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千零七章誘敵深入

  
  林暮催動飛劍,向著凝襄城外飛去。
  他並未用盡全力,遁速不緊不慢,但也隻是相對於合體期高手來說,和返虛期修者相比,還是到了極致,早已不是一個境界。
  一拍儲物袋,林暮隨手就是取出一瓶丹藥,服了下去。
  剛剛和屈盛一戰,他占盡上風,也沒有用出自己全力,但體內靈力也是消耗了不少,現在又是要一番長途跋涉,消耗靈力無疑更多。
  他可不想到了地方,就沒力氣戰鬥了。
  他要的是,到了地方,就發動猛攻,讓這四人沒有反應的機會!
  林暮一邊極速飛行,一邊用神識查看自己身後情形。
  令他欣喜的是,靈寶門四位合體期長老,都是追了上來。
  一位青衣修者排在最前麵,後麵是紫衣修者和黃衣修者,屈盛落在最後麵。
  剛剛他已經是被林暮重創,失去一隻胳膊,現在遁速也是受到影響,比不上其他幾人。
  本來,他的實力在靈寶門幾位長老中,就是墊底的存在。
  不然的話,也不會是他去經營靈寶閣了。
  靈寶閣固然賺錢,但畢竟是一份很耗費時間的差事,隻有地位最低的長老,才會去做。
  林暮心下一喜。
  四個人全都來了!
  在他離開凝襄城之前,屈盛就是吩咐幾位返虛期修者,前去召喚幾位長老。
  他的第一步計劃就已經實現,隨後四位長老到來,他立即就是逃跑。
  看上去,他就要從此離開凝襄城了。
  這無疑是正中靈寶門的下懷。
  他們早就是謀劃著,林暮離開凝襄城,就對林暮下手。
  現在林暮竟然在離開之前,對屈盛下手,還將靈寶閣毀去,幾位合體期長老,都是怒火攻心。
  一時間,也是顧不上想太多了。
  事出匆忙,現在林暮離去,莫說是有之前計劃,便是沒有,現在也是不能就讓林暮就這麼逃逸了。
  不然的話,堂堂靈寶門,卻是連一位返虛期修者都是奈何不住,長老被人打了臉,之後又被人斬斷一隻胳膊,現在連靈寶閣都是被坍塌,靈寶閣媊悛瘧_物也都是被人搶走。
  要是林暮安然無恙離去了,今後靈寶門在凝襄城還如何立足?
  還有何臉麵在其他實力麵前耀武揚威?
  顏麵盡失,無地自容。
  林暮這樣做,無疑是將靈寶門幾位長老的怒火勾了起來,殺心強到極致。
  匆忙之下,四人隻是給汪樂發了一封飛劍傳書,便是急匆匆趕了出來。
  隻是他們沒有想到的是,汪樂早已殞命在林暮劍下。
  而他們幾人,也是著了林暮的道。
  掉入林暮的陷阱之中。
  林暮看四人距離自己越來越近,而距離自己和青牛,青秀,張靜香他們約定的地方,卻還是有著不短距離,林暮不由加速度,遁速更。
  在沒有抵達約定的地方之前,他自然是不能與這四人交手。
  不然被他們四位纏住了,還真是無法脫身。
  屆時他就是弄巧成拙,等於是挖坑把自己埋了。
  這樣的事情,無論如何,林暮也是不可能讓它發生。
  他剛剛服用了一瓶珍貴丹藥,體內靈力現在正是充沛的時候,此刻他也是顧不得是否驚世駭俗,遁速猛然又是了一截!
  跟在後麵的幾位合體期修者,麵色都是一驚。
  “他不是返虛期修者麼?怎麼遁速如此之?”眼看就要追上林暮,誰知林暮遁速竟然又加一截,瞬間就是將他們甩開了,飛在最前麵的紫衣修者,又驚又怒。
  這也太氣人了!
  “恐怕他的飛劍已然是通靈法寶巔峰境界。”屈盛在最後麵道,“我跟他動手時,明顯察覺到他的飛劍威力很強,隱隱還在我的飛劍之上!”
  靈寶門幾位長老,都是一陣恍然。
  原來如此。
  靈寶門是煉器起家,門中長老的實力,都是極其強大,主要原因就是因為各自的法寶,威能幾乎都是到了通靈法寶的巔峰境界。
  沒想到林暮的遁速也是這麼。
  “即便如此,我們法寶也是不比他差,修為勝過他一個大境界,速度肯定也是要勝過他,但看他現在樣子,速度一點都不比我們慢多少。”黃衣修者道。
  “他八成是動用了某種秘法,或者是服用了什麼寶物。”紫衣修者道,“我之前隱約看到他取出一個小瓶,仰頭吞了一瓶丹藥還是靈液。”
  “這種寶物,必然不持久,我們追!”最前麵的青衣修者,也是加速度。
  “隻是掌門還沒有趕來。”紫衣修者憂慮道。
  “掌門遁速遠勝我們,他擁有絕世靈寶,很就能趕到。”青衣修者很是急切,“我們四個人聯手對付林暮,也是足以將他擊殺了。再不濟,也是能將他重創,再不濟,也是可以拖住他,等到掌門前來。”
  “對的,現在最重要的是,不能讓他逃了!”屈盛咬牙切齒道。
  一旦失去林暮蹤跡,就是徹底無奈了。
  回到凝襄城,靈寶門也是不一定能下得了決心對付青羽門。
  畢竟是有林暮這樣一個極具潛力的高手在,他隨時都會回來報複的。
  “我現在忽然想起來,我們是不是中計了!”中間的紫衣修者忽然開口道,“你們覺得事情是否很奇怪,青秀之前一直都是沒有答應掌門,現在卻是和掌門魚水之歡,時間還是那麼久,而林暮卻是趁著掌門在青羽門,這時離開凝襄城,顯然,他是想讓青秀幫他拖住掌門,方便自己逃跑!”
  “肯定是這樣!”屈盛怒道,“他以為掌門不在,離開前便對我動手泄憤!”
  “由此可見,林暮是一個狠角色,能活到現在,絕非偶然。”紫衣修者道,“他和青秀怕早就情投意合,但為了自己能夠逃出去,也是無情將青秀出賣了,對敵人狠,對自己人也是一樣狠,這樣的人很難將他擊殺!”
  “但是很不幸,他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黃衣修者道,“掌門不在凝襄城,我們幾個還在,他這麼做,也未免太不把我們放在眼堣F!”
  “今天我們就讓他付出代價!”青衣修者道,“在掌門到來之前,我們就將他擊殺!”
  四位合體期修者一邊說著,一邊極速向林暮追去。
  隻是,不管他們如何加速度,和林暮的距離,卻是無法更進一步。
  林暮禦劍飛行,遁速如虹。
  他越飛越是興奮,現在他就是如同放風箏一般,控製著後麵的四位合體期修者。
  這四人根本就追不上他。
  而距離和青牛約定的地點,卻是越來越近了。一
  

Snap Time:2018-10-17 07:46:52  ExecTime:0.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