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九百九十四章引狼入甕


    清湖微波,繁花倒影,景色空靈。

    青羽門中,望月亭前,是一座小湖,湖邊花草遍地,景色盎然,別有韻味。

    在這悠閑的景色中,林暮和青秀站在亭前,麵色凝重。

    一位青衣女修,靜靜站在兩人身後,一言不發,正在閉目養神。

    “我已經傳音給汪樂,也不知他是否前來。”事到臨頭,青秀不由擔憂道。

    林暮擠出一絲笑容,寬慰道,“你對自己的魅力也太沒有自信了,莫說是整個凝襄城,便是整個錦繡界,隻要你主動邀約,誰會不來。”

    如此說著,林暮心中也是難掩緊張。

    這是一種本能反應。

    汪樂,畢竟是一派掌門,而且是靈寶門這樣底蘊深厚的大派,想要將之擊殺,絕非易事。

    但事已至此,已經沒有回頭路,隻能走下去。

    林暮深呼一口氣,強行鎮定下來。

    他該做的都已經做了,擔心緊張都是沒有任何用處了,更何況,他自己也不是什麼簡單人物,對於這場伏殺,他也同樣有很大把握。

    首先,選擇在青羽門,就是占據了天時地利之便。

    若是選擇在凝襄城中動手,巨大的動靜之下,很就會有各路合體期修者趕來圍觀,靈寶門幾位合體期長老也會第一時間趕來,變數太大,幾乎是沒有成功的可能。

    若是選擇在荒郊野外,必然又會引起汪樂的懷疑。

    在青羽門中,是最好的選擇。

    既不會引起汪樂懷疑,短時間內也不會有其他修者趕來。

    最重要的是,連後顧之憂都沒了。

    在其他地方,林暮本來還是擔心汪樂會逃逸出去,功敗垂成,成為絕世遺憾。

    在青羽門中,就是沒有這樣的可能,一旦汪樂進入青羽門中,青秀就會啟動護山大陣,將整個青羽門,都是封印起來,誰也逃不出去。

    汪樂一邊要與他們三人對敵,一邊還要破陣而出,他們三人根本就不可能會給他這樣的機會和時間。

    這就是天時地利。

    此外,林暮是和青秀和青羽門長老聯手,三個打一個,也是占據人和。

    一旦護山大陣開啟,其實青羽門中許多精英弟子,也是護山大陣的一部分,上千返虛期修者,一起發力,通過陣法的融合,攻擊力凝聚到一起,威力也是極其驚人,甚至要比一般的合體期修者,都要強大很多。

    這樣算下來,就是至少相當於四位合體後期修者,對付汪樂一個人。

    在加上林暮自己準備的一些底牌,擊殺汪樂,想來問題不大。

    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汪樂是否會赴約。

    是否是獨自一人。

    計劃再周密,也是會有變數。

    “你們護山大陣,是否已經準備好。”林暮不放心問道。

    青羽門護山大陣,在這次行動中,也是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不單是能防備汪樂逃跑,讓他毫無退路,也能集合一派修者之力,發出合力攻擊,威勢驚天,縱然是合體後期修者,也是難以承受。

    “已經準備好了。”青秀鄭重道,“護山大陣,主要是用靈石催動,單是這一次,我就是填充了十六億靈石,隻為擊殺汪樂。”

    十六億靈石。

    林暮心下也是不由一驚,隨即充滿讚歎起來。

    青秀還真是不惜下血本。

    縱然青羽門是大界門派,護山大陣極其強橫,但是一次填充十六億靈石,幾乎是可以說,能將護山大陣的威力,發揮到極致。

    無可匹敵。

    “待到汪樂進入門派,你開啟護山大陣之後,再通知幾位核心弟子,讓他們帶領門中弟子,齊心協力攻擊,在此之前,任何消息都莫要透露。”林暮叮囑道。

    人多口雜,哪怕是無心,也有可能泄露機密。

    若是提前告訴弟子,眾人都是一臉戒備,整個青羽門的氣勢,都會變得嚴肅起來。

    汪樂難免會有懷疑,他們的計劃,就是難以湊效了。

    “一切都是按照我們之前計劃的那樣,我沒有告訴任何弟子,不過現在留在門中的,都是精英弟子,一旦啟動護山大陣,她們就會第一時間聚集起來,發動攻擊。”青秀頗為自傲道。

    青羽門不是凝襄城最大的勢力,但絕對是最為團結的勢力。

    “這樣我就放心了。”林暮鬆一口氣。

    但是一想到另一件事,他剛剛放下的心,又是提了起來,怒火難以遏製。

    青牛。

    直到今日,他們都是開始伏殺汪樂,青牛竟然還沒有趕到凝襄城。

    林暮當即進入飄渺仙境,再度召喚青牛。

    這次沒有讓他久等,青牛很就是出現在飛仙台上。

    “你到了沒有。”林暮焦急道,“我們已經要動手擊殺汪樂了。”

    青牛的好多秘術,百重天牢,神牛之眸,神牛之蹄,都是強大無比,本來不在青羽門動手的話,林暮就是打算讓青牛前來,專門是為了對付汪樂,他的這些秘法,正好克製汪樂,讓他無法逃跑。

    現在在青羽門中,若是青牛前來,無疑也是多了一層保障。

    但直到現在,青牛都還是在路上。

    林暮一想起此事,就是氣不打一處來。

    這頭牛太不靠譜了。

    早知他就不將三枚地品凝神珠給青牛了。

    不然的話,這三枚地品凝神珠,至少可以讓他發動三次強大至極的神識攻擊,重創汪樂的識海,把握大大增加。

    一旦識海受創,汪樂十成實力,都是發揮不出來三成,那接下來的命運,自然就是任憑他們宰割,一命嗚呼。

    現在倒好,不但三枚地品凝神珠沒了,青牛也是沒有前來。

    戰鬥尚未開始,一樣好處都沒撈到,還損失慘重。

    “你們動手吧。”青牛老神在在道。

    “你這是什麼態度。”林暮聞言,頓時氣不打一處來,“你到底來沒來,我們在與人拚命,這不是兒戲。”

    “那麼緊張幹嘛。”青牛甩著尾巴道,“我去那肯定是壓軸的,在最關鍵的時刻,直接滅了整個靈寶門,現在你們對付汪樂一個人,幾位合體期修者,再加上一個門派,若是都無法做到,那我去了,也是沒啥大用,現在這就是對你的考驗。”

    “考驗個頭。”林暮怒道,“若是你還不來,我就把你烤了。”

    “我很想嚐嚐烤全牛的味道。”林暮忽然燦爛笑道。

    青牛頓感渾身都是一陣寒氣,忙道:“再給我三個時辰,我就到了,你們盡量拖一下,等我來吧,如果你們實在沒有把握的話。”

    “算了,這次就放過你了,我們見機行事,該動手就動手了。”大敵當前,林暮懶得再和青牛計較,再度催促道,“你盡趕來,一旦擊殺汪樂,接下來的時間,是我們對付靈寶門的最佳時機。”

    “你們先打吧,我很就到了。”青牛見自己激將法有了效果,不由笑著應付道。

    林暮無奈搖頭,旋即離開飄渺仙境。

    但是他心中卻是不由蒙上了一層陰影。

    若是直到最後,青牛都沒有趕來的話,那即便是擊殺了汪樂,後果也是難以預料,整個靈寶門,仍然是龐然大物。

    林暮最擔心的是變數,會有其他變化。

    而青牛前來,有極限雷劫在,縱然是合體期修者,也是不敢輕易嚐試被極限雷劫轟擊的滋味。

    林暮剛回過神來,青秀忽然神色一動,忙道,“汪樂來了。”

    “當真。”林暮連忙問道。

    “他剛剛打出法訣,護山大陣已經晃動。”青秀道,“就是不知道他是否是獨自前來。”

    “不管他是否是獨自前來,我都是不能在此露麵,最好張前輩也莫要在這,我們隱藏起來吧。”林暮向著青羽門長老張靜香道。

    隻有青秀在這望月亭,兩人孤男寡女,汪樂情迷心竅,心防會降低很多。

    屆時他和張靜香再聯手發動攻擊,猝不及防之下,有著難以想象的優勢。

    若是運氣好了,林暮覺得可能一瞬間,就是能將汪樂擊殺。

    高手過招,生死就在一瞬,這絕非虛言。

    林暮當即就是和張靜香一起,前往遠處隱匿起來。

    青秀這時站起身來。

    青羽門山門處,一位返虛期巔峰女修,將滿麵笑容的汪樂帶入門中。

    在汪樂進入山門之後,青秀立即就是打出法訣,悄然啟動護山大陣。

    這個過程,極其隱秘,汪樂毫無所察。

    但是一旦動手的話,護山大陣的威能,就會立即顯現出來。

    汪樂麵帶笑容,隨著曼妙女修,一路前行,向著望月亭這走來。

    一路上,他目光一直盯著前麵曼妙女修的傲人身姿,眼光一刻都舍不得移開。

    青羽門的女修,真的是引人遐想,修為越高,越是韻味十足,令人無法抗拒,一舉一動,都是有著別樣魅力。

    在他看來,這個女修,遲早也是自己的。

    隻要拿下青秀,拿下青羽門,這些女修一個都跑不掉。

    現在先一飽眼福再說來到望月亭前,汪樂立即收回淫-邪的目光,恢複正色。

    “多日未見,你愈發迷人了,簡直能傾倒眾生。”汪樂來到望月亭前,就是向青秀笑道。

    “我不想傾倒眾生,隻想你能前來就好了。”青秀實心實意道,“現在你來了,我也就放心了。”

    汪樂自然錯解了青秀話中的意思,不由得心花怒放。

    “你能想通,我心也是很高興。”汪樂由衷道,“我等這一天等了很久了,現在終於如願了。”

    “我也如願了。”青秀心中暗道。

    現在已經成功引狼入甕。

    接下來,自然就是關門打狗。

    

Snap Time:2018-07-23 12:14:08  ExecTime: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