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千六十七章無理要求


    “我這次前來,並非是為靈石而來。”賀成笑著道,“你們也不必對我感恩戴德,若是煉製失敗,我也隻能說聲抱歉,別無他法。”

    “若是我能將天陽丹練成的話,隻需讓徐嬌陪我雙修千年便可,這個可以吧。”賀成望著徐青雲道。

    他知道徐家至今還是徐青雲說了算。

    賀成話音剛落,不管是徐虹,還是徐青雲,亦或者是林暮,麵色都是一變。

    這是什麼要求。

    林暮心也是怒火升騰。

    這是救治徐嬌,還是將她推向另一個火坑。

    徐青雲也是差點翻臉,但是為了保住孫女的性命,他也隻好忍著怒火。

    “賀兄想要什麼樣的報酬,盡管說就是,隻是這個要求,實在太過分,恕我難以答應。”徐青雲咬著牙道。

    “隻是難以答應,又是無法答應。”賀成冷笑道,“你覺得我身為一個八品煉丹師,會缺靈石用麼。”

    “其他寶物也是可以,隻要我能辦到,決不推辭。”徐青雲隻好道。

    “我不想要其他報酬。”賀成斬釘截鐵道,“至陰毒體,這是世間極其罕見的體質,若是與人雙修的話,能有很大的裨益,雖然她現在修為不高,但是與我雙修千年,足以讓我修為晉升合體期巔峰,達到可以衝擊大乘期的地步。”

    賀成望一眼徐青雲,語氣軟化下來,笑著道,“對於徐嬌來說,她收獲也是很大,千年之後,她修為至少也是返虛期巔峰。”

    “你想想,讓她自己修煉,千年之內,怎麼可能修為達到返虛期巔峰。”賀成循循善誘道,“這中間還要渡劫呢,弄不好渡劫都會失敗。”

    “這件事我也無法替她做主的。”徐青雲麵露難色,“莫說是我,就是他爹也無法替她做主。”

    賀成麵色一冷,“她現在就如同死人一樣,難道要她現在起來做主意麼。”

    “你們都是商人,也不是三歲小孩了,這樣的事情,利弊如何,我想不用我多分析了吧。”賀成威脅道,“千年時光和性命相比,哪個重要。”

    徐虹麵色尷尬,望向林暮。

    他知道徐嬌一直都是鍾情於林暮,對於其他勢力青年才俊都是不假辭色。

    若是徐嬌醒來之後知道她要跟著賀成雙修千年,隻怕還有可能再次尋死。

    知女莫若父。

    徐嬌的性子,他也是知道。

    如果徐嬌醒著,這個要求,她無論如何都不會答應的。

    若是沒有林暮的出現,為了救治徐嬌,盡管再不願意,他也會答應賀成的要求。

    畢竟一切都是無法和性命相比。

    好死不如賴活著。

    隻要徐嬌還活著,絕對活的不會差。

    賀成所說的,也是有一點道理。

    除了徐嬌不喜歡賀成之外,對於賀成,對於徐嬌,都是有好處。

    最重要的是,賀成能救徐嬌的命。

    但偏偏,林暮出現了。

    雖然林暮一直沒有明確表示過什麼,但是他這樣的絕世天才,為了救助徐嬌,卻是願意前往絕險之地,花費數年光陰,催熟天元果。

    其中用心良苦,可見一斑。

    更何況林暮實力又是那麼強,縱然現在修為比不上賀成,但是不出意外,將來成就絕對會高出賀成許多。

    哪怕賀成是極其珍稀的煉丹師。

    在整個錦繡界都能呼風喚雨,人脈極廣。

    他也是和徐嬌一樣,讓他選擇的話,他也會選擇林暮。

    但往往現實和心中的預想,總是有著很大差距。

    縱然林暮也是付出了很多,但是為了保命,又能如何。

    這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

    隻是讓他說出答應的話,他卻是說不出口。

    這就如同是將自己的女兒賣了一樣。

    莫說是他,就是他父親,在這樣的事情麵前,也是束手無策,完全沒有辦法。

    賀成在整個錦繡界,都算得上是名氣很大的煉丹師了。

    他們花費了很多代價,中間單是找人牽線搭橋,就是花費了很多心血和付出,花出去的靈石也是如同流水。

    賀成到了這,也都是各種天材地寶供著,深怕怠慢了他。

    之前一直都是答應得好好的,會幫忙煉丹。

    隻要他父親能帶回天元果,一定會幫忙煉製。

    隻是沒想到等他父親回來天元果,賀成卻是提出這樣無理的要求。

    簡直就是敲詐。

    趁機勒索。

    卑鄙小人一個。

    真是無可奈何。

    再找煉丹師,隻怕是很難找到了,找到了,煉丹水平也是很難比得上賀成。

    徐嬌是至陰毒體,而煉丹師一般都是控火出身。

    火性剛猛,剛極易折。

    修為到了合體期,可謂是剛猛到了極致。

    若想再進一步,是很難很難了。

    若是和徐嬌雙修,徐嬌是至陰毒體,正好是陰陽調和,剛柔並濟,修為和實力都會突破瓶頸,突飛猛進。

    徐嬌是至陰毒體,這對於煉丹師,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難怪賀成會提出這樣無理的要求。

    換成其他煉丹師,隻怕也會如此。

    徐虹一陣悲從心來。

    替徐嬌感到悲傷。

    天生就是這種命運,她也真是命苦。

    林暮看不下去,不由望向賀成,出言問道,“這個要求,我可以代徐嬌和他家人答應你。”

    徐虹和徐青雲聞言,都是一愣。

    賀成望著林暮,一陣詫異,“你又是誰。”

    “我是誰這個你無需知道。”林暮淡淡諷刺道,“反正我也不會有求於你,你也不可能從我身上占到什麼便宜,更別說趁機勒索敲詐我了。”

    賀成麵色一變,怒火升騰,但是礙於徐青雲麵子,不好當場動手。

    隻好轉頭望著徐虹,傳音問道,“這小子是誰,怎麼這麼猖狂。”

    區區返虛期修者,竟然敢在他麵前放肆。

    最令他沒想到的是,竟然還大言不慚,說是能代徐嬌和徐虹,徐青雲做這個決定。

    雖然這個決定如他所願,讓他高興,但是林暮這個態度,卻是徹底激怒了他。

    他堂堂煉丹大師,何曾被人這樣羞辱過。

    “他是林暮。”徐虹直言不諱,並沒有隱瞞林暮身份,這也沒什麼好隱瞞的,“開創飄渺仙境的林暮。”

    賀成頓時呆若木雞。

    剛剛的憤怒,瞬間消失。

    “就是礦脈爭奪大會上,一場未敗的林暮,滅了靈寶門的林暮。”賀成驚訝問道,“都是這個林暮麼。”

    “是的,這些事都是他做的。”徐虹跟著回道。

    賀成啞口無言,背後冒起一陣寒氣。

    這個妖孽般的人物,竟然被他碰到了。

    這可是個煞星,不能得罪的。

    連靈寶門那樣的大派,都是被滅派了。

    他再牛,也不過是孤身一人,靠著煉丹才有如今地位。

    真若是戰鬥起來,他的實力自然是和靈寶門那樣以煉器為主的門派相比。

    竟然是林暮。

    那他的確是有底氣跟自己這樣說話。

    徐虹見賀成麵上閃過一抹畏懼神色,心機一動,不由趁熱打鐵,傳音道,“小女很喜歡林暮,林暮對於小女也是頗為有意,這次就是他親自前往,采到了天元果,這可是連我父親都無法做到的事情。”

    賀成麵色一變,望著徐虹道,“你威脅我。”

    “不敢。”徐虹連忙回道。

    賀成麵色變幻不停。

    他感覺自己惹了個大麻煩。

    竟然敢搶林暮的女人。

    記得靈寶門當初被滅門,好像也是因為一個女人。

    一怒為紅顏,這樣的事,林暮真的幹得出來。

    “我們可以答應你的要求,但是你也要答應我一個要求。”林暮望著賀成道。

    “什麼要求。”賀成預感到不妙。

    “務必將天陽丹煉製成功,若是煉製失敗的話,死。”林暮語氣冰寒,無邊殺域已經是悄然催動。

    賀成頓覺眼前一黑。

    以他的水平,煉製天陽丹,也是隻有四成左右把握。

    這下慘了。

    

Snap Time:2018-07-18 06:39:52  ExecTime:0.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