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千四十三章遺傳病症

  
  一位家丁匆匆開門。
  見到林暮,本來焦急的麵容,頓時浮起一抹笑容。
  向林暮行禮之後,便是連忙道:“我去稟告家主。”
  話音落下,就是一溜煙消失了。
  真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一切都隨風。
  林暮被晾在原地。
  一陣尷尬。
  他本想詢問一番,到底發生什麼事,誰知卻是沒人理他。
  預想之中,他突然回來,整個徐府上下,都會歡出來迎接吧。
  看來,還是太把自己當回事了。
  還是說,真的發生了很嚴重的事情。
  林暮感覺還是後者可能性更大一些。
  徐府現在的氛圍,彌漫著的肅穆氣氛,和往常完全不同。
  到底發生了什麼。
  “莫不是徐虹隕落了吧。”青牛站在林暮身後,咧著大嘴道。
  “烏鴉嘴。”林暮連連搖頭道,“在這凝襄城,還是沒人可以奈何徐虹的,也沒人有這個膽量。”
  “我記得徐虹也隻是返虛期修者而已,有啥不能奈何的。”青牛抬杠道,一臉認真。
  林暮心堳ㄓ@下。
  青牛雖然說話難聽,但的確是有這這種可能。
  若是誰真是不要命一般,暗中對徐虹下手,整個千錦城,有實力擊殺徐虹的修者,並不在少數。
  難道。
  就在林暮擔憂無比,想要進入飄渺仙境,召喚徐虹,一探究竟時,卻是遠遠看到,一道身影向著這堶蒂璅荂C
  正是徐虹。
  “原來他沒死。”青牛率先開口道,“那就沒什麼大事。”
  林暮也是鬆了一口氣。
  千錦城不過是一個小城,對他來說,並不算多麼重要。
  對他來說,重要的是這堛漱H。
  隻要徐家安好,就一切都好。
  “發生了何事。”徐虹尚未來到門前,林暮就是開口問道,“怎麼氣氛如此嚴肅。”
  徐虹看上去氣色很不好,但還是強行擠出一絲笑容,忙道,“這堣ㄛO說話地方,我們進去再說。”
  當即帶著林暮,前往徐府大殿。
  徐虹腳步匆匆,林暮緊緊跟隨。
  青牛若無其事一般,甩著尾巴,跟在後麵。
  “是有什麼難處麼。”林暮問道,“是靈石不夠,還是有其他勢力要對付徐家。”
  “你且放心好了,現如今不管是靈石,還是實力,你都不用擔心什麼,誰敢招惹你,你隻管說便是。”林暮主動道。
  站在利益的角度看,他現在已經是沒有必要再回千錦城了。
  徐家在千錦城,都算不上是最大的勢力。
  千錦城,也隻是一個小城而已。
  按理說,徐家對他已經沒有什麼幫助了。
  往後,反而會成為拖累。
  但林暮並非是忘恩負義之人。
  他剛來到錦繡界,能夠立足,全靠徐虹鼎力幫忙。
  徐嬌和華錦,還有星晴星雨,也是對他幫助很大。
  是以,忙完一切,他還是毫不猶豫回到千錦城。
  在他看來,在整個錦繡界,隻有這堙A才是讓他感覺到親切。
  縱然徐虹真的遇到什麼麻煩,他也會竭力幫之解決掉。
  “並非是徐家遇到什麼事情,如今除了我還沒晉升合體期,無法名正言順之外,徐家在整個千錦城,算不上最大的勢力,也至少是能排在前三了。”徐虹歎氣道,“是小女出事了。”
  “徐嬌。”林暮不由問道,“她怎麼了。”
  他剛剛還有些納悶呢,以徐嬌風風火火的性子,知道他回來了,還不立即趕了過來。
  到現在卻是不見人影。
  就連華錦和星晴星雨幾人,也是沒有出現。
  “她命不久矣。”徐虹眼泛淚光,說不下去,起身道,“我帶你去看看她吧。”
  林暮點頭,跟著向大殿外行去。
  青牛在後麵跟著,悄悄向林暮傳音道,“徐嬌怎麼了,是和人打架了麼,身受重傷了麼。”
  林暮傳音回道,“我也不知道,看了之後就清楚了,隻是看徐虹說話的樣子,似乎是很嚴重,連他都感到無能為力,也不知道會是多麼嚴重的傷勢了。”
  很,兩人一牛,就是來到徐嬌所在小院。
  小院媊恁A凝重的氛圍最為濃鬱。
  林暮跟著徐虹,進入徐嬌靜室。
  剛一進去,林暮就是看到躺在床上,麵色蒼白如紙的徐嬌,整個人看起來虛弱無比,渾然沒有了之前的活潑可愛。
  華錦和星晴星雨站在一旁,見到林暮突然進來,三人麵上都是驚喜不已,但是望一眼躺在床上的徐嬌,又都是麵露難過。
  林暮走上前去,卻是發現徐嬌對此毫無反應。
  難道病重到這種地步了麼。
  連說話都是無法說了。
  林暮轉頭望向徐虹。
  “從臨戈城回來之後,她便是犯病了,陷入昏迷之中,身體越來越弱,至今都沒醒過來。”徐虹強忍淚水,難過不已。
  他就這麼一個寶貝女兒,視若掌上明珠,所有努力,都是為了她。
  現在卻是要白發人送黑發人。
  這種悲痛,他平聲也隻經曆過兩次。
  上一次,是妻子離世的時候。
  父親離家之後,消失無蹤。
  隻剩下他和徐嬌相依為命。
  現在,徐嬌也要先他而去。
  都說修仙之人,沒有親情。
  其實不是沒有,而是早就失去。
  在失去的那一刻,痛苦都是一樣的,甚至更要濃鬱。
  林暮也是一陣默然。
  從臨戈城回來,徐嬌就是一直陷入昏迷,他離開臨戈城,之後又是前往了許多小城池,在凝襄城也是逗留了一段時間。
  時隔這麼久,徐虹竟然都沒告訴他。
  若不是他現在趕回來,隻怕徐嬌真是死了他都不知道。
  “她是因為什麼犯病的。”林暮問道,“病因是。”
  “是遺傳。”徐虹歎道,“她母親也是這麼離世的,發病雖然沒有一定時間,但隻要發病,就會陷入昏迷,哪怕是用靈藥維持,也是難以支撐十年,最終還是會死去。”
  “治不好麼。”林暮問道。
  徐虹搖頭。
  “我父親當年也是合體期修者,他也是無能為力。”徐虹道,“他的那些朋友,也都沒有辦法。”
  林暮一陣喟然。
  人有旦夕禍福。
  沒想到徐嬌竟然會麵臨這樣的天災人禍。
  他真是無法相信,之前那麼活潑刁蠻的大小姐,轉眼就是被這樣定型。
  接下來幾年都是這樣昏迷,躺在床上,直到最後死去。
  林暮忽然覺得自己有必要做點什麼。
  

Snap Time:2018-10-18 18:21:04  ExecTime:0.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