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九百八十四章無盡感動


    青秀心萬分掙紮。

    凝襄城無異於是個火坑,現在林暮眼看就要脫離火坑,她不應該再拖林暮後腿。

    但她又萬分無奈。

    她畢竟不是一個人,若是她自己獨身一人,林暮離去,她自己承受厄難都沒事,但她身後畢竟是還有著一個青羽門。

    青秀躊躇良久,決定還是跟林暮實話實說。

    看林暮自己是如何決定。

    不管林暮做出怎樣的決定,她都認了。

    “你的好意,我很感激,真的很感激。”青秀抬頭望著林暮,“但是有些事情,並非你想得那麼簡單,現在我想給你看一樣東西,等你看過之後再做決定吧。”

    “什麼東西。”林暮一陣詫異。

    他明顯看出青秀有心事。

    莫非是和自己的猜測有關。

    林暮心中一陣激動。

    青秀莫非真的和自己有什麼牽連。

    “這是一枚留影石,你看完麵的影像就是知道了。”青秀說話間,將手中的青色玉簡遞給林暮。

    留影石。

    林暮接過玉簡,當即向麵輸入靈力,查看起來。

    昏暗的靜室麵,幾位修者圍坐在一張紫檀木桌前。

    坐在最上方的一位青衣修者道:“林暮不愧是天縱之才,這次憑借接引玉簡,恐怕賺了不下兩千億靈石。”

    “掌門所言不差。”坐在下首的一位灰衣老者附和道,“接引玉簡是用藍星玉簡製作而成,成本不過一百下品靈石,售價卻是高達十萬靈石,這樣的成本,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可想而知,林暮能賺到多少靈石了。”

    “城中現在七成以上修者都是買了接引玉簡。”一位藍衣修者開口道,“三百萬修者,就是三千億靈石,還有近百萬修者,也還在陸陸續續地購買。”

    林暮緊緊盯著這位藍衣修者,瞬間明白了一切。

    這位藍衣修者,就是被他狠狠揍過的屈盛。

    靈寶門的長老。

    由此推斷,這間靜室的五位修者,自然都是合體期修者,坐在最上方的青衣修者,被灰衣修者稱為掌門的人,應該就是靈寶門掌門汪樂了。

    靈寶門五位合體期老怪,齊聚一室。

    他們在密謀什麼。

    林暮心下無比好奇。

    “我已經打探清楚了,林暮之前就是一直在各大城池遊蕩,但都隻是短暫停留。”一位紫衣修者道,“他在那星池,都是買下地皮,找人籌建飛仙殿之後,就是丟下不管,然後繼續前往其他城池,購買地皮,籌建飛仙殿。”

    “這林暮野心真是不小。”最後一位白衣老者驚歎道,“他的身家,也實在驚人,一座飛仙殿籌建起來,少說也是要數十億靈石,他籌建那麼多飛仙殿,該是砸出去多少靈石了。”

    “富可敵城。”最上方的汪樂也是開口道,“一個城池的財富加起來,怕都是比不過他。”

    “不見得吧。”屈盛一直就是對林暮心懷怨恨,無法當麵打擊林暮,隻好在背後過過嘴癮,不由分析道,“林暮之前都是自掏腰包,並未出售接引玉簡,但是在我們凝襄城,他卻是出售了接引玉簡,顯而易見,他的靈石是花光了,這次籌集靈石,為後麵購買地皮在籌備。”

    “言之有理。”白衣修者讚同道。

    “這麼說來,林暮是不可能在凝襄城呆多久了,眼看絕大部分修者都是買了接引玉簡,接下來他賺取靈石的速度就慢很多了,現在他手有了足夠靈石,不出意外,接下來他應該就是會前往其他城池,繼續購買地皮,籌建飛仙殿了。”汪樂說的頭頭是道。

    林暮看到這,心也是不由暗讚。

    這幫老怪還真是眼光犀利,他這邊剛有要走的念頭,這幾個老怪就是提前猜到了。

    料敵機先。

    能搶占先機,就是立於不敗之地,占據主動。

    他和青秀謀劃著對付靈寶門,決定暗殺汪樂,同樣也是想要搶占一步先機。

    若是我走了,這幫人要幹嘛。

    林暮心下不由猜測著。

    “掌門神斷。”屈盛拍著汪樂馬屁道,“林暮八成是會走的,估計也就在這幾日了。”

    “林暮一走,我們的計劃就能實行了。”紫衣修者道,“青羽門青秀這姑娘太不識抬舉,我們不能再這麼耗下去了,林暮一走,我們就動手,將青羽門吞並過來再說。”

    林暮聞言,心下大驚。

    他這時才是猛然醒悟過來。

    他早該料到的,一旦他走了,靈寶門肯定會對付青秀,對付青羽門。

    隻是之前一直都是沒有太放在心上,也就沒有覺得多麼重要。

    現在事情就在自己眼前發生,感覺就完全不同。

    林暮覺得自己真是太自私了。

    青秀不計報酬幫助自己,差一點,自己就是一走了之了。

    若是自己離開,事後知曉青秀和青羽門淪陷,必然是一生遺憾,無法彌補。

    他現在愈發覺得青秀惹人憐愛。

    青秀對於他,完全沒有修者間的各種算計,冷漠無情,相反,都是無私幫助。

    甚至,哪怕自己遇到打劫,也是不願拖累他。

    若非是他突然想起,決定對付汪樂,青秀怕是都不會將這枚玉簡給他看。

    玉簡的影像到這並未結束。

    他們後麵還有什麼陰謀。

    林暮決定繼續看下去。

    “林暮實力畢竟是太強,他在礦脈爭奪大會上,連續擊敗了好幾位合體期後期修者,雖說他在對戰台上,因為古禁的存在,占據了地利之便,但他真正的實力,也是令人膽寒。”白衣長老道,“怕是不在掌門之下。”

    汪樂麵色微微一變,但並沒有說什麼。

    林暮的戰績,很是赫。

    他自問遇到林暮的那些對手,他取勝的把握都是不足五成,更別說連續擊敗那幾人了“有林暮在凝襄城一天,他和青羽門聯起手來,我們就不能動手。”白衣長老接著道,“五對三,我們數量上占據一定優勢,但是真打起來,最後或許能夠拿下青羽門,但我們也必然死傷慘重。”

    “敢問在座幾位,你們願意去冒險麼。”白衣長老環視四周,“你們敢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麼。”

    不約而同,其他三位長老,都是齊齊搖頭。

    汪樂一言不發。

    林暮確實是很有震懾力。

    他不得不承認,連他自己都是非常忌憚。

    “林暮離開了,我們就能動手了。”屈盛打破沉默,“先把青羽門吞並了再說。”

    他對青羽門的女修們,可是念念不忘。

    “一旦林暮離開了,我們反倒不急於一時了。”紫衣長老開口道,“青羽門,一共隻有青秀和一位上代長老兩位合體期修者,而且她們也都不是以攻擊力見長,我們隨時都能將之拿下。”

    “你的意思是。”屈盛不由問道。

    “先對付林暮。”紫衣修者語出驚人。

    林暮也是猛然一驚。

    他沒想到這幫人竟然也要對他下手。

    “我們在他離去路上埋伏好,屆時五人聯手,相信有九成把握能將他擊殺。”紫衣修者說完望著汪樂,“掌門覺得如何。”

    “林暮實力雖強,但畢竟不是合體期修者,修為隻是返虛期,所以我們也不用擔心他打不過之後自爆元嬰這樣的後顧之憂。”汪樂點頭道,“這樣看的話,我們倒是可以試上一試。”

    屈盛滿麵笑容道,“若是將林暮擊殺了,獲得他的隱秘,我們靈寶門以後就發了,單是出售接引玉簡,我們就能賺多少靈石,林暮之前籌建的那些飛仙殿,也都是替我們準備的。”

    幾位長老,包括汪樂在內,麵上都是露出一抹笑容。

    的確是這樣。

    隻要殺了林暮,獲得林暮的所有秘密。

    屆時整個靈寶門都發了不說,他們幾人,也都是有希望衝擊大乘期。

    這是萬載難逢的機緣。

    “做還是不做,一切聽掌門決定。”白衣長老發話道。

    幾位長老,全都是望著汪樂。

    汪樂沉吟片刻,隨即鄭重點頭,麵容冷漠,吐出一字:“殺。”

    眼前猛然一黑。

    一切到這就戛然而止。

    林暮放下玉簡,回過神來。

    他沒想到,靈寶門在背後竟然有如此歹毒的陰謀。

    他原本以為,以自己的實力,加上這次出售接引玉簡的希望,靈寶門會就此收手,雙方以後就井水不犯河水,相安無事了。

    但這一切,都是他自以為。

    靈寶門幾位老怪,要比他惡毒,狠辣太多了。

    若非是這枚青色玉簡,不單是青秀和青羽門會淪陷,連他,恐怕都會萬劫不複。

    同時對付五位合體期修者,而且有汪樂這樣的合體後期修者,他實力再強,也是不可能敵得過。

    “若非我執意對付汪樂,是否你就不會將這枚玉簡拿出來了。”林暮望向青秀,不由問道。

    “現在你也是知道了這一切,靈寶門有多強大,也是無需我多說,除非你能長久留在這,我們聯手,靈寶門忌憚之下,不敢動手,否則是不可能解決掉這個大麻煩的。”青秀歎氣道,“但這畢竟是不可能,凝襄城根本容不下你,我也不願耽擱你。”

    “現在你若是要走,還來得及。”青秀盯著林暮的眼睛,“你悄然離開,靈寶門是難以找到你的。”

    “我這時若是走了,連我自己都無法原諒自己。”林暮道,“他們不仁,就休怪我們無義了,我們就按照計劃來,先下手為強。”

    青秀心中無盡感動,眼眶濕潤,連連點頭。

    林暮忽然想起一事,不由問道,“這枚青色玉簡是哪來的。”

    

Snap Time:2018-07-21 19:56:39  ExecTime:0.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