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九百八十二章萬分遺憾

  
  林暮不由問道:“為何?”
  青秀是個通情達理之人,在凝襄城這堙A算是他的貴人,一路幫助了他很多,如今接引玉簡出售順利,此間告一段落,他也是打算以後將這堶艇P殿交給青秀打理。一
  如非是重要事情,青秀是不會阻攔。
  莫非有事發生?
  “這些靈石你拿回去。“青秀說話間,遞給林暮一個儲物袋。”
  林暮並未去接,麵帶笑容道,“這次多虧了你伸出援手,這百億靈石,不過是我的一番心意,你且拿著便是。”
  “我已是將你當做真正的朋友,如今我好歹也是一個門派的掌門,並不缺靈石。”青秀堅持道,“這些靈石我不能要。”
  “是你想得太多了,我無非是想要表達一番謝意,並沒有其他意思,我也將你當做朋友,這些靈石和友情並非是勢不兩立。”林暮苦笑道。
  “但是我潛意識媮`是覺得,你是用這些靈石,來償還我之前的幫忙,從此跟我互不相欠,再無瓜葛。”青秀說得條條是道。
  林暮一陣沉默。
  “被我說中了吧?”青秀麵帶笑容道,眸中卻是閃過一抹憂傷。
  還真是被她猜中了,林暮給她靈石,是想償還這段人情,並沒有真正將她當做朋友。
  盡管早已猜到這種結果,但她心媮椄O感到一陣淡淡憂傷。
  這一切都是注定的。
  從一開始,她的確是和林暮聯手,這樣做無論是對她還是對林暮,都是極其有利,甚至說林暮獲利還更大,畢竟萬事開頭難,林暮在那樣的處境堙A是很難在凝襄城立足,邁出第一步。
  這也就不可避免,她和林暮之間,聯合也就是因為利益。
  盡管她是想和林暮成為真正的朋友,但這並不現實。
  這段時間畢竟是太短了。
  “你這麼說就有些見外了。”林暮忽然笑著道,“好歹我也是在你這堹d下了百萬枚接引玉簡,這可是價值千億靈石的,以後我肯定還是會回來的。”
  “歸根結底,我們之間還是逃不開利益這層枷鎖,一切都是和利益掛鉤。”青秀語氣少有的有些幽怨。
  “修者在世,做什麼事都是難免圖名圖利,這是無可避免。”林暮正色道,“隻要我們抱著一顆誠心,盡管是難免和利益掛鉤,但友情也同樣真摯。以後若是我有需要幫忙的地方,肯定還會找你,相信你也不會拒絕,若是你有困難,我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這百億靈石,你便拿著吧。”林暮笑道,“我知道你不缺靈石,但是那八位女修,這段時間卻是忙碌異常,她們理應獲得豐厚報酬。”
  “凝襄城終歸太小,這堿O容不下你。”青秀將手中一枚青色玉簡悄悄收了起來,語氣有些傷感道,“這座飛仙殿我會悉心替你打理,將來你有空回來一次,將靈石取走就行了。”
  林暮輕輕點頭。
  青秀終歸是個女修,離別之時,難免會有多愁善感。
  “我們以後見麵次數還多,我建造飛仙殿,絕非隻是為了賣賣接引玉簡那麼簡單,不然的話,我在路邊也能賣了,何至於費這麼大周章,籌建一座飛仙殿。”林暮笑著道,“我隻是想要離去,但還有些善後事情沒有做好,並不會立即就離去。”
  “還有什麼事情?”青秀問道,麵上露出一抹喜悅。
  不管林暮因為什麼事情,能在這埵h停留片刻,都是好的。
  “我還沒有告訴你飄渺仙境的秘辛!”林暮笑著取出一枚紫色玉簡,遞給青秀,“你先將這枚紫靈玉簡祭煉了。”
  “這是什麼?和接引玉簡一樣麼?”青秀拿著紫靈玉簡,奇怪問道。
  “這可要比接引玉簡貴重多了。”林暮笑道,“這是飛仙殿殿主專屬玉簡!”
  “飛仙殿殿主?”青秀愈發奇怪?
  她一直都沒覺得飛仙殿有什麼奇怪的,無非是比普通的店鋪看起來更宏偉壯闊些,更氣勢非凡些,但也無非是一個店鋪而已,用來出售接引玉簡。
  現在凝襄城七成修者都是有了接引玉簡,飛仙殿漸漸也就歸於冷清,以後都用不到了。
  何至於再弄一個飛仙殿殿主的名頭?
  “就不必這麼麻煩了,你不說我也會替你照看好的。”青秀不由道,“不必再弄這個紫色玉簡哄我開心了。”
  林暮有些哭笑不得。
  “這可不是什麼普通玉簡,有著很強大的功效,將來事關一城安穩存亡,重要無比。”林暮正色道,“你先祭煉,祭煉之後,一切事情就都好說了,現在有些事情,我說給你聽,你也不一定能明白過來,有些事情,是你之前從未見到過的。”
  “這個我倒是相信。”青秀笑著道,“也就是你有這樣的自信,其他人都不敢。”
  飄渺仙境,的確是前所未有,她都是從未聽說過。
  她也是進入過飄渺仙境,覺得很是神奇,潛意識堣]是覺得會隱藏有很多隱秘,但林暮沒有告訴她,她自然也就不好直接去問,怕因此給林暮留下不好觀感。
  青秀當即不再多說,立即默默祭煉紫靈玉簡。
  林暮在她一旁,她連禁製都是沒有布下。
  一般這個時候,修者專注於祭煉,神識高度集中,若是被人偷襲,很容易就會被人擊殺,輕則也是重傷。
  哪怕是朋友,一般也都會布下一個禁製,以防萬一。
  青秀對林暮卻是完全信任。
  林暮也是察覺到這點。
  青秀對他明顯是和其他男修不同。
  從剛一開始,他就有這種感覺,現在這種感覺更加強烈。
  隱隱之間,他覺得自己和青秀之間,似乎是有一種玄妙的聯係,但這畢竟隻是一種感覺。
  感覺,很是虛無縹緲,並非真實。
  青秀給他的感覺,像極了蘇嫻,這種相似,並非是外貌和性格,林暮現在想明白了,是態度。
  無論是蘇嫻還是青秀,對他的態度都很詭異。
  對的,就是詭異。
  他之前並不認識她們,但她們對他都是毫無緣由的好。
  現在,青秀甚至連禁製都沒布下,就是在他麵前祭煉紫靈玉簡。
  若是他心懷歹念,這時動手,青秀縱然修為是合體中期,性命也是難保。
  難道是因為自己天資蓋世,風流倜讜,青秀對自己青睞有加,想要以身相許?
  林暮暗自揣度著,心下一陣樂。
  不過他很就是恢複理智。
  這種可能,也是微乎其微。
  真比起來,汪樂是靈寶們的掌門,無論是實力還是手腕,亦或者是背景,都是遠勝於他,但是青秀對於汪樂卻是不假辭色,更是和自己聯手,想要一同對付靈寶門。
  隻是因為靈寶門一直都是沒有出手,他和青秀才是決定不再主動惹事,之前的恩怨,就此翻篇,也不再跟靈寶門計較什麼。
  林暮相信靈寶門也是有自知之明,他這次在凝襄城順利出手接引玉簡,有數百萬修者從中獲益。
  一旦靈寶門敢動他,這些獲益者就首先不會同意的。
  兩虎相鬥,必有一傷。
  既然如此,林暮也就隻好放下。
  事實上,他和靈寶門,甚至和汪樂,都沒有什麼交集,連見麵都沒見過。
  唯一有恩怨的隻是屈盛而已。
  而他也是狠狠將屈盛揍了一頓,算是找回了麵子。
  之後前來搗亂的兩位合體期修者,不知是屈盛還是靈寶門找來的,也都是被他擊殺了,他算是一點虧都沒吃。
  兩位合體期修者的全部身家,都是到了他手堙A也算是小賺一筆。
  就在林暮遐想間,青秀很就是將紫靈玉簡祭煉好,不由驚異道:“我剛進入飄渺仙境了,不是在原來的靜室了,而是出現在一塊漂浮在雲霧中的巨大石台上,宛若仙境一般。”
  “那奡N是飛仙台,隻有飛仙殿殿主才能出現在那堙C”林暮笑著道。
  “真是神奇?”青秀由衷讚道。
  “不止於此。”林暮笑著道,“現在你可以隨意將你的東西帶到飛仙台上,或者是將飛仙台上的東西帶出來,你試試看。”
  青秀眉宇間閃過一抹驚異,忙按照林暮的話去做。
  林暮也是跟著進入飄渺仙境。
  兩人一前一後,出現在飛仙台上。
  “如何?”林暮望著有些呆滯的青秀,笑著問道。
  “還能這樣?”青秀癡癡問道。
  “以後我們若是相隔很遠,還是可以在這堿蛬E。”林暮笑著道,“若是你我都不在這堙A你也可以通過紫靈玉簡召喚我,我心神是和飄渺仙境相連,飄渺仙境又是和紫靈玉簡相連,我也可以通過飄渺仙境召喚你,屆時你身上的紫靈玉簡就會閃爍光芒,你看到光芒之後,進入飄渺仙境就行了。”
  林暮耐心解釋道。
  “我們試試。”青秀開心不已。
  說話間,她身形就是從飛仙台上消失。
  林暮這時開始催動神識,聯係青秀。
  很,青秀身影就是再度出現在飛仙台上。
  “真的是這樣,我的紫靈玉簡發光了。”青秀滿臉驚奇。
  她徹底被林暮折服了。
  林暮真是天才!
  當之無愧的絕世天才!
  “以後我在千萬堣坏~,你若是有什麼好吃的,你隻要召喚我,我都能吃得上。”林暮笑著道。
  “這樣的話,我們以後也是可以多多見麵了。”青秀有些嬌羞道。
  露骨的話,她不好說出口。
  她心媟P到萬分遺憾,若她不是青羽門掌門,那她就有希望和林暮一起仗劍天涯,花前月下。
  她心中從未有過漣漪,但這一次,卻是驚濤駭浪,澎湃到她自己都是有些控製不住。
  這或許就是宿命。
  一切都早已注定。
  

Snap Time:2018-10-22 18:13:37  ExecTime:0.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