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九百八十章掉入陷阱


    走出城主府,林暮不由長出一口氣。520 >

    一顆緊懸的心,總算是放鬆下來。

    直到現在,他依舊是不知道費慶葫蘆到底是賣的什麼藥,這麼輕易就放他離開。

    若說是那個不知道什麼目的的要求,又有些牽強,畢竟,這個要求他是可以拒絕的。

    那就隻有一個可能了。

    費慶是圖財。

    畢竟,二十億靈石,也不算是一個小數目。

    對於合體期修者來說,都是要耗費很久才能賺得到。

    而費慶什麼都不用做,隻需動動嘴皮,短短片刻功夫,就是賺到了二十億,這樣的好事,上哪找去。

    至於那個要求,應該是額外附贈。

    隻能說費慶是一個很有心計之人,一點虧都不會吃,追求利益最大化,自己獲得了靈石,林暮還要欠他一個人情。

    這個結果,林暮也算是滿意。

    二十億靈石,對他來說,很就能賺回來了。

    按照費慶的說法,凝襄城有四百萬修者,若是人手一枚接引玉簡,十萬塊靈石一枚,四百萬枚接引玉簡,就是四千億!

    二十億和四千億一比,真的就是九牛一毛了。

    若是關了禁閉,哪怕隻是數年,這四千億也是賺不到了。

    現在隻需花費二十億靈石的代價,就能換回自由,倒也是一筆很劃算的買賣。

    花錢消災。

    林暮再一次感覺到靈石的莫大威力。

    靈石不是萬能的,但是沒有靈石是萬萬不行的。

    有些時候,靈石要比動手還要來得更便捷,效果還要更好。

    現在若是真的和費慶動手,對於這樣一位心機深沉的合體期老怪,林暮也是沒有任何把握戰勝。

    他現在已經是沒有了五陰雷珠,自身的法寶威能也沒有完全恢複,現在又不是在對戰台上,沒有了古禁限製,合體期修者能夠發揮出自身全部實力,各種因素之下,他很難占到便宜。

    更何況,凝襄城中還有幾位副城主,真動起手來,也不會袖手旁觀。

    費慶是凝襄城一城之主,他若是振臂一呼,想必也會有不少合體期修者附和,想要巴結他,幫忙助陣。

    若是費慶鐵了心關自己禁閉,他即便是有大鬧凝襄城的心思,怕也難以施行。

    後果多半是在凝襄城再也呆不下去。

    跟城主對著幹,桀驁不馴,這樣的名聲若是傳了出去,以後到了其他城池,隻怕也是舉步維艱。

    現在,這些問題都不存在了。

    二十億靈石,就化解了這一切。

    相信費慶從他身上獲得二十億靈石的好處,以後對他也會關照幾分,不會太過為難。

    從費慶處事來看,這費慶能做到大城城主這個位置,絕非是偶然。

    自己之前在臨戈城打出來的名聲,還是對費慶造成了一定震懾。

    這和屈盛那樣的目光短淺完全是天上地下的兩個境界。

    費慶完全沒有必要得罪自己這樣充滿潛力的絕世天才,更何況,他還開創出了飄渺仙境。

    相信費慶也是能看出飄渺仙境的巨大潛力。

    在一座城池麵,就是能賺到數千億靈石,這樣的巨大利益,哪怕是現在的大勢力,也是難以有這麼瘋狂的斂財能力。

    既然如此,得罪顯然是不如拉攏。

    這麼一想,林暮心不由放心不少。

    正如他之前所說,修者其實和凡人並沒有太大區別,無非是實力更為強大,擁有追求成仙的機會,但是最終能成仙的,古往今來又有幾人?

    絕大部分修者,最終還是和凡人一樣,塵歸塵,土歸土,那在這個過程麵,自然是追求名利為主,為自己在世時的享受謀取利益,為自己撈取名聲,為子孫後世謀福。

    費慶多半是想從他身上謀利。

    事實上,這一次,費慶就是獲得了二十億靈石,也算是一筆不菲的數目了。

    這個數目,還在林暮的接受範圍內。

    他隻希望費慶能夠冷靜,莫要和其他人一樣,眼紅妒忌到越界的地步。

    二十億靈石,他可以拿出來。

    但以後若是過分了,照樣不行。

    當然,現在想太多也是沒用。

    林暮知道,現在他是沒有可能抗衡費慶這個龐然大物,相比靈寶門,費慶甚至還要更為強大。

    但他不得不在做好兩手準備,若是費慶識相,那他未嚐不能與費慶合作,若是費慶太過分,那最終還是要分道揚鑣。

    好在,現在他終於有了喘息之機。

    待到凝襄城中,人手一枚接引玉簡的時候,屆時自己就是大勢已成,對任何人都是有強大威懾力,隻要費慶不被利益衝昏頭腦,相信就不會做傻事。

    想好後路,林暮決定還是先把眼前的事做好。

    他當即匆匆趕往飛仙殿。

    賺靈石要緊。

    走在空曠的街道上,林暮有些詫異。

    凝襄城是個大城,往日街道上都是修者來來往往,今日竟然是出奇地冷清。

    轉過幾條街道,他終於明白原因。

    所有修者,竟然都是趕到飛仙殿所在的這條街道上了。

    外外,整條街道上堆滿了修者,密密麻麻,人頭攢動,黑壓壓一片。

    林暮麵上不由綻放笑容。

    青秀送他給他的這塊地皮,是位於凝襄城很便宜的一條街道,這平日才是人煙稀少。

    但現在,整個凝襄城,也找不出第二條比這條街道更熱鬧的街道了。

    這一起的變化,都是因為飛仙殿。

    林暮心更有底氣,他有自信,這絕對隻是一個開始。

    以後,這條街道肯定是能成為凝襄城最繁華的街道!

    林暮剛剛來到街道外圍,就是被一群站在最外麵擠不進去的修者看到了。

    眾人頓時猶如發現新天地一般,驚奇不已。

    “林暮竟然回來了!”

    “這麼就出來了!”

    “沒關禁閉麼?”

    “當眾殺了兩位合體期修者,竟然屁事沒有?”

    “城主肯定是收他靈石了!”

    對此,林暮隻好充作不聞不問,當做沒有聽到,向前行去。

    但是令他有些意外的是,這次竟然沒有修者給他讓路,都是盯著他看,想要從他臉上看出究竟來。

    一些本來還奮力向飛仙殿那擠去的修者,這時也都是轉過頭來,想要看看熱鬧。

    林暮望一眼前麵黑壓壓的人群,知道想要從這麵穿過去,實在是太困難了。

    本來凝襄城中,修者是不允許禦劍飛行,這也是城規。

    林暮現在已經顧不上這些了。

    他當即就是飛了起來,向著飛仙殿飛去。

    城規對他來說,已經是不重要了。

    他擊殺了兩位合體期修者,都是什麼事都沒有。

    隔空飛行,這樣的小事,他不相信費慶還能找他麻煩。

    在飛仙殿前落下身形,又是引起一陣騷動。

    青秀見到林暮安然無恙回來,麵上不由露出一抹笑容,忙迎了上來,問道,“事情解決了麼?”

    林暮傳音道,“這說話不方便,我們到樓上去說。”

    青秀輕輕點頭,回身吩咐八位女修一番,當即跟在林暮身後,向飛仙殿的二樓行去。

    來到飛仙殿二樓,進入一間雅間,林暮布下禁製後,青秀忍不住問道,“費城主是怎麼讓你回來的?”

    “他說這件事可大可小,他自己就是能做決定。”林暮如實道,“他讓我答應他一件事,然後罰了我二十億靈石,就是讓我回來了。”

    “二十億靈石,這麼多?”青秀不由感到一陣心疼。

    “總比關禁閉要好多了,再說了,靈石很就能賺回來,自由卻是無價的。”林暮道,“隻要接引玉簡出售順利,屆時莫說是二十億靈石,兩千億靈石也能賺到手。”

    “這樣我就釋然了。”青秀笑道,“若是換成其他返虛期修者,所有身家加起來,怕也難有上億靈石,更別說是二十億靈石,到了你這,二十億靈石,真的是不算什麼了。”

    “這就是靈石的威能,修者追求名利,隻要有了靈石,許多事情都能輕而易舉辦成!”林暮笑著道。

    “那費城主讓你答應的事情是什麼?”青秀關切問道。

    “他沒說,說是以後再告訴我,他說不會為難我,我到時若是覺得不妥,也是可以拒絕。”林暮麵色輕鬆道。

    在他看來,這件事情,已經是圓滿解決。

    誰知青秀卻是眉頭緊蹙,擔憂道,“隻怕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費慶這個人,老奸巨猾,我隻怕到時他會挖了坑讓你跳,看起來是很容易的事情,你真正去做了,才知道是陷阱。”青秀提醒道,“你想一下,費慶是什麼樣的實力?他擁有的人脈,也是絕非你現在能比的,他的朋友,實力也是無比強大!”

    “連他都無法解決的事情,你覺得會輕鬆麼?”青秀憂慮道,“對你來說,那更是凶險無比。”

    “那到時不管他說什麼,我都直接拒絕好了。”林暮笑著道。

    “你想得太簡單了。”青秀道,“若是他的要求聽上去並不難,你若是拒絕,他就有借口了,說你不守信用,你到時就得罪他了,他想整你,在這凝襄城中,誰也攔不住!你若是答應,多半也是跳進了他的陷阱。”

    “你意思是,我現在就是中了他的計?”林暮這才認識到問題的嚴重,“而且根本就不可能拒絕?”

    “這就是費慶的陰險狡詐之處。”青秀點頭道,“你別看他跟你說話都是滿臉笑容,說話也都是很隨和,其實步步都是陷阱。”

    “你怎麼知道他對我說話滿麵笑容?”林暮詫異道。

    青秀又沒去,怎會如此了解?

    “費慶是有名的笑麵虎,對誰都是一臉笑容,看上去很是隨和,很好說話。”青秀毫不隱瞞道,“但事實卻是截然相反,具體的我就不多說了。你隻需知道,爬到他這個位置的,都是不知道擊殺了多少修者,手上了沾染了多少鮮血,才能爬上去,爬上去之後,又不知擊殺了多少過去的對手和敵人。”

    “他擊殺過的合體期修者,恐怕比你見過的都多!”青秀道,“也就是說,跟他接觸過密的合體期修者,沒有幾個有好下場的,大部分都隕落了!”

    林暮聽得心寒。

    青秀所說的費慶,和他所接觸的費慶,簡直就是完全相反的兩個人。

    這怎麼可能?

    但是他又感覺青秀所說的是真的。

    青秀也是沒有必要騙他。

    

Snap Time:2018-01-20 01:44:46  ExecTime:0.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