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作者:九更2016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  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第273章發亮的黑影(18-06-26)      第272章黃昏(18-06-24)      第271章棄車保帥(18-06-19)     

第232章心機


    安金藏抵達五王子府的時候,已經接近午夜的時分了。

    無論是竹林小院還是如今住著的太卜署,都沒有他踏入五王子府時候那種親近的感覺,和宅邸無關,而是人的緣故。

    劉幽求、仙瑤、高力士,都在這。在這,除鍾離英倩之外,他們是他最親近的人了。

    不過他知道,還遠不到敘舊的時候。

    高力士帶著他直接進了李隆基的臥房,那扇久違的衣櫃的門被打開了。

    那個密室還在,許久未曾使用的緣故,透著一股陳年的濕氣的味道。

    高力士遞給安金藏一盞燭燈,站在衣櫃邊上:“大哥,大家在等你。”他微笑說著。

    安金藏自己提著燭燈,接著並不算亮堂的燈光小心翼翼地往下走著,心潮起伏。

    不大的鬥室,李隆基麵壁而立,而牆上,空空如也。

    “臣安金藏叩……”不知道何故,安金藏看著李隆基的背影,覺得應該行個禮。

    不過他話才剛說了個開頭,李隆基已經轉過身上前扶住了他:“金藏君,不必如此,我還是你的阿瞞。”他滿臉笑容地對著安金藏,“來!”說著他讓他坐在了鬥室的一張椅子上。

    “這些年辛苦了金藏君了。”

    “阿瞞在潞州,又何曾不辛苦呢?”安金藏說道,看著眼前神態自若的李隆基,看來他並不打算和他說他入宮究竟是見了何人,既然如此,他也就不再問這個問題了。

    “不知道劉幽求可曾和你說過,我與仙瑤的事。”李隆基忽然說著,“原本,這事兒得先征得金藏君你的同意才好,隻不過當時山高路遠,今日得向你賠罪了……”

    “你和仙瑤啊?”安金藏沒想到,這麼久沒有見到李隆基,他最先告訴他的,竟然是這個消息,“啊,,這是好事兒,仙瑤能跟了你,也是她的福氣了……”安金藏嘴上這麼說著,但是心中難免有些隱憂,他可以確信,仙瑤的名字,並沒有留在後世各種版本的關於李隆基的“愛情史”之中,他不知道,這其中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金藏君看來……還是孑然一身?”李隆基關切地問著。

    隻是這些問題,對於安金藏來說,都覺得有些不對,這地下的密室,久別的見麵,總不至於,都是為了這樣大半夜的聊家常吧?

    “的確如此,阿瞞,你可是想要說什麼?”

    “隻是想確認金藏君和上官昭容之間,可還有瓜葛。”

    “婉兒?”

    “金藏君不是一直想知道,當年六狐洲的事和上官昭容之間,究竟有何關係麼?”

    “原來是為了這事,怎麼,阿瞞已經知道了?”安金藏坐著的椅子發出了些微的響聲他對這個問題的關注讓他不由自主地人往前傾了一傾。

    “金藏君的事,便是我的事,何況我深愛著仙瑤,當初你為了顧全大局,不願意向皇上複仇,我便記下了這事,派人暗中追查,這些年剝絲抽繭,竟然將線索落到了上官昭容這個意想不到的人身上,也算是令人意外了。”

    “阿瞞主要是為了仙瑤吧。”安金藏半開玩笑地說著。

    李隆基聽了,卻笑了:“什麼都瞞不過金藏君,你是她的少主,你說你對當年的事情許多記不起來,不過仙瑤可從未忘記,雖然這些年在潞州我盡我所能給她最好的衣食住行,但我也知道,這些都不是仙瑤想要的,為你們的族人討回一個公道,才能讓她真正放下過去,與我樂地生活。不過……”李隆基看著安金藏的臉,話鋒一轉,“看金藏君這樣子,也是知道了昭容是當年偽造告密信的那個人吧。”

    聽李隆基說到這,安金藏難免歎了口氣:“知道又如何呢,我隻是不明白她為什麼要這麼做。”

    “其實金藏君這些年在宮中,多少有些機會能找出剛才你所問的這個問題的答案,隻是不願意去問罷了,因為得到了答案,你便再也沒有借口去為她辯解了,也沒了可以不讓自己恨她的理由吧。”李隆基說著,句句戳中了安金藏的心。

    “莫非阿瞞已經知道了?”安金藏眼神複雜地看著麵前的李隆基。

    “金藏君莫見怪,這事,終歸是要解決的,你若下不了決心,也就唯有阿瞞幫你去做了。當年,昭容還是罪婢之身,雖然在祖母麵前嶄露頭角,但所謂詩文才華,在祖母眼中,還不足以成為可以令上官脫罪的理由。”

    “不可能,你說她這麼做是為了讓武皇賞識她?但大食國不也襲擾大唐嗎?六狐洲族人抵禦大食國有功,我們的家鄉有句話,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安金藏立刻說道。

    “金藏君說得沒錯,但這其中卻有個緣故,當時西域四鎮,除大食國虎視眈眈,還有吐蕃人意搶占。我朝曆經貞觀之治,雖然國力有所恢複,但祖母當時並不想貿然和這兩國徹底開戰。”

    “等等,你的意思是說,武皇想要讓吐蕃和大食國兩邊先打起來?”

    “而當時,吐蕃較占上風……安國所在,是大食國搶占西域四鎮的咽喉……”

    “所以,武皇想要犧牲安國,大食一旦占領了安國,吐蕃就會感到巨大的威脅,調轉矛頭將重心放在大食國這?”

    李隆基點了點頭:“也正因為如此,當時不過十六歲上官昭容竟然能洞悉到祖母的心思,主動請纓幫祖母解決這件頭等大事。”

    “如果她成功了,就能讓武皇知道,她是一枚有用的棋子,就可以擺脫罪婢的身份了……”安金藏不無唏噓地說著,“隻是為了她這個目的,六狐洲幾千條人命就這樣白白葬送了。”

    “仙瑤若是知道這些,恐怕昭容今夜就已經人頭不保了。”李隆基說道。

    “阿瞞,這話的意思,你還沒有告訴仙瑤這些?”安金藏說著,卻對自己說這話時候心中忽然升起的那一絲僥幸感到羞愧不已,婉兒為了自己害死了他整個六狐洲的族人,他竟然還在為仙瑤不知道這事而慶幸。

    李隆基見安金藏說完這話忽然沉默不語。

    

Snap Time:2018-08-20 07:53:14  ExecTime: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