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九百九十八章出乎意料


    一派掌門,殞命林暮劍下。读零零 >

    事情比想象中還要順利。

    汪樂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就是被擊殺。

    這次冒險,賭對了。

    林暮麵上露出一抹欣喜笑容。

    “汪樂死了。”望一眼目光有些呆滯的青秀,林暮笑著道。

    青秀靜靜站在原地,望著汪樂不成人形的屍身,有些失神。

    她對汪樂,可謂是恨之入骨,但卻是沒有實力擺脫汪樂糾纏,更別說是將之擊殺,一直以來,都是深受折磨。

    林暮的出現,讓她看到希望。

    但也僅僅隻是希望。

    靈寶門是大勢力,汪樂又是一派掌門,實力也是無比強橫,又擁有門派傳承,想要將之擊殺,實在是困難無比。

    直到真正對付汪樂,她才是驚駭發現,盡管已經是高看汪樂許多,但是當汪樂爆發出他真正的實力後,還是令人難以想象。

    絕世靈寶境界的飛劍。

    一劍就是斬斷張靜香的飛劍,讓張靜香失去戰力。

    這還是在林暮施展劍域,抵消了汪樂劍域和天地之威的情況下。

    若是全盛狀態的汪樂,如何能夠匹敵。

    青秀想想就是一陣後怕。

    若是林暮走了,她和青羽門要麼就是屈服於汪樂,被靈寶門吞並,要麼就是被靈寶門滅掉,再無其他可能。

    這樣強大的汪樂,簡直就是無法匹敵。

    盡管一直都是占據上風,青秀依然覺得,汪樂下一瞬間,就有可能逃逸出去。

    她心太緊張了。

    林暮跟她分析了情況,說是不出奇招,即便獲勝,也是慘勝,一旦汪樂自爆,就是同歸於盡,誰也討不到便宜。

    她選擇相信林暮。

    但事實上,她內心深處,依舊覺得希望很是渺茫。

    卻是沒有想到,汪樂竟然如此不堪一擊。

    被門中上前返虛期修者,和張靜香聯手一擊擊中,就是失去反抗餘力。

    “他是怎麼死的。”青秀盡管知道汪樂真正死因,但她還是想從林暮這得到肯定答案。

    這時,張靜香也是飛了過來,麵色蒼白無比,看上去很是虛弱。

    她本命飛劍被毀,剛剛又是全力發動攻擊,元氣損耗很大。

    她距離這頗遠,林暮是如何在瞬息之間就斬殺了汪樂,她也不是非常清楚。

    “我剛剛發動了神識攻擊。”

    “我察覺到了一陣神識威壓,但神識波動並不十分強烈。”青秀疑惑道,“我還以為你沒出全力。”

    “我都沒有察覺到。”張靜香驚訝道。

    林暮麵上露出一抹笑容,“我現在神識境界已經是合體期巔峰,加上我修習了一門特殊的神識攻擊秘法,發動神識攻擊時,神識極其凝練,絕強神識威壓,隻有汪樂自己感受最強烈,因為神識餘波很少散發出去,你們反倒很難體會。”

    “你的意思是,汪樂在你神識攻擊下,完全失去了抵抗力。”張靜香忍不住問道。

    “若是我直接發動神識攻擊,汪樂有所防備,絕對是不可能如此順利,但是你們利用護山大陣,聚集上千修者之力,擊中汪樂,這一瞬間,是他心神最脆弱的時候,我準備多時,及時出擊,讓他毫無防備。”林暮笑著道,“我差點就是將他的識海都擊潰,頓時間,他就是陷入眩暈之中,這還不是任憑我宰割麼。”

    “確實如此。”張靜香道,“誰能想到,你的神識境界竟然強大到這種地步,而且還修習了神識攻擊秘法,又是在這樣的情況下發動攻擊,真是防不勝防,更別說還沒有防備的情況下,自然是毫無抵抗力。”

    “不過事情順利的有鞋乎想象,我都有些措手不及。”青秀笑著道。

    “剛開始驚險無比,汪樂反應過來後,立即就是發動反擊,一擊之下,我飛劍就是斷為兩截。”張靜香道,“當時我心想這下完了,恐怕這次行動要以失敗告終,沒想到竟然峰回路轉,林暮的決定無比正確,我們隻有冒險才行。”

    “所幸,我們成功了。”林暮笑著道。

    今日這一戰,他的確是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但若是沒有青秀和張靜香,以及青羽門護山大陣相助,他是根本不可能將汪樂擊殺。

    一對一的情況下,他和汪樂實力,也就是在伯仲之間,甚至汪樂隱隱還要勝過他一分。

    若是街下去,汪樂優勢會更大。

    這次能夠在沒有付出什麼代價的情況下,就是將汪樂擊殺,著實是運氣不錯。

    他所有損失,不過就是將飄渺仙境中本就所剩無幾的神識底蘊耗盡。

    青秀幾乎是沒有任何損失。

    整個青羽門,也都是沒有任何傷亡。

    連一個凝神期弟子都沒有隕落。

    在青羽門中戰鬥,擊殺一位合體期後期修者,竟然是沒有任何傷亡。

    這樣的戰果,簡直就是和做夢一樣,幾乎是不可能。

    但是在林暮的謀劃和實施下,就是這樣發生了。

    林暮麵上帶著笑容,擊殺汪樂,比他預想中的,也同樣要容易許多。

    他準備了不少底牌,尤其是滅嬰梭,就是為汪樂量身打造的,他本打算在汪樂即將自爆元嬰的那一瞬間,就是直接發動滅嬰梭,引爆汪樂的元嬰,將傷亡降到最低。

    自爆元嬰的威力,要遠勝滅嬰梭引爆的十倍不止。

    一個是主動,一個是被動,一個是全力引爆,一個是將元嬰擊散,威力大減。

    但即便是滅嬰梭引爆元嬰,恐怕一些凝神期修者,返虛期修者,也是承受不住這樣的轟擊。

    傷亡是再所難免。

    眼下這個結果,比預想中都要好很多,林暮心下很是滿意。

    萬事開頭難。

    滅靈寶門的第一步,就是擊殺汪樂。

    擒賊先擒王。

    順利擊殺汪樂,算是一個開門紅,接下來盡管也是危險重重,對付整個門派,和對付一個人,難度和風險,不可同日而語。

    但是林暮心中已經是擁有了自信。

    他的滅嬰梭省了下來,這個在後麵的戰鬥中,完全是可以擊殺一位強大合體期修者。

    靈寶門中,一共也就是四位合體期修者。

    若是逐個擊破,如同今日擊殺汪樂一樣,倒也不難。

    餘下四位合體期修者,無論是修為還是實力,都是不如汪樂,也沒有絕世靈寶,若是逐一擊殺,還真是不難。

    不過,汪樂死了,想必很就會打草驚蛇,隻怕想將四位合體期修者分別引出來擊殺,怕是很難。

    將他們引出來,總不能再引來青羽門,這個是更加難以做到,必定會引起懷疑。

    若是趁著他們落單,在其他地方三人一起聯手,將之逐一擊殺,這樣成功可能性也是大一些。

    隻不過,屆時沒有了護山大陣困住,單憑林暮和青秀兩人,怕是很難做到。

    張靜香失去戰力,他們實力這可謂是下降了一個層次。

    人多勢眾,少了一個人,做什麼事都是把握不如之前那麼大了。

    “汪樂死了,接下來我們就是要對付靈寶門。”林暮說出自己想法,“開弓沒有回頭箭,我們已經別無退路,現在靈寶門四位合體期修者,尚不知道真相,短時間內,主動權還在我們手,這段時間,異常寶貴。”

    “你說怎麼對付”青秀問道。

    “依我看,我們還是和對付汪樂一樣,以伏殺為主。”林暮開口道,“直接打上靈寶門,我們三對四,數量上就是不占優勢,而且靈寶門也是擁有護山大陣,他們護山大陣,威力恐怕更加強大,屆時我們很有可能被困在麵,就如同今日的汪樂一樣。”

    “你說個解決辦法吧,我們都聽你的。”青秀幹脆道。

    張靜香也是勉強露出笑容。

    她傷勢發作,但接下來對付靈寶門更為重要,她隻好強行忍耐。

    “哪怕是對付靈寶門落單的合體期修者,沒有護山大陣將之困住,我和青秀兩人很難將之擊殺,他逃走的可能性非常大。”林暮實話實說道。

    張靜香麵色一黯,“是我拖累了你們,不然的話,三個人聯手,一位合體期修者很難能逃掉。”

    “千萬不要這樣說。”林暮望一眼青秀,連忙道,“這次你損傷最為慘重,若不是你親自催動護山大陣,擊中汪樂,隻怕我們很難將汪樂擊殺。”

    “但你們接下來對付靈寶門,我隻能幹看著了,有心無力。”張靜香眸中閃過一抹難過。

    在門派最危急的關頭,她卻是不能出一份力,以她的資質,是難以衝到大乘期了,在臨死之前,她可不想看到門派就是這樣滅亡。

    “不若這樣,我和你們同去,若是你們實在攔不住的話,我就自爆元嬰,和他同歸於盡,殺了汪樂,已經是賺夠本了,再殺一個,就是賺一個。”

    “不行。”青秀立即生氣否決,“以後你都不能這樣想。”

    林暮這時忽然笑道,“張前輩無非是飛劍毀了而已,隻需再祭煉一柄飛劍,實力不說立馬完全恢複,恢複個七八成,是沒有任何問題吧。”

    “話是如此說,但短時間內,上哪去找一柄威能很不錯,又適合我的飛劍呢。”張靜香連連搖頭。

    “舊的不去,新的不來。”林暮笑著道,“你忘記了麼,汪樂的飛劍,可是絕世靈寶境界的,這個不比任何通靈法寶都要強大。”

    “你若是祭煉汪樂飛劍,實力不但能完全恢複,隻怕還會飆升很多。”林暮麵帶笑容道。

    青秀和張靜香相視一眼,兩人麵色都是一陣古怪,沒有說話。

    擊殺汪樂,林暮出力最多,這柄飛劍,她們早已經是將之當成林暮的寶物了。

    沒想到,林暮現在卻是主動要將這件絕世靈寶,送給張靜香。

    這可是絕世靈寶。

    

Snap Time:2018-04-25 09:01:20  ExecTime: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