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九百九十三章佳人有約


    合體後期修者,在林暮麵前,也是被碾壓的份。Du00.coM

    林暮的實力之強,可見一斑。

    傳聞之中,林暮最強的,根本就沒提到過神識,而是他的絕世劍域,各種寶物,各種底牌,手段層出不窮。

    現在,林暮展露出來的不過是冰山一角。

    但已經是足以碾壓合體後期修者了。

    若是林暮展露出全部實力,一個人絕對是可以死死壓製合體後期修者,甚至直接就能將其重創擊殺。

    再有她和門中長老相助,擊殺汪樂,還真不是什麼難事。

    林暮決定和想法看起來總是那麼出人意料,讓人覺得不可能,不知情的情況下,甚至給人一種自大,不可一世的狂傲感覺,但是真正了解之後,隻會發現林暮說的都是很實在的事情,一點都沒有誇大。

    他的實力,已經是超乎想象。

    潛力恐怖,實力同樣恐怖。

    “這個人到底是誰,我們也是無法確定。”林暮叮囑青秀道,“雖然我已經重創了他,短時間內他不會卷土重來,但難保他不會有同夥,是以接下來這幾日,你與你門中長老,也是盡量不要提我們的計劃,隻需告訴她,我們何時動手就好了,隔牆有耳。”

    青秀現如今神識也已經是合體後期,但對方是在陰險狡詐,完全可以做到,同階修者,毫無察覺。

    費慶當初窺探汪樂,汪樂同樣也是合體後期修者,結果整個門派的計劃,都是被人記錄在留影石,卻是毫無察覺。

    林暮有六成把握,他覺得這次前來窺探的幾人,極有可能也是費慶。

    這一招,費慶已經是屢試不爽,藝高人膽大,想必從未失手,這次見他久未出手,難免想要來探探究竟。

    不幸的是,這次他被發現了。

    費慶心思,林暮也能猜到幾分。

    不過這次,對他來說,倒是一個好消息。

    他本來還擔心和靈寶門戰鬥之時,費慶會前來潛伏,想要撈取漁翁之利。

    今天他全力出擊,重創了費慶,至少三個月內,費慶都是無法與人戰鬥了,不然的話,傷勢就會留下隱患,對他以後的修煉,都是大大不利。

    這樣看的話,費慶反倒是聰明反被聰明誤,自食苦果。

    林暮暗自欣喜,他等於是不費吹灰之力,就解決了後顧之憂。

    “這幾日我們就努力調整狀態,三日後,你便邀請汪樂前來。”林暮笑著對青秀道。

    “嗯。”青秀鄭重點頭。

    一切成敗,都是三日後見分曉。

    青秀走後,林暮也是開始靜修。

    這幾日,他也希望飄渺仙境麵,能積攢出一些神識底蘊出來。

    這樣的話,和汪樂戰鬥時,他也能發動強勢一擊。

    剛剛那個人若是費慶的話,他借助五行幻鏡發動神識攻擊,連費慶都是承受不住。

    若是對付汪樂,自然也是一樣的後果。

    隻是很可惜,飄渺仙境本來神識底蘊就已經耗盡,這幾日積攢了一些,今天這一擊,又是消耗的差不多了。

    盡管飄渺仙境中如今有著數千萬修者,但是短短三天時間的積累,撐死也就是能攢夠一次神識攻擊的神識底蘊。

    若是一擊之後,還無法擊殺汪樂,事情就非常棘手了。

    林暮暗歎一口氣,他還是缺少時間啊。

    若是時間足夠,他的實力還能更強,把握還能更大。

    不過哪怕是現在,希望也很大了。

    林暮不再多想,開始全心全意修煉。

    他神識境界晉升合體期巔峰,經脈也是到了鎏金境界,用來吸收煉化天地靈氣,提升返虛期的修為,當真是有些大材小用了。

    他之前修為就已經是返虛中期,向著返虛後期衝擊,林暮現在明顯感覺到,修煉進度,要比之前更加迅捷了。

    這幾天時間,肯定是無法將修為提升到返虛後期,他畢竟是不太願意服用靈丹妙藥,強行提升,以免根基不穩,是以速度即便遠勝一般返虛期修者,修為進境也不會誇張到逆天。

    修為,還是需要時間累積,縱然是他,也不例外。

    隻不過,他用的時間,會比別人少很多就是了。

    修為能提升一點,在戰鬥之時,都是有很大好處,高手過招,勝負本來就在一瞬之間。

    林暮很就是沉浸入修煉之中。

    而在凝襄城中,靈寶門所在的一座豪華院落麵,汪樂和四位長老,再度齊聚一堂。

    “聽說費慶受傷了,貌似傷得不輕。”汪樂坐在上首,率先開口道。

    “是誰傷了他。”屈盛不由問道。

    “這個我也不清楚。”汪樂搖搖頭。

    “這個消息掌門是從何處打探到的。”一位紫衣長老問道。

    “我從萬象門掌門那聽到的,他說有事前去找費慶,費慶稱他身體不適,不便見客,傳音時候,聲音也是極其虛弱,精神極度萎靡。”汪樂回道。

    “費慶一肚子都是陰謀詭計,整個凝襄城,誰能傷得了他。”一位白衣修者道,“隻怕他是炸傷吧。”

    “就是。”一位青衣修者附和道,“不知他葫蘆又在賣什麼藥。”

    “我之前還有些擔憂,我們若是出手對付汪樂,費慶這老狐狸會不會藏在背後,偷取我們勝利果實。”汪樂笑著道,“若是他受傷了,我這個擔憂也就可以放下了。”

    “莫不是他提前得知我們的打算,故意炸傷吧。”紫衣長老猛然警覺道。

    “他怎麼知道我們的計劃。”屈盛嗤笑道,“我們五個人在這,難不成他還能前來偷聽。”

    汪樂聞言也是笑了。

    費慶不過是跟他一樣,修為也是合體後期,實力跟他在伯仲之間,確實是不可能前來窺探的,不然一定會被他發覺的。

    “費慶確實不太可能前來窺探,即便來了,也不可能窺探得到,我們五個人又不是死人。”紫衣長老同樣是自信無比,但隨即話鋒一轉,“但是,費慶並不是傻子,我們和林暮有過節,整個凝襄城都是知道,掌門對青秀有意,也是整個凝襄城都知道的事情。”

    “正是。”青衣修者附和道,“我們的意圖,費慶那老狐狸肯定能猜到幾分。”

    “即便他是能夠猜到,為何非要在這時突然炸傷呢。”屈盛不解問道。

    “這就是問題所在了。”白衣修者神秘笑道,“費慶自以為聰明,我們也不是傻子。”

    “你看出什麼了。”屈盛一頭霧水。

    “費慶做的每一步,肯定都是有他的道理。”白衣修者道,“他突然炸傷,肯定是提前預料到,我們是要動手了,他炸傷了,就能降低我們對他的防備,方便他接下來的行動。”

    “那他是怎麼知道我們要動手的呢。”屈盛問道,隨即自己好像反應過來,忙驚訝道,“難不成。”

    白衣修者笑著點頭,“我猜費慶肯定是得到消息,林暮應該是很就要離開凝襄城了。”

    屈盛連連點頭,恍然大悟。

    林暮一旦離開凝襄城,他們靈寶門自然就要動手。

    這樣看的話,費慶還真是老謀深算,每一步都是想到了,提前布下了陷阱。

    “我們幸好也是猜出了他的意圖,現在還知道了林暮要離開了。”屈盛麵帶笑容,有些得意,仿佛這些都是他自己猜出來的一樣,很有成就感。

    “若是這麼說,我們對費慶還要更加嚴防了,不能有絲毫大意。”汪樂無奈道,“他演技那麼逼真,連萬象門掌門都是被他蒙騙過去了,也真是難為他了。”

    “林暮即將離開,意味著我們也是即將動手了。”紫衣長老道,“我們就商量一下,接下來怎麼對付林暮吧,青羽門之後再對付不遲。”

    “我也正有此意。”汪樂自信道,“一旦擊殺了林暮,青秀失去依賴,她或許自己就會主動投懷送抱了,她也並不傻。”

    說到這,汪樂眸中不由閃過一抹**笑容。

    靈寶門五位巨頭,當即開始商談,接下來如何伏擊林暮。

    半晌之後,幾人才是散夥,靜等林暮離開凝襄城的日子。

    其實不從費慶這分析,單是看凝襄城幾乎已經是所有修者都購買了接引玉簡,也是知道,林暮要離開了。

    靈石賺夠了,不走更待何時。

    難不成還真願意為了剛認識不久的青秀,留在凝襄城跟靈寶門對峙。

    那這樣的話,他們真的要懷疑,林暮是如何走到今天這一步的了。

    隻要是個正常人,都不會這麼做的。

    至於林暮為了青秀,直接和靈寶門為敵,這更加是不可能,他們一直都是隱忍著沒有動手,林暮巴不得如此呢,自然是不可能招惹他們。

    就在靈寶門幾位巨頭都在焦急等待的時候,這一日,汪樂忽然收到一枚精致紫色傳音符篆。

    打開符篆,就是一陣令他骨頭都要酥軟的聲音飄了出來。

    “汪樂,最近我一直在想你之前跟我說過的話,許多事情,我都已經想通了,但我不知道你的想法有沒有改變,我想請你來我青羽門一敘,還望賞臉。”

    汪樂激動不已。

    這是青秀的聲音。

    青秀從來都是稱呼他為汪掌門,這次竟然直呼他的名字,語氣無比溫柔和善,這都是前所未有的。

    最重要的是,青秀說她想通了。

    肯定是林暮舍棄了她和青羽門,決定離去了。

    青秀現在想通了。

    現在還邀請他前去。

    這不是在凝襄城中,而是去青秀的青羽門中。

    他一直對青羽門有意,青秀心知肚明。

    現在青秀卻是讓他前往青羽門中,這其中意味,也就不言而喻。

    汪樂興奮得要跳起來,連忙開始洗漱更衣。

    佳人有約,焉能怠慢。

    

Snap Time:2018-08-16 22:35:01  ExecTime:0.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