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作者:九更2016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  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第273章發亮的黑影(18-06-26)      第272章黃昏(18-06-24)      第271章棄車保帥(18-06-19)     

第243章醞釀

  
  “李重茂已經被連夜接到長生殿去了。”劉幽求的話印證了安金藏剛才的預測。
  “金藏君,果然被你說著了。”李隆基的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安金藏也笑了:“這時候,無論我們,或者韋氏,都需要這樣一個弱小的皇帝,看樣子,我們很就能聽到新的消息了。”
  說著,他轉向劉幽求:“破蕃帽兒,外麵的事準備得如何了?”
  劉幽求聽了,笑著:“這種鑽到市井堛漕い遄A你還不放心我嗎?”
  安金藏微微一笑:“真是找不出比你更好的拍檔了。”
  “拍什麼?”劉幽求本來認真問著,轉而又自己啞然失笑,“你看我這許久未見你,忘了你是胡人了,許多話不值得和你深究。”
  安金藏聽了反而很高興:“還是你深知我心。”
  “如果皇上真的已經……”李隆基此時憂心說道,“韋氏一直秘而不發,我們該何處?”
  安金藏望了一眼窗外漆黑的天:“李重茂既然去了長生殿,韋氏得到她想要的,我們就會知道皇上的生死了。”
  劉幽求話埵雩隉G“我還巴不得她一直藏著掖著。”
  “她不傻,知道這事兒如果一直按著,必然會造成不可設想的結果,我們現在比的,就是誰動作了。”安金藏沉聲說道,“不過……”說著他看著劉幽求,“咱們一定要低調再低調,我估計這會兒,韋氏還想不到阿瞞這堙A阿瞞暴露的越遲,事兒就越順利。”
  “這個我自然是懂的,說起來你也夠狠的,竟然把上官婉兒給推出去了,如今,上官婉兒的日子,可不好過。”劉幽求嘴巴,口無遮攔地說著。
  不過,安金藏倒也沒有真介意:“殺敵一千自損八百,也是無奈之舉。”他這話,既是說他自己,也是說上官婉兒。
  隻不過,從劉幽求提起上官婉兒這話題,李隆基就一直沒有搭腔,這微妙的沉默,安金藏自然是注意到了,他知道,這不是什麼好跡象。
  景龍四年六月的長安,莫名地悶熱,長生殿外不知道從哪婸E集了許多的蟬,成群聒噪著,侍者們拿著竹竿,不停地驅趕著,但是卻一點用都沒有。
  而長生殿堛漕い鄐]讓宮堛漱H越來越看不懂了。
  原本幹瘦不怕熱的韋氏,今次卻幾乎要把宮中的冰窖搬空了似的日夜讓侍者運冰塊進長生殿。
  宮中的人,順從慣了,皇後說皇上病了,就是病了。說他不想見外人,就是不想見外人。
  不會有人跳出來,說一句“我有一個大膽的想法”。
  盡管韋氏盡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了,可是沒有辦法阻止一副肥胖的屍體在這樣的夏天媔}始發腐了。
  更要命的是,安樂公主的精神已經接近奔潰的邊緣了。
  “母親,我沒有辦法在這堳搕U去了,求求你,放我回去吧,我想念我的孩子們了!”她抓撓著自己的脖子,仿佛要把自己掐死一般,“我受不了這堛漁藂了,沒有一刻不令人作嘔!”
  她歇斯底媯菕A用最後僅存的一點理智,不讓自己把這些話高喊出來,竭力壓製著自己的聲音。
  韋氏坐在蝠紋五福的漆雕鼓凳上,閉著雙眼,任憑安樂苦苦哀求卻默不作聲。
  她不能放安樂回去。
  現在是千鈞一發的時刻,隻要她在外說漏一個字,她們母女二人都可能跌入萬劫不複的深淵之中。
  而五王子府堙A則時刻關注著此時大明宮中的動向。
  “今日,韋氏召集諸位宰相入宮了。”劉幽求的言語難以掩飾地焦急,而坐在他對麵的安金藏卻一言不發地端起了麵前的茶盞。
  劉幽求見他這麼不著急的樣子,忍不住站起身來,走到他麵前,從他的手中奪下了茶盞:“你還有心思喝茶呢?我聽說現在長安城外,差不多集結了五萬的各路府兵,這韋氏是要鐵了心的要奪權了,萬一她拋下年幼弱小的溫王,自己稱製該怎麼辦?”
  “五萬人又如何,隻要不是衝著我們來的。”安金藏不緊不慢地說著。
  “你看你心堳雃釧釵的,你知道統領那五萬府兵的都是什麼人嗎?還記得那鞭打陳玄禮他們的韋播麼?這家夥如今是長安令了。還有什麼韋捷、韋灌的,這韋氏也夠絕的,是把自家人全搬出來了!”劉幽求沒好氣說道。
  “這說明她很忌憚。”安金藏繼續說著,“很不幸,她的忌憚,是有道理的。”
  ……
  大明宮中,心懷惴惴的宰相重臣們等待著韋氏的出現。
  中宗已經“臥病”太多日了,他們不比那些後宮中埋頭服侍的奴仆,已經有了種種預感,等待著今日揭曉的這一刻。此時,率領這些朝廷精英的,是個須髯飄逸的男人,隻不過美中不足,原本儒雅的長相因為突兀的鷹鉤鼻而顯得不那麼協調。這個人,是此時朝中的宰相宗楚客。當初,用李重俊的首級告慰武三思亡靈的餿主意,最早就是這個宗楚客提的。
  “相公,可知皇後召見我等所謂何事?”上前來問問題的,是國子祭酒葉靜能。
  宗楚客看了眼不遠處的武延秀,低聲對葉靜能說道:“駙馬也在,祭酒何不問他?”
  葉靜能尷尬地往後退了一步,知道這個老滑頭嘴堙A套不出什麼話來,一會兒自己隻能見機行事了。
  不大的房間堙A低聲的議論聲聽不真切,卻讓人越加不安。
  “諸位愛卿不必猜測了!”韋氏的聲音從屏風後傳來。
  房間堙A瞬間安靜了下來。
  很,韋氏憔悴的麵容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了,她掃視了一眼這些自己的親信,麵無表情地說道:“皇上因突發風疾,已經駕崩了。”
  雖然所有人都對這個消息有心理準備,但是在聽到韋氏親口說出來的時候,還是不免震驚,隻是,在震驚之後,所有人又有些不知所措。
  按照君臣之義,作為中宗的臣子,此時的他們應該痛哭以示哀悼,但……
  

Snap Time:2018-10-18 00:26:36  ExecTime:0.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