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作者:九更2016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  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第271章棄車保帥(18-06-19)      第270章阿福(18-05-21)      第269章過從甚密(18-05-18)     

第237章白鳥裙


    離開棠梨院,安金藏埋頭走進了即將破曉的殘夜。

    上官婉兒看著他離去的背影,似乎又比上次清瘦了不少,不由得輕吐了一口氣:“多希望,你是當初我認識的那個小樂工。”

    安金藏從梨棠院回來,沒能走到太卜署所在,中途被人拉到了宮牆一角,此時天色漸亮,伴隨那句輕柔的“安大哥”,他看清眼前的這個人是高力士。

    “力士你怎麼來了?”安金藏驚訝地問。

    “隨我來!”高力士沒有多說,拉著他朝著和太卜署相反的方向走去。

    兩個人出宮上馬,直往著五王子府而去。

    院中,李隆基正等著他:“金藏君!”安金藏一進屋,李隆基便立刻說,“我得到消息,今日,皇上要和群臣商議立安樂公主為皇太女事!”

    “阿瞞如何也知道了?”安金藏衝口而出。

    “也?”李隆基微吸了一口氣,“金藏君從何處來的消息。”

    安金藏猶豫了一下,眼神不自覺瞥了高力士一眼。

    就是這個眼神,李隆基立刻反應過來:“高延福?”

    “不瞞阿瞞。”安金藏隻好說道,“你是如何……”

    “我是偶然知道的,天亮了,沒工夫說這個。”李隆基焦急著,“如今朝中半數以上都是安樂的人,如果皇上要和群臣商議,豈不是就是已經將東宮送給安樂的意思?!我隻怕……”他沒有再說下去。

    “阿瞞在怕什麼?”安金藏盯著李隆基的臉,立刻問道。

    “我隻怕。”李隆基停頓了一下,“隻要安樂的這個皇太女的位子一旦到手,她們母女二人就要對皇上動手了。”

    安金藏輕咽了口氣,欲言又止。

    “金藏君,是有什麼想和我說?”李隆基明察秋毫。

    的確,安金藏有句話,本來想爛在肚子,他看著眼前的李隆基,知道自己麵對的是已經成長起來的政治家。如果他問了,這句話說與不說,就有了本質了區別了。如果他繼續不說,就不足成為李隆基最信任的人了。

    “若是我說了,阿瞞可還會信得過我?”安金藏的臉上多有些陰鬱。

    “若是我連金藏君都信不過,我還能相信誰?”李隆基立刻真摯地說著。

    “既然如此,阿瞞剛才為何沒有和我說實話呢?”

    聽到安金藏這句話的時候李隆基英氣俊朗的臉上掠過一絲愧色。

    “你怕的……”安金藏看著他的臉,說道,“不是韋氏和安樂對皇上動手。而是如果皇太女的位子到手,她們的目的達成,就不會對皇上下手,咱們就師出無名了。”

    “金藏君上次和我說過,不能在皇上活著的時候動手。”李隆基沒有否認。

    “是的,無論從任何一方麵來說,這一次都不能讓皇上冊封安樂為皇太女。天亮之後,朝中商議的結果,將是接下來所有事情的鋪墊……”安金藏說道。

    “金藏君可有什麼主意?”李隆基問著。

    “阿瞞放心,有個人會幫你完成這件事。”安金藏說道,“今日無論誰來找你,你都不要見,決不能和這件事摻上半點關係。”他叮囑著。

    “金藏君辦事我放心。”李隆基伸手握住了安金藏的手。

    離開了五王子府,安金藏並沒有感受到一點的疲憊,並不是因為他有多興奮,而是他的潛意識告訴他,現在還不是他可以疲憊的時候。

    不敢休息的,他直接去了太醫署,算算時間,鍾離英倩應該已經“上班”去了。

    進到太醫署,鍾離英倩依舊在勤懇而專心地查看著院中在煎的各個藥罐,仿佛無論外麵如何風雲變幻,她都是當初安金藏剛來這時候見到的那個認真的小太醫。

    在藥罐中冒出的蒸汽間,她抬頭看到了安金藏,臉上露出了欣悅的笑容:“安大哥,你這麼早到我這來了?”

    安金藏對她使了個眼色,這些年的默契,讓她立刻往藥房倉庫走去,安金藏跟隨其後。

    鍾離英倩合上了倉庫的門,僅有門縫一點光漏進來。

    “妹子,我得讓你幫我做件事。”安金藏壓低了聲音。

    “安大哥盡管說。”鍾離英倩二話不說地回應著。

    盡管是兩人的倉庫,安金藏還是摸索著湊近了鍾離英倩,附在她耳邊用極小的聲音說了意圖。

    鍾離英倩聽罷,略微沉默了一會兒才說:“這個倒不是不可以……隻不過會有些痛楚。”

    “那也沒辦法。”安金藏說道。

    ……

    恢弘的朝堂之上,中宗遙遙地坐在高高的寶座上,俯視著群臣。

    這樣的場景,已經很久沒有出現了。

    因為,上一次臨朝已經是月前的事兒了。

    原本這隻是一次商議,至少在李顯的心目中是這樣的。然而,和他不能把握的人生一樣,這一次事情的走向也沒能按照他原本設想的方向發展。

    朝禮完畢之後,李顯還沒有開口,殿外就傳來了侍者高聲地傳報:“安樂公主覲見!”

    毫無疑問,昨夜的事,不光李隆基、安金藏知道了,安樂公主也知道了。

    殿外晨間的柔光中,安樂公主身披著五彩絢麗的白鳥羽衣,如同神女下凡一般款款走來。

    當她進入到大殿的時候,朝中百官無論是不是她的擁躉,不無被她的美貌和神姿所迷醉。

    看著盛裝進來的安樂,就算是坐在高高的龍椅中,中宗的臉上還是不能掩飾地露出了一絲驚惶之色對於韋氏和安樂,他的縱容給了他恐懼,如今,他早已經沒有辦法作為君父淩駕於她們之上了。

    他的嘴巴微微張合想要說些什麼,最後卻隻憋出了兩個字:“安樂……”

    話才開始說,安樂已經五體投地跪在了他腳下,這時候,令中宗感到更加心驚的一幕發生了當安樂公主下跪之後,她身後的群臣,陸陸續續地跪了下來,偶有幾個猶豫的,在周邊的人下跪之後,也終究彎了膝蓋。

    “你……”中宗結巴著,“你們這是做什麼?”

    “如今東宮無主,人心浮動,臣女願為陛下分憂,懇請陛下立臣女為皇太女!”安樂公主的聲音響徹殿宇,聽得中宗心驚肉跳。

    

Snap Time:2018-06-24 13:26:41  ExecTime:0.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