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九百八十一章青秀挽留


    和費慶接觸的過程,林暮也是察覺到費慶絕非易與之輩。腦中

    現在,他愈發多了一層警惕。

    但是現在就過分擔憂也沒什麼必要,事情尚未發生,何必庸人自擾。

    現在他是沒有什麼底氣拒絕費慶,怕因此得罪費慶,但是待到他在凝襄城大勢已成,那時底氣就足了許多,即便拒絕了,費慶也是不可能拿自己怎麼樣了。

    歸根結底,一切還是要看飄渺仙境發展的如何。

    “這次真的是要感謝你了。”林暮望向青秀,不由笑道,“若非你伸出援手,我在凝襄城都是無法立足,更別說出售接引玉簡了,你派來的這八位女修,也都很不錯,非常讓人省心,今天這件事,又是勞煩你親自跑來照看。”

    “你莫要如此說。”青秀毫不做作,不加掩飾道,“我之所以這樣幫你,其實也是想借著你的勢頭,擺脫汪樂的糾纏,無論如何,青羽門都是不能讓靈寶門吞並。”

    青秀眼神清澈,望著林暮笑道:“若是你能發展起來,迅速崛起,其實對我也是有莫大裨益,如今你有難,我幫你其實就幫自己,這些你都莫要放在心上,你隻需努力發展便可,有何難處盡管跟我說。”

    青秀說得很是輕描淡寫,但是林暮卻是察覺出一絲異樣來。

    他望著青秀,忽然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

    似曾相識。

    很,林暮就是想到了,青秀很像一個人。

    蘇嫻!

    千方界的蘇嫻!

    那時,蘇嫻也是如此盡心盡力幫自己,盡管蘇嫻也說是看重他的潛力,但事情的起因,都是毫無緣由一樣。

    當初,也是蘇嫻主動與他交好。

    林暮越想越是覺得蹊蹺,心中充滿疑惑。

    但他敢確信,青秀和蘇嫻,絕非是同一個人,兩個人外貌都是傾國傾城,令萬千男修瘋狂,但是脾氣秉性,為人處事,都有明顯不同。

    “我一直有一個疑問。”林暮望著青秀,索性問了出來,“為何我剛來到凝襄城,所有人都不敢得罪靈寶門,我出高價,別人都不願意賣給我地皮,你反而主動聯係我,送我店鋪,連一塊靈石都沒要,這到底是為什麼?”

    青秀眸中閃過一抹異樣,一閃而逝,隨即輕描淡寫道,“我早就知道你了,你被譽為錦繡界有史以來最具天資的絕世天才,相信隻要是個頭腦正常的人,都會主動與你交好的。”

    “我如今被汪樂糾纏,門派都有可能不保,凝襄城原有的勢力,已經是盤根錯節,根深蒂固,關係複雜,沒有人會為了我得罪靈寶門的。”青秀解釋道,“你就完全不同,你剛來到這,就是與屈盛發生矛盾,後來更是動手將他打成豬頭,你和靈寶門已經結下梁子,這樣一來,我們都有一個共同的對手,與其孤軍奮戰,倒不如聯起手來,一同對付靈寶門。”

    “原來如此。”林暮輕輕點頭。

    他心中一陣失望。

    青秀這個說辭,早就在他意料之中。

    但這並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現在回想起來,當初蘇嫻幫他,就是毫無征兆,後來他入魔,千方界覆滅,一切都似乎是被人安排好的一樣。

    現在,他又有這種預感。

    他找不到什麼證據,但直覺上卻是覺得這種可能很大。

    青秀現在的說法,聽起來是沒有任何漏洞,但卻給他一種刻意與他保持距離的感覺。

    青秀剛剛眼中一閃而過的異樣,也是被他捕捉到了。

    他愈發覺得這麵有貓膩。

    “你是否認識我背後的那個人?”林暮忽然盯著青秀,開口問道。

    青秀猛然一愣,隨即才是反應過來,不由笑著問道,“你背後的那個人?什麼人?”

    “莫非你還有師傅?”青秀一臉好奇問道。

    林暮心中一陣失望。

    看來青秀並不知情。

    一切都是他多慮了。

    林暮心中暗自苦笑一聲,現在事情太多,要考慮的太多,有時不自覺就會想得很遠。

    有時算是未雨綢繆,為未來做準備,但更多時候,都是自己庸人自擾,根本沒有必要。

    自己的想象和現實,也是完全不同。

    就比如現在。

    純粹是他想得太多了。

    “我也不知道他是誰,但是我一直能察覺到他的存在。”林暮如實道,“你莫名其妙幫我,讓我不由想到了,你是否認識那個人,因為我之前也是有過跟現在相似的經曆。”

    “你到底在說什麼?”青秀一頭霧水,麵色迷茫道,“我怎麼有些不明白?”

    林暮徹底死心了。

    看來青秀真的是一無所知。

    難道真的隻是一個巧合?

    對於蘇嫻,他也是無法完全肯定,背後就是有人故意安排的,也隻能算是一個猜測。

    自從他入魔之後,就沒再見過蘇嫻。

    說不定,在他入魔時,蘇嫻都已經死在他的劍下。

    “我看你是最近憂慮太多了。”青秀見林暮不開心,笑著寬慰道,“這幾日你就好好休息,不要想太多,飛仙殿由我來幫你照看。”

    “我之所以幫你,是因為我們的處境,隻有聯手,才有可能存活下去。”青秀道,“當然,你也莫要誤會,我也不是純粹想要利用你,如果有可能,我更希望我們能成為朋友,一起渡過眼前這道難關。”

    “我早已經把你當做朋友了,莫非你在嫌棄我麼?”林暮開著玩笑道,他決定不再多想。

    青秀聞言,麵上不由綻放燦爛笑容,霞飛雙頰,兩抹紅暈,嬌羞動人。

    林暮能看出,她是發自心底的開心。

    “我哪敢嫌棄你,巴結你還來不及。”青秀笑道,“能與錦繡界最具天資的絕世天才成為朋友,真是一種莫大榮耀。”

    “若是所有人都像你這麼想就好了,我也就不必那麼麻煩了。”林暮笑道。

    “你之前在臨戈城,肯定是有很多人想要巴結你,隻不過是到了這,你的威名淡化許多,才會有現在這樣的結果。”青秀安慰道,“現在你打了屈盛,當眾擊殺了兩位合體期修者,威名在凝襄城已經是流傳開來,和之前就沒什麼差別了。”

    “但是和靈寶門已經結下梁子,他們肯定是不想看著我變得這麼強大的。”林暮擔憂道。

    “我也擔心靈寶門會前來飛仙殿搗亂,所以這段時間,我也在這幫你照看。”青秀道,“我們隻需壓陣便可,出售玉簡,我找幾位門中精英弟子就能勝任,這樣的瑣事,你就無需操心了。”

    林暮輕輕點頭。

    凝襄城這,飛仙殿已經建成,接引玉簡也是正常出售,再過幾日,他就要離開這,前往周圍幾座城池了,無法在這長久駐留。

    在凝襄城有了威望,就和當初的臨戈城一樣,附近的這星池,都是不用愁了。

    屆時買到地皮,他自己就是可以建造飛仙殿。

    最大的問題,反而是接引玉簡的問題。

    還得要製作出數量不菲的接引玉簡出來。

    又給了青秀一個儲物袋,麵是兩百萬枚接引玉簡。

    林暮和青秀打聲招呼,就是進入另外一間靜室,布下重重禁製後,他進入飄渺仙境。

    徐虹又不在飛仙台上,林暮當即用神識呼喚。

    千錦城中,徐虹胸前的的紫色接引玉簡,忽然光芒閃爍。

    徐虹連忙放下手中事情,進入一間靜室,隨即進入飄渺仙境。

    “再給我五百萬枚接引玉簡。”林暮見麵就是開門見山道。

    徐虹點頭道:“稍等!”

    說完,身形在原地消失。

    片刻後,就又是出現在飛仙台上,遞給林暮一個儲物袋。

    林暮接過儲物袋,正要告辭,徐虹忽然開口道:“如今千錦城以及周圍一星池,還是有不少人沒有買到接引玉簡,他們眼看著跟自己修為差不多的修者,有的獲得高階功法,或者秘術,實力越來越強大,實力強大,獲得的修煉資源也是越來越好,實力會更強,漸漸就和他們拉開距離。”

    “這些人都急了,有的說哪怕是五十萬塊靈石一枚,他們也願意買。”徐虹笑著道。

    林暮聞言,麵上也是綻放一抹笑容。

    這自然是好事。

    他在凝襄城這,費盡心思,不就是想要出售接引玉簡麼?

    飄渺仙境中的修者越多,他所能獲得的好處就越大。

    現在這些沒有買到接引玉簡的修者,迫切想要購買,這種主動送上門來的生意,豈有不做之理?

    “那你覺得大概需要多少枚接引玉簡?”林暮不由問道。

    “千錦城,以及周圍城池,我看加起來一百萬枚接引玉簡,怕都是不夠。”徐虹想了下道。

    “這是一百三十萬枚接引玉簡,我已經製作好了,你且拿去出售,若是不夠,你再跟我說。”林暮遞給徐虹一個儲物袋。

    “那你說我們要不要漲價呢?”徐虹問道,“現在千錦城根本就是買不到接引玉簡,很多返虛期修者,手握靈石都是買不到,我覺得哪怕是五十萬靈石一枚,他們也都不會太心疼。”

    “暫時還是十萬塊靈石一枚,莫要再漲價了。”林暮沉吟一下,不由道。

    他最清楚飄渺仙境,並非是每一位修者進入麵,都能獲得好處,若是隻花費十萬塊靈石,沒有獲得太大好處,好歹還可以淬煉神識,也是很不錯了。

    但若是價格太高,就會有不少修者覺得不劃算,覺得被坑了。

    之後,自然而然,就是破口大罵,影響自己名聲,以後再想做什麼事情,這幫修者就不買賬了。

    徐虹連連點頭,兩人告辭,同時離開飄渺仙境。

    林暮從飄渺仙境出來,當即進入旋月空間,再度開始製作接引玉簡。

    時間如流水,匆匆而逝。

    很,林暮就是將五百萬枚接引玉簡全都製作出來。

    出了靜室,林暮就是尋找青秀,一問之下,他心中不由大喜。

    這頓時間,青秀帶著青羽門幾位女修,已經是將三百萬枚玉簡,賣得差不多了。

    剩下還是有近百萬人沒有購買,但是飛仙殿中的人潮,已經沒有之前那麼火爆了。

    後麵無非就是慢慢出售,細水長流。

    林暮見大事已成,便是和青秀告辭,想要前往其他城池。

    青秀卻是突然道:“你現在不能走!”

    

Snap Time:2018-07-16 08:49:00  ExecTime:0.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