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九百九十二章神識窺探


    剛一進入飄渺仙境,林暮立即就是火冒三丈。

    氣不打一處來。

    飛仙台上,青牛神色悠閑,甩著尾巴,慢慢踱步,一副悠然自得的樣子。

    “你到哪去了。”林暮怒不可遏,劈頭蓋臉問道,“我這幾日反複召喚你,為何沒有任何回應。”

    “我在趕路啊。”青牛茫然道,“放心吧,一個月之內,我是肯定能抵達凝襄城的,你盡管放心好了。”

    “我召喚你,你為何沒有回應。”林暮質問道。

    他在這心急如焚,看青牛這樣子,似乎是在外麵逍遙法外。

    他真是白擔心了。

    真是應了青秀那句話,實在不值得。

    “你召喚我了麼。”青牛詫異道,“我沒察覺到啊。”

    “你一直都在幹嘛。”林暮強行壓下火氣,不由問道。

    “我一直都在趕路,在大城池可以通過傳送陣,一些小城池,我要親自飛過去,旅途也很勞累的。”青牛道,“我就近找了個客棧修養了一番,誰知沒有按捺住,不由自主就是開始吸收煉化地品凝神珠的精華,進境突飛猛進,一時間忘記了時間。”

    “可能你召喚我的時候,我正在入定,沒有察覺到吧。”青牛替自己開脫道。

    林暮徹底無奈。

    碰上這麼不靠譜的青牛,隻能自認倒黴。

    “你路上小心點,盡趕來吧。”林暮催促道,“我們這邊就要動手了,屆時就是大決戰,萬分重要,你若想渡劫,這是絕佳的機會,錯過這次,下次就不知要等到何時了。”

    “放心吧,再過三天我就到了。”青牛隨意道,“你們何時動手。”

    “差不多還有六七天時間。”林暮回道。

    “時間充裕得很呢。”青牛甩著尾巴道,“這麼著急幹嘛,你還是需要曆練啊,心性太不沉穩了。”

    “你就別充大爺了。”林暮看不慣青牛指點江山的樣子,他心急還不是因為擔心,結果好心當成驢肝肺,反過來還要被青牛嘲笑心性不穩。

    “此事非同小可,因為還牽扯到一個朋友和一個勢力,屆時我們無法逃跑,隻能血戰到底,這不是兒戲,你也不要當成前來度假。”林暮正色道,“記住,你是前來渡劫,生死雷劫,極限雷劫。”

    “我知道了。”青牛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當即道,“那就這樣,沒事你也不要召喚我了,在你們動手之前,我會趕到的。”

    說完,光影一閃,他身影就是消失在飛仙台上。

    林暮一陣愕然。

    青牛真是脾性越來越大了,在他麵前也是開始耍起大牌了。

    這年頭,好人真是難做。

    林暮一陣無奈。

    一頭牛也能牛氣哄哄,不可一世,他真是閑瘋了,何必為青牛擔憂,青牛不知在哪風流活呢。

    心中一塊大石落地,林暮感覺輕鬆許多。

    青牛即將趕來,現在無論是他,還是青秀和青羽門的長老,都是實力大進,對付靈寶門,希望大增。

    接下來,他就是需要和青秀好好謀劃一番,怎麼擊殺汪樂,擊殺汪樂之後,怎麼對付靈寶門,以及如何應對一些意外情況,比如靈寶門找了幫手怎麼辦,若是費慶插手怎麼辦。

    這些都需要周密而詳細的計劃。

    有所準備,待到事情真正發生時,才不會手忙腳亂,無法應對。

    林暮當即就是離開飄渺仙境,開始和青秀商量起來。

    整整一天,兩人都是呆在靜室麵,沒有出去。

    “一切就是按照這樣來吧。”一切談妥之後,林暮長出一口氣,對青秀道。

    這一番計劃下來,他真是耗費很多心血,每一個布局,每一個計劃,都是想了很遠,不說是萬無一失,至少也是有了足夠準備。

    若是再失敗了,隻能說是命不好,自己已經是付出了最大努力。

    “成敗都是在此一舉,一旦動手,你就莫要有任何仁慈之念,出手就要狠辣,絕不能有半分輕敵。”青秀告誡道。

    “這個我自然知道。”林暮笑道,“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狠辣,更何況汪樂本身也是絕頂高手,我們偷襲之下,還占據先機,若是被他反應過來,我們的先機就失去了,我們三對一,能夠占據絕對優勢,但他若是無心戰鬥,執意逃跑,我們還真不一定攔得住他。”

    “正是如此。”青秀點頭道,“此事隻能成,不能敗,若是汪樂逃了出去,接下來就是恐怖至極的報複,我們是無法承受的。”

    萬事開頭難。

    擊殺汪樂這一步,決定著這次行動的成敗。

    若是連這一步都失敗了,這次行動就等於是夭折了。

    接下來等待他們的就是滅頂之災。

    對此,林暮是再清楚不過。

    “這幾日我們就努力調整狀態,待我朋友來到之後,我們就動手。”林暮說話間,不由伸手打出法訣,想要打開靜室禁製。

    正在這時,他忽然神色一動。

    下一瞬間,就是冷聲喝道:“誰。”

    一道神識,立即如同潮水一般,向著外麵退去。

    林暮來不及多想,盛怒之下,立即就是催動五行幻鏡,發動神識攻擊。

    轟。

    一道毀天滅地般的神識攻擊,轟然發出,向著之前神識逃逸的方向追去。

    林暮本身神識境界已經是合體期巔峰,再加上五行幻鏡相助,很,他的神識攻擊就是追上了這道之前潛伏在他靜室外麵的神識。

    轟。

    猶如兩座大山相撞一樣,強大的神識攻擊,讓空氣都是劇烈波動起來。

    剛一交手,林暮就是察覺出了對方的底細。

    這人真正修為不知道有多高,但是神識修為,已經是合體後期境界。

    這樣的絕頂高手,在整個凝襄城,也是屈指可數,就那麼幾位。

    林暮暴怒不已,神識立即纏上對方,展開猛烈攻擊。

    這個窺探者真是太猖狂,太自大了。

    以為自己神識境界是合體後期,恐怕還學了隱匿神識氣息的秘術,就想潛伏在他靜室外麵,窺探他和青秀的談話。

    殊不知,林暮神識境界已然是合體期巔峰,足足比他高了一個小境界。

    是以,剛一打開禁製,林暮立即就是察覺到此人的存在。

    這就是神識強大的好處。

    當即,他就是展開神識攻擊。

    倉促之間,一個逃逸,一個追擊,氣勢完全就是壓倒性的,不在一個層麵上,而真正的實力比拚,林暮是全力出擊,那個人在很遠之外,神識到了這,已然頹勢,碰上林暮,必然不敵,再加上有五行幻鏡相助,林暮輕鬆就是做到了對這個人的絕對碾壓。

    如同風卷殘雲一樣,林暮根本沒有給對方任何反抗和掙紮的機會,直接就是這股神識,全都覆滅了。

    不用想也是知道,這人神識肯定是會受重傷,實力也會下滑,甚至短時間內都不能與人動手。

    林暮麵色冰冷。

    這就是冒犯他的代價。

    他不知道這人來了多久,有沒有探聽到他和青秀的談話。

    不過有著禁製阻攔,相信這人是無法探聽到什麼的,若是他悄然破開了禁製,進入了靜室之中,他也會立即察覺的。

    這樣看的話,這個人應該是剛剛來到,或者是一直在禁製外麵潛伏著,無法破禁而入。

    林暮隻好如此安慰自己了。

    他和青秀說的東西太重要了,關乎到這次行動的成敗,關乎到他和青秀,青羽門的前途命運。

    這個消息若是透露出去,他們這次行動鐵定就失敗了。

    “什麼情況。”青秀見林暮回過神來,不由問道。

    “剛剛有人在靜室外麵窺探,已經是被我擊退了。”林暮回道。

    “是誰。”青秀一驚,連忙問道。

    “我們交手太倉促了,我也不知道他是誰,但可以確定,他是一位合體後期修者,我已經將他這股神識覆滅了,短時間內,他是無法出來興風作浪了。”林暮沉吟道。

    “那他有沒有探聽到我們的秘密。”青秀擔憂道。

    “應該沒有。”林暮皺眉道,“但我也沒有十足把握。”

    “你能察覺到他的存在,還將他的神識都覆滅了。”青秀驚訝道。

    “我神識境界已然是合體期巔峰,自然能察覺到他的存在。”林暮分析道,“依我看,他八成是沒有窺探到。”

    青秀略微鬆口氣,林暮神識境界,已然是到了合體期巔峰,這個當真是恐怖無比。

    在整個凝襄城,都是無人能與林暮相比。

    “這個人會是誰呢。”青秀懷疑道,“是汪樂,還是費慶,亦或者是其他人。”

    “不好說,都有可能。”林暮輕輕道,“汪樂也有可能按捺不住,想要察看我到底何時離去,或者說他對你有意,關心則亂,想要知道我們到底進展到什麼地步,當然,也有可能是費慶,他將青色玉簡給你,我們遲遲沒有動手,他可能按捺不住,想要來窺探一下我們的想法。”

    “不管是誰,他都已經是被你趕出去了。”青秀笑著道,“若是汪樂,他應該窺探不到什麼,這次受了重傷,在你沒離開之前,隻怕更加不敢主動動手了,若是費慶,更加是沒有關係,我們反正很就要動手了,這幾天他也是有心無力了。”

    “照你這麼說,這反倒成了一件好事。”林暮笑道。

    被人窺探,還能是一件好事。

    “全都是因為你太強大了,若不是你太逆天,這次遭殃的就是我們了。”青秀望著林暮,開心笑道。

    

Snap Time:2018-07-22 03:37:46  ExecTime: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