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九百八十三章神秘玉簡


    青秀幽幽歎氣。读零零 >

    相見恨晚。

    若是她能早點遇見林暮,或許一切就都不一樣。

    但現在,不管是她還是林暮,都是有重要的事情去做,都有自己的使命,兒女情長,隻能放下。

    好在,她經曆過,這就夠了。

    之前從未有人讓她有過心動的感覺,這次林暮給了她這樣的感覺,而且不止一次。

    青秀很就是收拾好情緒,恢複了平靜。

    “你何時走?”青秀見林暮也是一臉出神的樣子,似乎是在想著什麼事情,不由問道。

    林暮這才回過神來,不由笑道:“我本來想今天就走,但忽然又想起一事,決定暫留幾天。”

    “什麼事?”青秀問道。

    “一件很重要的事。”林暮道,“我來到凝襄城,就是和靈寶門結下恩怨,是你雪中送炭,向我伸出援手,將我從困境中解救出來,現在我已經是在這功德圓滿,賺夠靈石,威望也是大增,算是達成所願。”

    “這全是你天資蓋世。”青秀道,“凝襄城中那麼多店鋪,有幾個能生意火爆的?更別說我給你那座店鋪,位置也是極為偏僻,這都是你應得的。”

    “我們既然是因為一個共同的敵人聯手,那自然是要將之解決掉才是正途。”林暮道,“若是我現在一走了之,棄你於不顧,未免背信棄義。莫說我們現在是朋友,哪怕隻是純粹的利益交換,我獲得了好處,也是應當幫你解決麻煩。”

    “你要對付汪樂?”青秀麵上一驚。

    她沒有想到,林暮這樣充滿豪情壯誌的人,心思竟然也是如此細膩。

    這個時候,還能替她著想。

    汪樂和靈寶門,在凝襄城都是龐然大物,林暮孤身一人,卻是凜然不懼,願意為她冒險。

    青秀心中驀然一暖。

    她做得這一切,都值了。

    遇到林暮,她一直都是太主動了,這和真正的她是完全不一樣的,甚至是有些失去了女修本該有的矜持和嬌羞。

    她有時都感覺自己太過卑微,卑微到塵埃。

    但是這一刻,她覺得自己是繁星閃爍,光彩熠熠。

    “是的,我要對付汪樂!”林暮鄭重點頭。

    “不行!”青秀當即拒絕,“現在我們實力根本無法和靈寶門媲美,即便我們聯手,也是無法擊敗靈寶門,最後落得個慘淡收場,甚至是萬劫不複。你潛力無限,完全沒有必要這麼冒險,再過數百年,或者上千年,待你進入合體期,我們再對付靈寶門不遲。”

    “你說的有一定道理。”林暮正色道,“但這隻是對我來說。站在你的層麵上,一旦我離開凝襄城,汪樂必然還會過來糾纏你,甚至會變本加厲,直接對你和青羽門下手,屆時你更是無法抵擋。”

    “現在有我在,汪樂不敢亂來。”林暮接著道,“我們不如先下手為強。要對付靈寶門,不一定非要與他們正麵抗衡,我們也是可以暗中下手!”

    “暗中下手?”青秀有些不明白。

    “就是偷襲!”林暮笑著道,“你我聯手,再加上你門中兩位合體期修者,很有希望一舉將汪樂擊殺!”

    “一旦汪樂隕落,靈寶門就是群龍無首,勢必會亂作一團,屆時我們趁亂出擊,將幾位合體期修者一一擊殺,之後不必我們動手,其他勢力就會將靈寶門瓜分得一點不剩!”林暮說著自己計劃。

    “你這一切都是太想當然了。”青秀道不以為然道,“事情那有這麼簡單的,你簡直就是在開玩笑一樣。”

    “我可沒有說笑,我是真的這樣打算的。”林暮盯著青秀,認真道,“為何我們不能試試呢?”

    青秀不由笑了。

    這個時候,她才是覺得,林暮是一個返虛期修者,在合體期修者麵前,還是有些稚嫩。

    這反而讓她感覺更親切。

    “那你跟我說說,我們要如何試試?”青秀好整以暇道。

    她覺得這件事情,根本就是沒有商量的必要。

    根本就是不可能!

    “我們先說擊殺汪樂的事情。”林暮一本正經道,“擊殺他最難的是,要隻有他一人,不能有靈寶門其他合體期修者同行,但是想要他落單,又能被我知道行蹤,並非是一件容易事情。”

    “這個我能幫你解決。”青秀饒有興致道,“他既然對我有意,相信我主動約他,能將他約出來,這種談情說愛,花前月下的事情,他應該是不可能帶其他人同行的。”

    林暮其實早就想到這個辦法,但他就是故意不說,想要調動起青秀的熱情,讓青秀說出來。

    現在看來,青秀的確是上鉤了,已經對這件事產生了興致。

    剛一開始,他也是覺得青秀對他好的莫名其妙,毫無緣由,也懷疑青秀是否是想要利用他。

    但是青秀給他的感覺,和曾經的蘇嫻太像了,蘇嫻以前也是對他這樣毫無緣由的好,最後也是沒有利用他什麼。

    這一次,他本來的確是想要離開了,因為這已經告一段落。

    隻是剛剛,青秀不自覺流露出的不舍,讓他有些觸動,才是決定幫青秀對付汪樂。

    當然,這也是為了試探青秀。

    若青秀真的是想利用他,這個時候是最好的機會,也是最後的機會了。

    但是青秀卻是讓他直接離去。

    若是他現在離去,青秀之前所做的事情,無異於是慷慨無私幫忙!

    若是兩個人之間,毫無瓜葛,怎麼可能會做這麼多事情,心甘情願,不求回報?

    太違反常理了。

    唯一的解釋就是,青秀是真的愛上自己了。

    但這個理由,連他自己都不相信。

    因為青秀在沒有見到他之前,就是想要幫助他了,直接讓畫眉前去找他。

    這就是最大的疑點所在。

    他確信自己之前從未見過青秀,但青秀似乎是見過自己,或者說是知道自己。

    甚至是願意幫助自己!

    這麵,必然是潛藏著一些隱秘。

    他之前也是直接問過青秀,隻是青秀一臉茫然,似乎毫不知情的樣子。

    但他現在仔細想想,還是覺得這麵謎團太多。

    他不知道青秀到底是和自己有著怎麼的瓜葛,但是他清楚,青秀對他絕對是沒有惡意。

    明知道汪樂在糾纏青秀,還妄圖吞並整個青羽門,這個時候,他是無論如何也是不可能就這樣直接走了。

    當然,這也不是全部,他也是有著自己的一點私心。

    他畢竟是要將飛仙殿交給青秀打理,這還是有百萬枚接引玉簡沒有出售,將來還有千億靈石的利益。

    一旦汪樂得逞,不單是青秀和青羽門淪陷,連他辛辛苦苦在這打下的根基,也都將毀於一旦。

    這樣的結果,是他萬萬不能接受的。

    既然如此,與其坐以待斃,倒不如主動出擊。

    青秀這時還是替他著想,不願拉他趟這趟渾水,但他心意已決。

    現在,他反倒要拉青秀下水,同意他的決定,和他一起行動。

    這畢竟是要擊潰一個大勢力,非同兒戲,弄不好,真的就萬劫不複。

    所以,每一個行動,都是要萬分小心,確保萬無一失。

    單憑自己的實力,林暮是沒有半分把握。

    “萬事開頭難,汪樂能夠單獨出來,一切就好辦了。”林暮笑著道。“屆時我們就布下埋伏,幾人一起聯手,將汪樂擊殺!”

    “你說得輕巧。”青秀嗔怪道,“這是拿性命開玩笑,我們幾個人,留下汪樂可以,但是想擊殺他,難度太大了,即便是能夠成功,也是要付出極其慘烈的代價,連你也有可能隕落!”

    “絕對不會!”林暮自信道,“哪怕是我自己,我也有絕對信心擊敗他!若是你們幫我,絕對是可以將他擊殺!”

    “你不知道合體後期修者,尤其是汪樂這樣的大勢力的掌舵者,究竟有多麼強大,這一切都是你自己想當然,單是這第一個目標,都是不可能完成。”青秀勸道,“我們還是不要冒險了,沒有這個必要。”

    青秀如此說著,雙手卻是緊緊抓著自己的衣角。

    手中的青色玉簡,攥得更緊了。

    林暮有些無奈。

    他現在是無法告訴青秀自己所有的底牌,但是他有自信,擊殺汪樂。

    現在飄渺仙境麵的修者,越來越多,飄渺仙境中的神識底蘊也是積累的越來越多,他有望將隨心劍的威能全部恢複,甚至還能提升一些,飄渺仙境本身的威能,也是有希望恢複大部分。

    有了這兩件絕世靈寶,至少是有八成把握留住汪樂。

    若是再將幾件通靈法寶的威能也恢複,重創汪樂的希望也是很大。

    而且,他還有一件大殺器,就是之前獲得的滅嬰梭!

    滅嬰梭是很珍惜的通靈法寶,威能強大,最奇特的是,可以在一次攻擊中,就耗盡全部威能,引爆修者的元嬰。

    通靈法寶級別的滅嬰梭,就是可以擊殺合體期修者,他自己當初也是差點中招,萬劫不複。

    若是可以將滅嬰梭溫養淬煉成絕世靈寶,那此事幾乎就是板上釘釘了。

    汪樂在劫難逃!

    有青秀和青羽門中的合體期修者幫他壓陣,這件事情,希望非常大!

    而且他們是偷襲,汪樂一時之間,也是猝不及防,準備不足,這樣把握就更大了。

    “你到底是有什麼顧慮?”林暮道,“你應該知道,我在礦脈爭奪大會上,一場都沒有敗過,合體後期修者我也遇到過,他們也是非常強大,同樣也是敗在我的手下,而現在的我,比那時要更為強大,加上有你們的幫忙,擊殺汪樂,並非是什麼不可能的事情,這件事大有可為!”

    “你真的決定了麼?”青秀麵上一陣掙紮。

    林暮說的,她也是覺得希望很大,但真的要去做,她依舊有些信心不足。

    但若是不去做的話,一旦林暮離開凝襄城,她和青羽門恐怕離淪陷就不遠了。

    她手的青色玉簡,已經將一切都說得明明白白。

    

Snap Time:2018-01-21 20:53:27  ExecTime:0.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