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作者:九更2016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  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第273章發亮的黑影(18-06-26)      第272章黃昏(18-06-24)      第271章棄車保帥(18-06-19)     

第241章色厲內荏


    然而,韋氏不知道的是,此刻中宗就在梨棠院之中。

    “昭容,立嗣的事朕會暫緩而行……”中宗說這話的時候,言語中有莫名的愧疚。

    但是還未痊愈的上官婉兒卻搖了搖頭:“陛下若是願意聽婉兒一句,立嗣的事,得速速進行才可。”

    李顯聽了很意外:“婉兒這話是何意,你不是說安樂她……”

    上官婉兒看著李顯:“陛下難道隻有安樂公主一個孩子嗎?”

    中宗聽了,若有所思,沉默不語,良久才說:“但是重福、重茂並非是香兒的孩子……”

    “原來皇上是心係著皇後……”上官婉兒悠悠說著,“但是或許皇後想讓安樂公主入主東宮的意願並沒有那麼強烈呢?”

    中宗將信將疑地看著上官婉兒:“昭容此話怎講?”

    “陛下何不問問皇後,是否願意收了溫王為子呢?”

    “你是說讓香兒做重茂的母親?”中宗聽到這個建議之後,仿佛給他的難題打開了一扇窗戶。

    “溫王年幼,個性又溫順,想必在陛下與皇後膝下會日漸長進的。”上官婉兒這話的言外之意是,溫王李重茂個性弱,肯定比安樂公主要聽話。

    中宗其實並不想知道這麼長遠的事情,對於他來說,能讓他給自己老婆有個交代,又不讓朝廷動蕩,自己安穩地繼續當皇帝就可以了。

    而上官婉兒的主意,無疑給了他很大的希望,他喜形於色地說著:“還是昭容說得有理,我這就找香兒說去。”說完這話,中宗便興匆匆地離開了。

    上官婉兒在他的身後收起了溫婉的麵容,變得冷峻異常,因為作為韋香兒的發小,她當然知道,自己的這個建議,韋氏是打死都不會接受的。

    “可惜他這幾十年來,還是不懂她的心。”她不無喟歎地自言自語。

    中宗是個直腸子,忽然得了這個“絕妙”的主意,自然按耐不住立刻去往長生殿去找韋氏去了。

    而韋氏和安樂公主,也正意欲滿滿地,要見上中宗一麵。

    隨著一聲“皇上駕到”,韋氏和安樂公主不約而同地站了起來。

    說來諷刺,她們已經很久沒有這樣鄭重其事地對待中宗的到來了。

    “啊,安樂你也在。”中宗笑臉相迎地說著,毫無芥蒂的樣子,他似乎從來如此,以往不記著自己母親的仇,如今自然也不在意妻女的盛氣淩人。

    “給父皇請安。”安樂難得乖巧地行著禮。

    中宗一陣意外,繼而又滿足得很:“免禮,免禮!”他連忙說著,仿佛反而是自己有什麼錯被原諒了似的。

    “皇上,臣妾正有事想和您商量……”今天的韋氏也顯得格外通情達理。

    中宗甚至都不記得上一次三個人在一起有如此祥和的氣氛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

    “啊,香兒,正好,朕也正好有事同你說。”他格外積極地說著。

    “皇上請講。”韋氏謙讓得不像中宗記憶中的香兒。

    “不不,還是香兒先說吧。”中宗上前握住了韋氏的手,說道。

    韋氏與安樂對視了一眼,安樂示以了鼓勵的眼神,韋氏隨即說道:“是關於溫王……”

    “啊,香兒和朕想到一塊兒去啦?!”中宗聽到“溫王”兩個字的時候,喜出望外。

    對於中宗格外歡喜的反應,倒是讓韋氏和安樂有點摸不著頭腦了。

    “皇上也想讓溫王他……”韋氏臉上倒不是驚喜,反而是多了幾分疑慮。

    中宗眉開眼笑地說:“是啊,朕想過了,重茂年幼,咱們這些年也沒好好教導過他,不如將他過繼給你,你看如何?”

    聽到中宗這話的韋氏,臉上難得有的一點溫情瞬間被她往日的冰霜封凍了起來。

    她的手一下子從中宗厚實的手掌中抽離了出來。

    而一旁的安樂更是一下子變回了尋常那個驕縱跋扈的女兒,不等韋氏發話,她早已經失去了理智,衝著自己的父親,一朝的天子,大喊著:“你就這麼不希望我做皇太女嗎?!把李重茂那個野種過繼給我母親,是要他將來做太子的意思?!”

    中宗剛進來是溫柔的幻境徹底變成了冰冷的事實。

    麵對安樂公主的歇斯底,他不是震怒,而是茫然不知所措,喃喃著:“你們要和朕商量的,不是這件事嗎?”

    韋氏緊閉著幹薄的嘴唇,臉色鐵青的站在一邊,沉默不語。

    安樂看著韋氏,喊著:“母親,您倒是說話啊!”

    “香兒,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中宗不放棄似的用殷切地眼神看著韋氏。

    韋氏這才開口,嗓子帶著痰氣似的:“皇上,臣妾想說什麼已經不重要了。”

    而此時的安樂豈肯善罷甘休:“母親不敢說,我說!”她一步步朝著中宗逼近而去,“我們本來想和你說,把那個野種趕出長安城,讓他走得越遠越好,這樣,那些迂腐的朝臣們就不會有那麼多念想,你也不必再顧及他們的意見,立了我做皇太女!”

    麵對安樂的咄咄逼人,縱使軟弱如中宗也終於被激怒了:“裹兒!你這是和朕說話的口氣嗎?!你,你太放肆了!”他的臉漲得通紅,眼中布滿了血絲,一個從不發怒的人突然發怒,那樣子是很可怕的。

    安樂也不過是個色厲內荏的菜包,看到中宗真的生氣了,反倒是慫了,嘀咕著:“你,你那麼凶幹什麼!大不了,這皇太女我不做了還不成嗎!”她嘀咕著。

    但,對麵的中宗還是瞪著她,一言不發。

    這種沉默,讓安樂的氣焰徹底消失了,她怯懦地往自己母親的方向躲去,不敢直視中宗的眼睛。

    “皇上的心意,臣妾知道了,還請您息怒。”韋氏不冷不熱地說著。

    但是回應她的依然隻有沉默。

    “皇上還有什麼話想說的,就直說了吧,臣妾洗耳恭聽。”韋氏依然努力讓自己保持著鎮定,看著另外一個方向。

    就在這時,讓韋氏和安樂萬萬意想不到的一幕發生了,隻見……

    

Snap Time:2018-08-14 21:48:37  ExecTime:0.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