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作者:九更2016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  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第273章發亮的黑影(18-06-26)      第272章黃昏(18-06-24)      第271章棄車保帥(18-06-19)     

第242章暴斃


    中宗瞪大了的眼睛,連眨都沒有眨一下。

    接近中午的時間,白日光從直欞窗外照射進來,半掩的紗簾都抵擋不住的犀利,如刀如鋒。

    安樂小心翼翼地走近中宗,每一步都比前一步虛浮。

    而在她身後的韋氏,已經預感到了什麼,呆立在原地,麵如死灰。

    安樂伸出手在中宗的眼前晃了晃,還沒看到什麼反應,她的父親、父皇,直挺挺地向後倒去。

    她長大了嘴差一點發出駭人的尖叫,但是嘴卻被幹瘦的手蒙住了。

    韋氏迅速地從身後抱住了驚恐的安樂,捂住了她的嘴。

    緊緊抱在一起的母女二人,顫抖著大口呼吸著,睜大著眼看著躺在冰冷的地麵上的中宗,他的眼睛依舊圓睜著,隻是,即便在如此強烈的正午日光中,也無法再看到一絲的神彩。

    安樂美豔絕倫的臉此時扭曲得如同即將現出原形的妖異,臉上泛著一層水光,不知道是眼淚還是汗,無論哪一種,都不是因為哀痛,而是極度地恐懼。

    而韋氏沒有哭,她也害怕,但是她是在刀口下活過來的人,她有應對危機的覺悟。

    安樂的耳邊,韋氏用低沉嘶啞的聲音說著:“不要出聲,隻要我們沒有對外宣布,你的父親就還沒有死。”她說得咬牙切齒,狠戾如豺狼一般。

    但是,安樂的身體顫抖得越來越厲害,在韋氏的懷整個人不斷往下墜著她腿軟了。

    “裹兒,你想要活命,就打起精神來!”韋氏抱得越加用力,仿佛要把安樂的骨骼都壓碎了。

    安樂的顫抖漸漸平息了,驚惶的大眼睛中,漸漸收起了淚水。

    韋氏這才把捂著安樂的手鬆開,由於太過用力,安樂白皙的臉上,留下了深深的幾道紅印。

    “不要驚動外麵的人。”韋氏說著,步走到了中宗的屍體邊,抬頭看著安樂,“過來幫忙!”

    “啊?”安樂還沒有完全回過神來。

    “幫忙把人抬到榻上去!”韋氏盡量壓低著自己的聲音。

    但是,李顯肥胖的身軀實在太沉重了,兩個女人,連拖帶拽,好不容易才把屍體搬到了榻上。

    一陣虛脫,體力上的消耗,讓安樂一開始的巨大的恐慌也隨之消耗了不少。

    她一屁股坐在了榻邊的地上,大口喘息著:“接,接下來,怎麼辦……我,我把父親氣死了……我……”

    “皇上他沒有死,他隻是病得厲害,隻要你與我侍奉在旁,不願意見任何人……”韋氏冷冷地說著。

    安樂猛咽了一口口水:“好,好的,父皇隻是病了,他沒有死,沒有……”她絮絮叨叨默念著,仿佛這些話是說給自己聽的。

    長生殿外,安金藏一直沒有走遠,等待著的時候,他往長生殿內望去,拱門之內,花草繁茂,生機勃勃,是個如夢如幻的時節。

    他似乎許久未曾去欣賞過這天底下最豪華的皇宮之中的美景了。從前,從早到晚坐在堆滿了文件的辦公室,以為自己就此要淹沒在這瑣碎的日常了,如今,他真參與著曆史的巨變,卻因為心頭的焦慮而無暇去想這意味著什麼。

    鍾離英倩告訴過他,李顯的眩暈之症都已經到了如履薄冰的境地了。

    那每晚一頓過鹹的餅子湯,無疑讓李顯的“高血壓”越發嚴重。

    李顯的脾氣好,可惜有個一點就炸,脾氣如同炮仗的女兒。

    讓安樂爆發很容易,就如同告訴小孩不給他買原來承諾的玩具一樣,隻要讓安樂滿心希望地以為中宗會繼續妥協滿足她的願望就可以了。

    隻是,就算從理論上,安金藏認為這次會出事,也並沒有認為中宗真的會死。

    可是,事實就是這麼戲劇化地發生了。

    中宗真的暴斃了。

    已經是午後時分,高延福帶來的消息,韋氏下了指令,任何人不得進入寢殿。

    這意味著什麼,安金藏了然於心了。

    日頭越來越斜了,他在宮道上疾行著,朝著宮門的方向,頭也不回。

    太卜署,長生殿來的侍者到處尋找著安金藏的身影,說皇後要召見他。

    但是,安金藏已經在日落之前,離開了大明宮。

    “安金藏呢!”長生殿,韋氏衝著獨自回來的侍者大喊著。

    侍者跪在地上,瑟瑟發抖:“太卜署的人說,安令君自早上出去之後就沒有回來了……”

    韋氏操起手邊的一個西域進貢的琉璃擺件,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五彩的琉璃化作碎片,在地上四散飛濺。

    ……

    “母親,這個皇位,我,我不要了,要不你登基吧。”安樂惶惶不可終日,一見到回到房中的韋氏,立刻說道。

    韋氏麵色冷峻:“不可,這時候,我們兩個人誰都不可以出頭。太子,是李重茂的。”

    “啊?那個野種?為什麼?!”安樂不理解地問。

    “你忘了他死之前說了什麼嗎?”韋氏陰沉地說,“他想把李重茂過繼給我。以他的腦子,怎麼會想到這樣的主意?”

    “是說有人給父親出的主意?”

    “上官婉兒的事,背後,是有人想李重茂登上皇位。”韋氏微眯著眼睛。

    而在遙遠的宮外,龍池邊低調的五王子府中,李隆基的對麵,安金藏的臉映著燭光,眼神篤定地說道:“若是一切如我預想的,皇上說了他要把溫王過繼給韋氏的想法,現在的韋氏應該會認為,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讓李重茂當上皇帝。”

    “她真的會舍得把皇位拱手讓給還是個孩子的李重茂?”李隆基微皺著眉頭問道。

    安金藏臉上露出陰冷的笑容:“如果她想活著,不得不這麼做。此時皇上多半遭遇不測,無論是她或者安樂想要繼承皇位,就皇上駕崩這件事,已經經不起推敲了。除非推出一個所有人都不會有意見,又能夠控製的人來坐上這個燙手的皇位。還有誰比懵懂無知的李重茂更加合適?”

    正說著,劉幽求形色匆匆從外進來。

    湊近了李隆基和安金藏,低聲說道……

    

Snap Time:2018-08-14 21:49:53  ExecTime:0.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