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千四十章告別離去


    林暮收好雷劫之力,轉頭看來,卻是看到五位女修,眼眶中竟然都是淚水打轉。Du00.coM

    “怎麼回事。”林暮問道。

    “我渡劫成功了。”一位女修哭著道,麵容渾然沒有之前的溫婉秀麗。

    其他幾位女修也都是如此。

    林暮沒有想到竟然會是這樣。

    “渡劫成功應該高興才是,怎麼哭成這個樣子。”林暮有些哭笑不得。

    女人的心思,還真是猜不透。

    幾位女修破涕為笑,“就是太高興了。”

    “我沒想到自己真的能渡劫成功。”

    “就跟做夢一樣。”

    青秀遞過手帕,笑著道,“擦擦眼淚,從現在開始,你們就是合體期修者,在整個凝襄城,乃至整個錦繡界,你們都是站在最頂層,俯視芸芸眾生,這樣哭哭啼啼,哪還有一絲高手風範。”

    幾位女修這才擦了淚水,露出笑容。

    “你們渡劫成功,我這次凝襄城之行,便算是圓滿結束,大功告成。”林暮笑著道,“如今城中幾乎人手一枚接引玉簡,暫時也算是沒有什麼事情,正好青牛這次也來了,我就不再回凝襄城了,我們便在這告辭。”

    青秀和五位女修,麵色都是一驚。

    這也太匆忙了。

    “你不回凝襄城,總要回青羽門一趟吧。”青秀挽留道,“這次門中一下多出五位合體期修者,這在凝襄城曆史上,都是絕無僅有的喜事,自然是要邀請全城修者,前來祝賀,你怎麼能夠缺席呢。”

    “就是,掌門說得對,我們還沒感謝你呢。”

    “留下吧。”

    “過一陣再走。”

    五位女修也都是出言挽留。

    這段時間和林暮相處下來,她們對於林暮都是有了很深的感情。

    不單單隻是感激。

    若是說渡劫之前,她們誤會了林暮的意思,以為林暮是看上她們美貌,想要占她們便宜,為了渡劫,再加上林暮人品不錯,她們也是樂意。

    但是現在,林暮什麼也沒做,她們對於林暮,反倒是自發有了很深的仰慕之情。

    現在五個人都是收斂了這種感情,將之放在心底。

    對於她們來說,林暮已經變成很親近的一個人。

    宛若就是親人一樣,毫無所圖。

    這種感情,她們已經是很久沒有過了,甚至是已經淡忘了這種感情。

    修仙者,壽元長久,在歲月的衝擊下,親人早已離世,親情早就消失了,那是很遙遠,很遙遠的事情了。

    林暮再一次讓她們感覺到這種溫暖。

    久違的感覺。

    剛剛五個人齊齊流淚,這種感情也是摻雜在麵。

    真的是如同做夢一樣。

    她們沒有失去自己最寶貴的東西,卻是得到了這麼多。

    她們本來之前還是想著,或許渡劫之後,林暮就會索取一些回報。

    但不管是什麼樣的要求,她們也不會拒絕。

    隻是,這種情況並沒有發生。

    林暮什麼都沒說,直接就是告辭了。

    心靈太純淨了。

    很至情至性的一個人。

    誰若是能和他共結連理,隻怕是八輩子修來的福氣。

    今生隻怕都再也遇不到這樣的人了。

    五位女修麵上都是帶著不舍。

    青秀情緒收斂的很好,並沒流露出什麼。

    “最難以啟齒的就是告別。”林暮望著青牛,麵露歉意,“若是有可能,我會選擇不告而別,但我知道你會懂我。”

    青秀默默點頭。

    林暮早就說過要走,是為了幫她,才反複留下。

    滅掉靈寶門,現在又是幫青羽門培養出五位合體期修者。

    他在這耽擱的時間,已經足夠多了。

    她縱有萬般不舍,也是找不到任何理由開口挽留。

    林暮轉頭對著五位女修笑道,“你們能晉升合體期,我不過是順水推舟,最重要的是你們自己足夠努力,無需心存感激,我做了自己應該做的,你們現在的成就,也是你們應得的,你們掌門在這過程麵,付出很多,隻希望你們以後莫要有二心,齊心協力,將青羽門發展壯大。”

    “離別,是為了以後更好的相遇。”林暮轉過身去,“希望下次我再來時,青羽門已經是凝襄城的霸主。”

    話音落下,他便是祭出飛劍,招呼青牛,頭也未回,向前飛去。

    青秀和五位女修齊齊張口,但卻是發不出聲音。

    六人隻能目送林暮和青牛身影,在視線中漸漸遠去,消失在天際。

    “你真是太暴殄天物了。”飛出很遠之後,青牛搖頭歎氣道。

    林暮放慢速度,不由問道,“怎麼說。”

    “多好的機會啊。”青牛歎氣道,“一舉拿下六位合體期女修,坐享齊天之福,你真是不懂得享受。”

    “太浪費機會了。”青牛連連搖頭。

    完全是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林暮頗覺一陣好笑。

    青牛幸好因為天賦傳承的緣故,如今已經是沒有辦法化為人形,不然的話,若是他變成了人,不知要禍害多少純情小女了。

    “你懂得什麼。”林暮笑道,“我若是真如你所言,那才真是功虧一簣。”

    “怎麼說。”青牛同樣問道。

    “我辛辛苦苦,耗費很多心血,才是和青羽門有了這份交情在,相互間也是有了很深感情,若是如你所說的那樣去做,相互間就再無感情了,這就變成了一場交易。”林暮淡淡道,“生意,是沒有感情的。”

    “我不懂你說的那些。”青牛大大咧咧道,“何必弄那麼複雜,今朝有酒今朝醉,爽一時是一時。”

    “欲成大業,怎能如此目光短淺。”林暮有些無奈,覺得和青牛沒法多說,隻好道,“我對她們並無雜念。”

    “跟一塊木頭一樣,難道你心就沒有感情麼。”青牛嘀咕道。

    “你究竟是怎麼回事。”林暮反問道,“你一頭牛,怎麼老是關心我的感情問題呢,難道是你心思萌動,想要找一頭母牛。”

    “我就是替你惋惜。”青牛不屑道,“我可不像你那麼低俗,我們青牛一族,血統高貴,怎麼可能那麼隨便。”

    林暮默默無言。

    和青牛講道理,根本就是對牛彈琴。

    白費口舌。

    他當即催動飛劍,劍光閃爍,向著遠處飛去。

    “等等我。”

    青牛在後拚命狂追。

    

Snap Time:2018-07-22 03:33:18  ExecTime:0.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