慨。

    “你也知道,君無邪隻是一個跑腿的,他無非是前來打探你的實力和底細,現在看來,他還沒有完全打探到。”青牛咧開大嘴笑道,“他連你的真正實力都沒摸清楚,更別說我和天馬還隱藏在暗中,這更加不是他能揣度的。”

    “這麼說來,你們不出手,反倒是在幫我了?”林暮不忿道,“真會替自己開脫。”

    “你還別不信,我們真的是在幫你。”青牛一臉認真道。

    天馬都是忍不住笑了,甩著尾巴對青牛道,“我也開始覺得你有點不要臉了。”

    剛剛沒有出手,天馬還覺得有些不好意思,畢竟他確實沒有察覺到。

    但是看現在青牛,一副牛大爺的樣子,連他不出手,都是在幫林暮。

    天馬也是看不過去了。

    臉皮厚到這種地步,也確實是罕見了。

    “你讓我說完好不好?”青牛一臉痛苦道,“你們怎麼就無法理解我的良苦用心呢?”

    語氣之沮喪,仿佛是遭受了多麼慘絕人寰的非人待遇一樣。

    林暮忍著想要暴揍他一頓的衝動,催促道,“說。”

    青牛的話雖然很扯淡,但從某些方麵來說,也確實是有那麼一點點道理。

    當然,在他看來,這都是歪理。

    “隻要我們不擊殺君無邪,以他的實力,永遠也無法摸清楚我們的底細,而我們卻是可以有很多時間,慢慢提升自己,反過來打探出他的底細。”青牛嘿嘿笑道,“你怎麼就不知道享受呢?”

    林暮頓時明白過來。

    “以你的意思是,我們要是將君無邪擊殺了,反而會有災難?”林暮問道。

    “這還用說麼。”青牛理所當然道,“我們殺了君無邪,君家肯定會派出更強的對手來,再被我們殺了,那這仇恨就很深了,到時君家就會大舉對我們出手,你覺得以我們現在的實力,可以和君家抗衡麼?”

    林暮一陣默然。

    一個君無邪,都是讓他有些束手束腳。

    若是整個君家大舉進攻,連他也隻有逃命的份。

    他付出那麼多心血打下的這些根基,就全毀了。

    能保住性命的,怕也隻有徐虹這樣的絕頂高手,剩下的,怕是都要隕落。

    這是他不願看到的。

    當初為了救治徐嬌,他都寧願花費三年時間,催熟天元果。

    想到這些人將來也可能會隕落,他心就是沒來由一陣難受。

    難道他還真的是一個災星麼?

    到了哪,哪就會有災難?

    想到過往那些消失的親人,朋友,他心愈發難受起來。

    這種難受越是堆積,但越是不想讓過去的悲劇重演。

    他想要改變!

    坐以待斃,這絕非是他的性格。

    但現在就是硬碰硬,確實是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好吧,你的歪理的確是打動我了。”林暮望著青牛,苦笑道。

    “什麼叫做歪理?”青牛氣憤道,“我這說的都是至理名言,字字珠璣,每一句話,都是蘊含著無上的哲理……你別走啊。”

    林暮早已轉身離去,隻留下一個背影。

    一

    ω?ω*ω.|d!μ*0*0.(\(

    

Snap Time:2018-01-23 12:21:25  ExecTime:0.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