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一千章相見恨晚


    青秀滿臉希冀,目光中充滿懇求,楚楚可憐。Du00.coM

    她心一點底都沒有。

    林暮生性自由,想要讓他當一個門派的長老,隻怕是很難。

    盡管這對很多散修合體期修者來說,這都是難得的機遇,畢竟有了門派作為後盾,無論是修煉,還是處事,都是有了很多底氣,便利許多。

    隻是林暮和一般合體期修者完全不同。

    這個門派長老的位置,隻怕對他毫無吸引力。

    甚至,他可能都會覺得麻煩,覺得這是一種負擔。

    但青秀還是很希望林暮能夠答應下來。

    這一次青羽門有滅門危機,若非是林暮,後果不堪設想。

    若不是林暮前途無可限量,她不能擋住林暮以後的路,她甚至都想將掌門之位讓給林暮,相信青羽門在林暮的帶領下,必然能夠突飛猛進,發展壯大,成為凝襄城數一數二的大勢力,威勢震天。

    清楚林暮的飛仙殿的能量,她自然就是放棄這樣的念頭。

    青羽門和飛仙殿比起來,完全就是天上地下,不是一個層次。

    林暮將來可是要改變整個錦繡界格局的人,甚至能影響整個修真界。

    讓林暮當青羽門掌門,反而是害了他。

    但若是讓林暮隻是當一個長老,平時並沒有什麼事情要做,隻需掛名即可,但隻要有林暮的名頭在,將來誰若是想要動青羽門,都是要掂量幾分吧。

    這次若是真的滅了靈寶門,青羽門就是處在風口浪尖,林暮若是離開,一切都不好說。

    若是林暮成為青羽門的長老,事情就有了轉機。

    之前,林暮隻是一個過客而已,賺了靈石就走了,許多人都是這樣想的。

    現在,林暮做了青羽門長老,態度自然就完全不一樣。

    本來作為一個門派的長老,是一種榮耀,好處也是很多,但是現在,青秀很清楚,這對林暮都沒什麼吸引力,相反,林暮成為青羽門長老,獲益的其實是青羽門。

    以後甚至可能會給林暮帶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需要他出手解決。

    青秀很是不好意思,但是為了門派存亡,現在她也顧不上這些了。

    “青羽門中,都是女修,連男弟子都沒有,我來做長老,未免不太合適。”林暮沉吟道。

    張靜香望一眼青秀,沒有說話。

    她知道青秀的意思,但是林暮說的也對。

    青羽門,確實一直都是女修門派,雖然門中規矩沒有明文禁止,但是這麼多年傳承下來,也是成為潛移默化的成規。

    青羽門,不會有男修。

    現在直接讓林暮做長老,從情理和名聲上來說,確實是不夠妥當。

    但是對於門派的發展和安危來說,卻是裨益很大。

    她不是什麼迂腐守舊之人,自然不會反駁青秀的意思。

    若是換成其他人,一個隻認識幾個月的男修,想要做青羽門長老,她是無論如何都不會答應,哪怕是青秀,也要給她這個麵子。

    但是林暮就不一樣,現在反倒是林暮有些屈尊的意思。

    最重要的是,林暮無論是人品,還是實力,她都深深折服,讓林暮來做長老,她是沒有任何意見。

    “規矩都是人定的。”青秀豪氣道,“現在我是青羽門掌門,自然一切都是由我說了算,更何況其他人也不一定就會反對。”

    “青羽門能夠渡過此劫,你功不可沒。”張靜香笑著道,“成為長老都是委屈你了。”

    “就是。”青秀跟著笑道,“你若是願意的話,我可以將掌門之位讓給你。”

    “你們就莫要跟我開玩笑了。”林暮隨即笑道,“做個長老也不是什麼大事,不過我也有幾個條件。”

    “什麼條件,你盡管說。”青秀小手一揮,很是豪邁道。

    “第一,我隻是掛名,平日青羽門中有什麼事情,有什麼決策,還是你們兩人決定,這個我不參與。”林暮望著青秀和張靜香道。

    “這個。”張靜香麵上一陣猶豫。

    青秀也是有些為難。

    她讓林暮做長老,也是有著這樣的心思,青羽門遇到什麼事情,讓林暮提些建議,或者幹脆讓林暮來做決定,準是沒錯。

    現在林暮卻是一口回絕了。

    看來的確是怕麻煩。

    青秀心下如此想著,卻也是不好拒絕。

    剛剛海口已經誇下,哪能那麼就出爾反爾。

    “第二個呢。”青秀平心靜氣,問道。

    “第二個,我不拿任何俸祿和報酬。”林暮笑著道,“既然隻是一個虛名,我若是還拿報酬,就未免太說不過去了。”

    “我也看不上這點報酬的。”林暮開著玩笑道。

    他不給青秀和張靜香反駁的機會。

    青秀和張靜香相視一眼,兩人眸中都是一陣無奈。

    但也隻能如此。

    林暮的主意,一旦定下,就是很難改變了。

    最主要的是,林暮說的的確是事實。

    人家是真的不差靈石。

    這點報酬,確實是看不上啊。

    往外送靈石都是送不掉,青秀沒有任何欣喜,反倒是有些鬱悶。

    碰到林暮這樣的萬年不遇奇葩,她也隻好認了。

    隻要林暮掛名便可,隻需對外宣布一番,屆時在凝襄城再舉行一個隆重儀式,邀請各大勢力前來賀喜,讓所有人都是知道,林暮成為了青羽門的長老。

    有了林暮這個名頭在,其他勢力想要對付青羽門,就需要再三掂量了。

    甚至林暮走了,他們都不敢輕易動手。

    因為一旦對付一個勢力,想的就是鏟草除根,不留後患,會斟酌很多。

    林暮離開了,他們怎麼也不可能將林暮擊殺,得罪了林暮,將來林暮回來了,必然會是瘋狂報複。

    林暮現在實力,都是可以擊殺合體後期修者,再過一些年,會強大到何等地步。

    整個凝襄城,都沒有人是他對手。

    誰敢樹立一個這樣強大的敵人。

    恐怕沒有幾個勢力敢如此。

    更何況,青羽門中,好歹還有她和張靜香,也並非是任人揉捏。

    其實張靜香若是祭煉了絕世靈寶,攻擊力立即就能晉升為整個凝襄城的第一人,實力也是強絕。

    隻不過為了自身安危和門派穩定,這樣的消息,盡量還是莫要泄露出去。

    所以林暮的名聲,是至關重要,能發揮很大作用。

    林暮哪怕是掛名,青羽門也是賺到了。

    “行,這些我都答應你。”青秀當即幹脆利落點頭。

    “我還有一個條件。”林暮再度笑著道。

    “還有條件。”青秀頓覺頭大,“你真是比女人還拖拉,能不能幹脆點。”

    “你說吧。”張靜香笑著道。

    “第三,以後青羽門若是有了危難,你們要第一時間告知與我,我會第一時間趕來。”林暮正色道。

    青秀麵色一滯,隨即陷入沉默,心中卻是暖流劃過,暖意融融,感動莫名。

    若非是限於身份和環境,她真想上前緊緊抱住林暮。

    林暮完全是在替她著想。

    想到林暮很就要離去,青秀心中莫名就是一陣傷感。

    不過很,她就是走了出來,心下一陣暗自得意。

    她之所以讓林暮做青羽門的掌門,不僅是為了門派著想,其實還有自己的私心。

    林暮若是直接走了,很有可能以後再也不會回來了,終生都難再見到。

    若是林暮成了長老,相互間關係也是更親近一步,青羽門真發生了什麼事情,林暮肯定不會坐視不管的。

    她還有機會再見到林暮。

    現在她是青羽門的掌門,無法離開凝襄城,林暮也是要為了飛仙殿的發展,四處奔波,青秀隻能感歎相見太晚,現在隻能是留下遺憾。

    但隻要能時常見到林暮,哪怕是遠遠看著,她也是心滿意足了。

    “我答應你。”青秀眼中噙著淚水,笑著答應道。

    她感動得要哭了。

    林暮不解風情,轉頭對張靜香道,“擊殺汪樂,接下來,我們要盡動手對付靈寶門,你要盡祭煉這柄飛劍,這關乎到我們的成敗,還有生死。”

    張靜香鄭重點頭。

    她神識都已經是合體後期,若隻是祭煉飛劍,速度自然很。

    當然,祭煉之後,就沒時間溫養了。

    一般飛劍祭煉其實耗費時間很短,主要是祭煉之後,飛劍和修者要完全融合,心意相通,這個很需要時間,飛劍的威能,也是需要長時間的溫養淬煉,才能恢複到最巔峰水準。

    剛祭煉成功,是很難將飛劍威能全都發揮出來的。

    不過現在情況不一樣了。

    她祭煉的是絕世靈寶境界的飛劍,哪怕無法發揮出飛劍的全部威力,哪怕隻是一半,甚至隻有三成,攻擊力之強,在凝襄城也是鮮少有人匹敵,要比她自己最巔峰時,還要強大很多。

    “你讓門中弟子,去給靈寶門送個信吧。”林暮轉頭對青秀道,“就說汪樂沉迷這風景,決定小住半個月時間。”

    青秀麵色頓時一紅,羞赧點頭。

    這個信傳回去,靈寶門那幫人不知道會怎麼想,還真的會以為她和汪樂發生了什麼一樣。

    不過為了門派安危,為了贏得喘息之機,也隻能這樣先拖著靈寶門,時間若是太久,靈寶門肯定就會懷疑,半個月時間,是極限了。

    這半個月,就是他們準備,謀劃的時間。

    最重要的,這是張靜香祭煉絕世靈寶境界的飛劍的時間。

    一旦祭煉成功,便是動手之時。

    

Snap Time:2018-07-18 07:20:27  ExecTime:0.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