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千一十五章雷海風雲


    林暮全力催動著隨心劍,劈向青衣修者。

    他牢牢抓住了這個機會,不肯放過。

    剛剛之前那短短片刻,他的整顆心都是懸了起來,以為無法將青衣修者和屈盛追回來了。

    誰知運氣終歸還是眷顧他多一點。

    青牛第二波雷劫,這時正好降臨。

    青衣修者和屈盛已經是要到了雷劫範圍邊緣,而他們修為又是遠勝他和青牛,自然而然,大部分雷劫威力,都是轟擊到青衣修者和屈盛身上。

    事實上,第二波雷劫,哪怕是青牛雷劫是極限雷劫,威力也是不會太強,對於合體期修者來說。

    但是林暮也沒有奢望這第二波雷劫,就能對青衣修者和屈盛造成重創。

    他要的是攔住這兩個人。

    青牛的雷劫,幫了他的大忙。

    眼看雷劫劈下,林暮立即就是上前發動攻擊。

    他要死死纏住青衣修者,再也不給他逃出雷海的機會。

    甚至,他要將青衣修者,逼回雷海深處。

    青衣修者本來就是全力逃跑,之前也是受了傷,體內靈力也是消耗不少,遭遇雷劫轟擊,身形頓時陷入雷劫之中,盡管雷劫無法對他造成太大創傷,但也是足夠他應付的了。

    而林暮這時則是趁虛而入。

    隨心劍狠狠斬向青衣修者。

    林暮還是沒打算將青衣修者擊殺,他一劍就是刺穿青衣修者的右邊胸口,鮮血頓時噴湧而出。

    雷劫隨即轟下,傷口頓時變得焦黑一片,一絲絲殷紅如墨的鮮血,從焦炭般的皮肉麵滲出來。

    林暮的是不饒人,衝上前去,一步步將青衣修者逼回雷海。

    他催動的是隨心劍,又是施展出了無邊殺域,劍域後期的無邊殺域,威力之強,根本不是青衣修者所能抗衡。

    更別說,青衣修者現在還受了重傷。

    迫不得已之下,青衣修者隻有不甘心的後退,漸漸的,又是回到原來的地方。

    而林暮的雷元嬰,也是犀利無比。

    催動著五行幻鏡,同樣是將屈盛打了回來。

    屈盛麵色慘白,原先就是被斬斷一隻胳膊,現在又是被五行幻鏡狠狠擊中胸口,鮮血直噴。

    借助雷海和法寶之威,也是休息了良久,加上青衣修者和屈盛都是受了傷,靈力消耗也劇烈,林暮一個人,同時對付青衣修者和屈盛兩個人,非但是沒有落入下風,還占據了絕對上風。

    這兩個人,都是乖乖被他趕回來了。

    “任你們再老奸巨猾,在絕對實力麵前,你們還是不堪一擊。”回到雷海深處,林暮劍指屈盛和青衣修者,恨恨道。

    剛剛他真的是受到了驚訝。

    實在是太懸了。

    差一點,就是讓這兩個人逃了。

    “沒想到你竟然布下這麼一個驚天大局,真是膽大包天。”屈盛噴著鮮血,仍舊不肯服軟,盯著林暮,惡狠狠道,“我們掌門很就要來了,他可是擁有絕世靈寶的人,到時你們就萬劫不複了,現在你們盡離開,一切都還是來得及。”

    林暮微微一笑,“死到臨頭,還敢嘴硬。”

    不過,他也並沒有直接告訴青衣修者和屈盛,汪樂早已經是死在他的劍下。

    好歹,他也是要給青衣修者和屈盛留下一個希望,免得他們真的無路可退,就自爆元嬰了。

    合體期修者自爆元嬰,縱然是現在,林暮也是不想直接麵對。

    那完全就是兩敗俱傷,同歸於盡的節奏。

    倒不如這樣,給他們留著一線希望,這樣吊著他們胃口,溫水煮青蛙,待到他們明白過來時,一切都已經晚了。

    再也沒有挽回餘地。

    “我們掌門的實力,說是整個凝襄城第一人,怕也毫不為過。”青衣修者也是出言威脅林暮,“你若是識相的話,還是盡早放了我們。”

    林暮哈哈大笑。

    隨即,他盯著青衣修者和屈盛道,“你們可別忘了,我是誰。”

    言語間,他對於汪樂,似乎是充滿了不屑。

    事實上,他的確是有這個資本。

    但是落在青衣修者和屈盛眼,卻是無比可惡。

    自大到林暮這種地步,尤其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這讓他們心中大恨不已。

    “你也太過狂妄了。”青衣修者道,“哪怕是我,也是不得不承認,你的確是錦繡界當今最耀眼的天才,萬年難遇,甚至錦繡界有史以來,怕都是沒有出現過像你這麼逆天的天才。”

    “但是。”青衣修者話鋒一轉,“你別忘了,我們靈寶門是個大門派,底蘊深厚,而掌門所擁有的把握和資源,絕非你能想象,他的實力,要比一般的合體後期修者,不知強大了多少,可以說,他一個人到來,就能扭轉眼前的戰局。”

    “你們說的一點沒錯,汪樂確實是有這樣的實力。”林暮燦爛笑道,“我早就想到了這一點,所以我才會將你們帶到距離凝襄城這麼遠的地方,我們離去很是匆忙,汪樂若是追到這,都不一定能找對方向,即便是找對了,也不一定就能來得及趕到這。”

    “等他抵達這的時候。”林暮望著青衣修者和屈盛笑道,“或許,你們都早已經死了。”

    將青衣修者和屈盛逼回雷海,他的任務也就是完成了。

    他清楚青牛後麵的雷劫威力,根本無需他動手,這四位重傷的合體期修者,就是難以保命。

    他現在根本就沒有必要與青衣修者和屈盛拚命,純粹是浪費自己體內的靈力。

    同時催動兩件絕世靈寶的話,他的靈力也是堅持不了多久。

    林暮將青衣修者和屈盛逼到一個地方,隨即催動著無邊殺域,嚴密盯著這兩人,防止他們逃跑。

    他並沒有主動攻擊。

    而青衣修者和屈盛,巴不得如此,自然也是忙著處理各自傷勢。

    林暮不肯錯過機會,連忙催動五行幻鏡,吸收雷海中的雷劫之力。

    至於他的雷元嬰,則是在雷海中迅速恢複著實力。

    現在的雷劫強度,還達不到淬煉他雷元嬰的地步,隻能是當做大補之物,盡補充剛剛消耗的雷力。

    就是在這樣的街下,很,第三波雷劫來了,緊隨其後,第四波,第五波。

    到了第六波雷劫的時候,青衣修者和屈盛都是按捺不住了。

    青牛的雷劫怎麼會這麼強。

    林暮一直沒動手,難道是向靠雷劫擊殺他們。

    兩人心中都是驚駭萬分,不約而同,再次想要向外逃去。

    隻是這一次,林暮麵上就淡定從容了許多。

    他一點都不緊張。

    

Snap Time:2018-04-19 19:48:53  ExecTime: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