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千四十四章親人團聚


    沒有什麼事情是絕對不可能的。Du00.coM

    隻要用心,總能找到解決辦法。

    徐嬌無非是生病而已。

    病情有輕有重,總會有人能夠治好的。

    經脈盡碎,四肢殘缺卻,哪怕是肉身毀滅,都是可以重新奪舍。

    這個病若是治不好的話,大不了,再給徐嬌重新找一個肉身就是了。

    “這個病既然治不好,為何不重新給她找個肉身。”青牛和林暮簡直是心有靈犀一樣,站在門外,率先問道。

    林暮也是望向徐虹。

    這個辦法,算不上多麼聰慧,徐虹為何會想不到呢。

    難道說,之前一直都是陷入悲痛中,牽掛著病情,渾然忘記了奪舍之事。

    這似乎又是說不通。

    徐嬌的母親都是因為這個病情隕落了。

    如今徐嬌也是病發,徐虹能到現在都想不起來這個辦法麼。

    還是說,另有隱情。

    “若是簡單的一個奪舍,就能醫治好,我也不會拖到現在了。”徐虹歎氣道。

    林暮心一驚。

    奪舍,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換一副肉身,就等於是換了根基。

    元嬰和肉身很難完美契合,最終導致就是天賦下降,以後成就有限。

    但和保命相比,這點缺陷也是算不上什麼了。

    什麼都是沒有性命重要。

    好死不如賴活著,這是至理名言。

    徐嬌這樣的病情,竟然連奪舍都無法根治。

    看來絕非是尋常重病,似乎是大有來頭的樣子。

    “為何呢。”林暮問道。

    “她的這種病症,並非隻是發作於肉身,而是連元嬰也是一同發作。”徐虹道,“不然的話,也不會陷入昏迷了。”

    林暮恍然大悟。

    徐嬌修為都已經是凝神期,早就凝聚出元嬰,若隻是肉身的問題,元嬰也是可以出竅,減輕這種痛苦。

    現在卻是整個人都昏迷不醒。

    可見,連元嬰都是難以保住。

    難怪徐虹會說,這是不治之症。

    “這個病症的來龍去脈,你是否了解。”林暮不由問道。

    “具體我也不是很清楚,隻知道寒氣很重。”徐虹道,“連元嬰也都是彌漫著寒氣。”

    “我能否查探一下她的身體。”林暮不由問道。

    徐虹一怔,隨即點頭。

    林暮若是願意出手的話,興許還真能想出辦法。

    畢竟,他做出過那麼多驚人之舉,甚至是前所未有。

    隻是,這種希望太過渺茫了。

    林暮當即上前,催動靈力,開始探察徐嬌體內情況。

    令他驚訝的是,他的靈力剛一進入徐嬌體內,竟然就是無法運轉。

    完全被冰凍住。

    寒氣之強,令人發指。

    林暮一探試探幾次,都是如此。

    每次靈力都是在徐嬌體內無法前進多遠,便是被冰凍住了。

    若是他強行催動靈力,以他遠勝出徐嬌的修為,靈力或許能夠在徐嬌體內運行一個周天。

    但這勢必會對徐嬌的身體,造成更大的傷害。

    弄不好,經脈都是有可能破裂。

    林暮轉而另尋它法。

    他開始用神識查探。

    但同樣的,神識進入徐嬌體內,也是感覺到深深寒意。

    隻不過,他的神識畢竟是合體期巔峰境界,盡管深深寒意,讓他神識感應有種遲鈍感覺,但好在,他還是順利進入徐嬌體內。

    徐嬌丹田之中,一個和徐嬌長得一模一樣的小小元嬰,此刻正禁閉雙眼,元嬰周圍,彌漫著層層寒氣。

    林暮努力用神識呼喚徐嬌。

    但是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他隻好無奈收回神識。

    望著靜室中眾人充滿期待眼神,他也是無可奈何搖頭。

    這根本就是無從下手。

    連神識都是被冰凍住,如何解救。

    “我父親說過,這寒氣是也是一種毒,叫做寒毒。”徐虹開口道,“一旦寒毒發作,便是無法救治,除非……”

    “除非什麼。”林暮不由問道。

    莫非事情還有轉機。

    對於這種遺傳病症,他今天也不過是第一次聽說,如何能夠找到解決辦法。

    但是對於徐虹和他父親來說,對於這種病症的了解,卻是要比他深入很多。

    “除非是能夠配製出適合的八品靈丹,或許能夠化解徐嬌體內寒氣。”徐虹歎氣道。

    林暮也是一陣沉默。

    這個條件,也實在太苛刻了。

    八品靈丹,至少要是合體期修者,才有希望煉製出。

    這絕非是一般合體期修者,對於煉丹爐鼎的要求也是極高,一般的通靈法寶,都是無法滿足要求。

    煉製這樣的靈丹,其實成功率低得可憐。

    但是煉製八品靈丹所需的靈藥,卻是極其難求。

    就連最普通的配藥,也是至少需要數千年年份的。

    至於主藥,少說也是萬年以上才行。

    萬年靈藥,要一萬年才能成熟,實在太珍稀了。

    一般能夠湊齊一份煉丹材料就算是萬幸了,就算是湊齊了,成功率也是很低。

    林暮無奈的是,他現在連到底需要什麼樣的八品靈丹,才能治好徐嬌體內的寒毒都不知道,更別說煉製八品靈丹了。

    一切都是無從談起。

    像徐嬌這樣的病症,服用八品靈丹,也不是隨便服用的,弄不好就會病情加重。

    這還隻是最輕的後果。

    徐嬌隻是凝神期修為,八品靈丹藥效太過強大,一翟錯藥,很大的可能,就是病情惡化到極致,直接隕落。

    如何能拿性命開玩笑。

    林暮可是沒有這個膽量試探。

    他現在也是沒有把握能夠煉製出八品靈丹。

    更別說,他連煉製八品靈丹所需的靈藥都沒有。

    欠缺的實在是太多了。

    這個辦法有和沒有,其實沒有太大區別。

    難怪徐虹會說,這是不治之症。

    也難怪他會難過到這種地步了。

    眼看著至親之人,一點點邁向死亡,自己卻是無能為力,無法改變什麼,這種折磨和悲痛,實在是深沉四海。

    縱然修為再高,也是無法承受。

    靜室之中,一片沉默。

    林暮也是想不出什麼安慰徐虹的話語。

    想到就這樣看著徐嬌死去,他心也是沒來由一陣難過。

    就在這時,一道歡聲音,卻是忽然打破沉默。

    “老府主回來了。”一位家丁歡喊道。

    “嬌兒呢。”一道爽朗笑聲,從外麵傳來。

    是一位老人的聲音。

    林暮一陣納悶,不由望向徐虹。

    “我爹回來了。”徐虹喜出望外,忙向外麵跑去。

    又是一年中秋,木頭在這祝願書友們合家團圓,中秋樂。

    

Snap Time:2018-01-24 13:41:37  ExecTime:0.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