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千零四章思考對策


    林暮帶著青牛,前往飛仙殿。读零零小说

    一路上引來不少路人側目圍觀。

    在凝襄城,林暮如今已經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對於這樣的絕世天才,所有人都是從心底感到由衷讚歎。

    林暮所到之處,自然是圍觀者眾多。

    現在帶回來一頭青牛,許多人愈發好奇。

    林暮的實力,眾人皆知,能讓他看得上的靈獸,實力必然無比強大。

    不過很就是有人看出了青牛的底細。

    “原來隻是一隻凝神期的靈獸。”有人不屑一顧。

    凝神期靈獸,返虛期修者都是看不上眼的。

    戰鬥的時候,這樣的靈獸不但無法幫忙,反而還會拖後腿。

    “你懂什麼?”立即就是有人反駁道,“林暮看中的靈獸,哪怕現在實力一般,潛力也是無比巨大,將來實力必然驚人!”

    立馬有人附和道,“我也覺得這頭青牛很是不凡。”

    幾位修者都是紛紛點頭讚同,對著青牛評頭論足。

    其實不過是為了彰顯自己眼光是多麼高明,和林暮是在一個水平線上的。

    事實上,在他們眼,青牛不過是凝神期的靈獸,和普通靈獸,並無什麼區別。

    莫說是他們,就是合體期修者來了,也是無法看出青牛的真正底細。

    林暮聽著周圍人的議論聲,麵上帶著淡淡微笑,心下卻是無比得意。

    這些人絕對想不到,青牛的強大,是遠超他們的想象。

    根本不用等到以後。

    哪怕是現在的實力,也已經到了,可以左右一個大勢力生死存亡的地步。

    不過這樣也好,就讓所有人都去誤會吧。

    現在青牛實在是太低調了,低調到靈寶門根本都不會關注的地步,這樣接下來青牛忽然現身,並且大發神威,這些人才會措手不及,無法應對。

    “這些人可都是看不起你呢?”林暮頭也不回,笑著對青牛傳音道。

    “都是一幫沒見識的家夥。”青牛自命不凡道,“我是不會與這些凡俗俗子們計較的,但後麵我肯定是會讓他們大跌眼鏡, 為自己曾經說過的話感到羞愧!”

    林暮微微一笑:“你不是不在意麼?”

    “我的確是不在意,但我就是想讓他們大跌眼鏡,想讓他們羞愧,無地自容。”青牛嘴硬道。

    “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哦。”林暮激將道,“靈寶門實力強大無比,絕非是那麼好對付的!”

    “能有多麼強大?”青牛問道。

    說話間,一人一牛已經是來到飛仙殿。

    “我們上去再說。”林暮帶著青牛,前往飛仙殿二樓雅間。

    飛仙殿中前來購買接引玉簡的修者,看到青牛進來,麵上都是表情各異。

    “林暮帶了一頭牛回來!”

    “看來林暮對這頭牛真的是很喜愛,竟然將他帶到二樓雅間去了。”

    砰!砰!砰!

    青牛踩在樓梯上,整個飛仙殿,都是明顯能感覺到震動。

    感覺整座大殿都要塌了一樣。

    沒有理會大殿中修者們的議論紛紛,青牛跟著林暮,來到二樓一間雅間。

    “你跟我說說靈寶門的情況吧。”青牛開門見山道。

    他來這,就是為了解決靈寶門而來,現在倒也不拖泥帶水。

    林暮當即介紹道,“靈寶門在凝襄城,是最頂級的大勢力,門中一共五位合體期高手,不過,修為最高的汪樂,已經是被我們擊殺了。”

    “汪樂到底有多強?”青牛好奇問道。

    “合體後期的修為,調動天地之威無比強大,還領悟出了劍域,最重要的是,他還擁有一件絕世靈寶!”林暮想起當日事情,還是感覺心有餘悸,“我們差一點就是被他翻盤了!”

    “合體後期修者,擁有絕世靈寶的修者,你都能擊殺!”青牛驚訝道,“你才離開千錦城多久,現在實力竟然強橫到這種地步了?”

    林暮淡淡一笑,“沒有你想象的那麼厲害。若是我自己一個人,怕也就是和汪樂在伯仲之間,甚至街下去,我都不是他的對手。”

    “那想必是青羽門也很強大了?”青牛問道。

    “青羽門中,也就隻有兩位合體中期修者,有一位在戰鬥剛開始,飛劍便是被汪樂擊斷,失去戰力。”林暮慶幸道,“一切都是多虧了青羽門的護山大陣,集合上千修者的全力一擊,擊中汪樂,隨後我施展神識攻擊,重創了汪樂的識海,才是施展雷霆手段,將他擊殺!”

    “主要功勞,都是在你身上嘛。”青牛笑道,“如今你實力已經強大到這種地步,擊殺汪樂都是不在話下,對付靈寶門這四位修者,還不是小菜一碟。”

    “完全是兩碼事。”林暮鄭重道,“之前是我們一起圍攻汪樂一個人,而且是在青羽門中,有護山大陣困住他,他根本無法逃走,即便這樣,也是驚心動魄,險之又險,方將汪樂擊斃!”

    “若是對付靈寶門餘下四位修者,從數量上,我們就不占據優勢,而且沒有護山大陣阻攔,我們也是無法困住他們,弄不好就是有人逃了出去,這樣就會後患無窮。”林暮擔憂道,“難道我們真要打到靈寶門麼?”

    “盡量還是將他們引出來吧。”青牛支招道。

    “我也是這樣想。”林暮開口道,“靈寶門護山大陣更為強大,我們打了上去,靈寶門弟子聯合起來,也是相當於兩三位合體期修者了,再加上靈寶門還有眾多寶物和底牌,底蘊極其深厚,我們根本不是對手,弄不好就淪陷在麵。”

    “看來靈寶門底蘊真的是十分深厚,寶物不少。”青牛眼前一亮,“直接打上靈寶門,屆時我引動雷劫,要是擊毀了一些寶物,到時該多心疼!”

    “你倒是一點都不擔心。”林暮一陣無奈。

    青牛現在就是將靈寶們的寶物,當成自己囊中之物了。

    事情會真的有那麼簡單麼?

    林暮知道這明顯是不可能。

    “你就不要太過擔心了,靈寶門餘下四位合體期修者,實力和汪樂相比,實在是相差太遠。”青牛自信道,“屆時我們四人聯手,對付他們四個,肯定是壓倒性地優勢,更何況還有我的極限雷劫,足以確保萬無一失。”

    青牛忽然想起一件事,連忙道,“你不是擊殺了汪樂麼?”

    林暮連忙點頭,“是的!”

    “汪樂不是有一件絕世靈寶門?”青牛興奮道。

    “是的。你想要?”林暮問道,隨即話鋒一轉,“不過我已經將它送給青羽門的長老張靜香了。”

    “你來晚了一步。”林暮報複青牛道,“誰讓你那麼磨蹭,一直都不來,張靜香飛劍毀了,我自然是要想辦法補償人家一柄飛劍,更何況接下來對付靈寶門,張靜香也是至關重要。”

    “不過是一件絕世靈寶罷了。”青牛酸溜溜道,“我還看不上眼。”

    但他很就是盯著林暮,恨鐵不成鋼道,“不過你也真是敗家,那可是絕世靈寶,你說送人就送人了?你是沒見過女人麼?那個女人漂亮麼?”

    林暮回想了一下,“我覺得長得還不錯。”

    “原來你是看上人家了啊。”青牛氣憤道,“你個見色忘義的家夥,枉費我跟著你那麼久,隨你出生入死,你現在有難,我也是不辭勞苦趕來,結果我問你要幾枚地品凝神珠,你都是拖拖拉拉,尋找各種借口,人家和你沒認識幾天,你連絕世靈寶都能隨手送人!”

    林暮一陣苦笑。

    他沒想到,原來青牛在這等著自己。

    看來是自己給自己挖個大坑啊。

    這下不好應付了。

    “這完全是兩碼事嘛。”林暮笑著道,“絕世靈寶的珍稀程度和地品凝神珠怎麼一樣?更何況我已經擁有隨心劍了,我知道你是不需要法寶的,所以我隻能拿來送人,當務之急,就是滅了靈寶門,送給張靜香,是最佳的選擇了。”

    “你意思是,絕世靈寶,還沒有地品凝神珠珍貴?”青牛揪住林暮話語中的漏洞不放。

    “你可知道多少合體期修者,為了一件絕世靈寶,打得頭破血流,失去性命?”青牛氣憤道,“你自己也不過就隻有兩件絕世靈寶罷了,不要用這種理由忽悠我了,你就是見色忘義!”

    林暮徹底無奈了。

    這樣一頂大帽蓋下來,是難以摘掉了。

    “真不是你想的這樣。”林暮耐心解釋道,“對我來說,汪樂那柄飛劍,我不需要,自然價值也就沒那麼大,而地品凝神珠,現在我手也很是緊缺,五行幻鏡的威能,至今都沒有完全恢複呢,與人對敵,施展神識攻擊,我也是需要動用飄渺仙境中的神識底蘊。”

    “你就是見色忘義!”青牛扭過頭去。

    “我們需要對付靈寶門,大局為重。”林暮無奈道。

    “見色忘義!”

    “我將答應你的地品凝神珠,如數給你,這總行了吧?”林暮歎氣道。

    青牛立即轉過頭來,歡地甩著尾巴,“我們還是好兄弟!”

    “我就沒見過你這麼坑的!”林暮無奈道,“真是誰都坑!”

    “你將地品凝神珠給我吧。”青牛道,“這次對付靈寶門,一切事情就包在我身上好了!”

    “我手上暫時是沒有地品凝神珠了。”林暮實話實說,“飄渺仙境中的神識底蘊已經徹底耗盡,不若這樣,這次滅了靈寶門後,你就跟著我,我保證再給你十二枚地品凝神珠,一枚都不會少,你看如何?”

    “你的保證有用麼?”青牛很是狐疑。

    “你之前也是向我保證過。”青牛補刀道。

    “我並沒有騙你啊。”林暮竭力挽回麵子,“我已經給了你三枚地品凝神珠了。”

    幸好他之前給了青牛三枚,不然現在真是無話可說。

    現在他要努力安撫好青牛的情緒。

    接下來對付靈寶門,可都是要看青牛的了。

    青牛竭盡全力,他們這次行動才有可能大功告成。

    若是青牛偷懶,一個疏忽,逃出去一個,事情就大不一樣。

    “算了,我也不跟你斤斤計較了。”青牛大度道,“滅了靈寶門之後給我也行。”

    他見林暮是真的沒有,也隻好這樣說。

    林暮很是無奈的點頭。

    明明是他拿出來地品凝神珠,結果現在青牛反倒變成大爺了。

    “你一路辛苦,這幾日便安心在這靜養,調整狀態。”林暮囑咐道,“這次很有可能你就要渡劫了,不知你準備得如何?”

    渡劫,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哪怕是青牛的雷劫,也是極限雷劫,絕非兒戲。

    林暮的確是可以幫著青牛渡劫,但這樣的話,其實對青牛來說,並非什麼好事。

    雷劫,對於弱者來說,是一場災難,但是對於強者來說,卻是淬煉自己,提升自己實力的一個絕佳機會。

    如果有可能,林暮還是希望青牛能自己挺過雷劫,這樣青牛實力提升幅度會更大,根基會更牢靠,下一次雷劫,成功渡過的把握,也是大了許多。

    “已經準備得差不多了。”青牛麵色輕鬆,“這一路上,我就是在吸收煉化三枚地品凝神珠的精華,修煉那門絕世功法,所以路上耽擱了一些時間,如今已經算是小有所成,哪怕是沒有任何人幫忙,我自己也是有把握渡劫成功。”

    青牛自信無比。

    看來他的確是收獲不小。

    難怪他對地品凝神珠這麼上心,三枚地品凝神珠,就是讓他實力大增,都有自信自己渡劫,要是給他十幾枚地品凝神珠,真不知道實力會強到何等地步。

    對於青牛修煉的這門絕世功法,林暮也是充滿好奇。

    不過青牛既然不說,他也不好去問,反正等到青牛渡劫時,他也會知道的。

    他知道青牛不說的原因。

    青牛肯定是擔心他也要修煉這門絕世功法。

    當初,他就是修煉了青牛塑造雷元嬰的絕世法門,擁有了兩個元嬰。

    畢竟,這是青牛的天賦記憶傳承,屬於青牛這個族群獨有,不能外傳。

    青牛之前其實已經是破戒了。

    林暮也是不想讓青牛為難。

    但是真要讓他知道了這門絕世功法的秘密,他說不準還是會纏著青牛,想要學習。

    將青牛安頓好,林暮便是來到另外一間靜室,開始思考對策。

    他要想一個妥善的辦法,將靈寶門四位老滑頭引到荒郊野外去,又不要讓其他人知道。

    林暮知道這很難。

    尤其是現在,汪樂隕落的消息,隨時都是有可能泄露出去。

    青羽門中,也是可能會有叛徒,前去通風報信。

    不過他早就想到這點,離開時已經是囑咐青秀,在他們動手之前,護山大陣就是那樣開著,絕不讓任何一個人出去。

    每一個細節,都是關乎最後的成敗,絕不能出半分差錯。

    想要引出四位老狐狸,更是艱難無比,一個不慎,就會被四人看出破綻,屆時四人前去聯合其他大勢力,這場戰鬥,形勢就是完全反轉過來了。

    到底要怎麼做才行?

    林暮陷入沉思中。

    

Snap Time:2018-01-24 15:16:32  ExecTime:0.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