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作者:九更2016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  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第271章棄車保帥(18-06-19)      第270章阿福(18-05-21)      第269章過從甚密(18-05-18)     

第224章素顏


    “我得到消息,說安樂公主想要讓皇上將昆明池賞賜給她。這件事情,表麵上看起來,不過是兩個公主鬥富而已,但這件事情遠不是這麼簡單。首先,你也知道,昆明池如今並非是皇家園林。雖然說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但是,昆明池若是真的就此給了安樂公主,這個先例一開,這天下,就真的是要任安樂公主魚肉了。萬事,最怕的就是開了先例這件事。”安金藏神色凝重地說道,“如今皇上被皇後和公主圍繞,朝臣已經很難對這樣的事情進諫了。前陣子還有人因為對安樂買官鬻官的事反對被韋氏派人絞殺了,皇上也不敢對此說些什麼,如今母女專權如此,已經是暗無天日了。”

    “所以你找了上官昭容,因為你說之前太子兵變的時候,她跑去救了皇上,皇上會信任她,對嗎?”鍾離英倩說道。

    “沒錯。”安金藏回答著。

    “但是怎麼讓皇上打消將昆明池賜給安樂公主的念頭呢?想必就算是昭容,也未見得可以輕易撼動皇後和公主在皇上心中的地位吧。”

    “那是自然的,哪有那麼容易的事。這事兒直接講道理是沒有用的。我隻讓婉兒做了一件事。”

    “什麼事?”

    “素顏。”

    “素顏?”

    “沒錯,讓她不化妝去見了皇上。”

    “這是什麼意思?”

    “告訴皇上,宮中妃嬪的脂粉,都需昆明池每年賣魚換來的十幾萬貫錢來買。沒了昆明池,宮中的人都得和她一樣,素顏麵聖了。”

    “哈哈,安大哥,這話可當真?”鍾離英倩忽而笑起來,“皇上信了這話?”

    安金藏見鍾離英倩笑了,便也笑著說:“你是不是覺得聽起來特離譜?覺得皇上不會相信這樣的鬼話?”

    “對呀。”

    “我告訴你,皇上的確不會相信。”

    “那又何必如此做?”

    “咱們不需要皇上相信這話,這話既是說給皇上聽的,也不是說給皇上聽的。”

    “安大哥,這我就聽不懂了,是什麼意思呢?”

    “對於安樂公主的請求,如果皇上當真是一點猶豫都沒有,安樂公主沒有退出來之前,他就應該答應了,但是他沒有。這時候,我們不是告訴他為什麼昆明池不能給安樂公主,而是應該給他個法子,如何妥當地拒絕安樂公主而又不徹底惹惱他的悍妻。”

    “哦,安大哥我明白了,你是說,上官昭容這話,是讓皇上原樣說給安樂公主聽?”

    “正是,似是打趣又不是打趣,但又讓安樂公主無道理可爭,不會借題發揮,這豈不是很好?”

    “原來如此!”鍾離英倩抿嘴笑著,燈影之下,眉眼彎彎,俏麗可人的模樣。

    隻是安金藏說到此處,眼中不由得多了些擔憂:“不過……這次算是讓她收手了,不知道下次還能不能成功。”

    “還有下次?”

    安金藏望向了直棱窗外:“她要的又豈止一個昆明池。”

    “那安大哥,關於安樂公主懷孕這件事……”鍾離英倩欲言又止。

    安金藏明白她為什麼隻說了一半的話,溫柔看著她:“你是想說,如果要對付安樂公主,咱們是不是可以借她懷孕這件事情做文章,但善良如你又覺得不該如此說,猶豫了是不是?”

    鍾離英倩不好意思地點了點頭。

    安金藏微微彎腰,原本個子高出了鍾離英倩許多的他,此時麵對麵看著鍾離英倩:“這些爾虞我詐的事,不適合你,你不必為了我,難為自己思考這些。如今的皇室,若還會為了顧及體麵做些什麼,就不會到了如今的局麵了。安樂公主這肚子的孩子,無論是誰的,都不足以威脅到她如今的地位。”

    鍾離英倩聽了,不由得歎了口氣:“當初我們那麼的多人舍生忘死從太後手中將江山還給了李氏,奈何皇室淪落到如今這般不堪的田地……”

    “但盡人事,各安天命。若萬事都如我們在努力的時候所希冀的結果,古往今來就不會有那麼多文人墨客的怨歎了。”安金藏這話似是說給鍾離英倩聽,也仿佛是在說給他自己聽。

    ……

    一場秋雨一場涼,又一個秋天來臨。

    自從武三思父子死了之後,安樂公主逗留宮中的日子越來越久,儼然是這後宮的半個女主人了。

    這一日她和韋氏共進午膳,聞著了盤中的肉味,就不由得一陣反胃。

    韋氏看得仔細,立刻問著:“裹兒,怎麼了?身體不適?”

    “母親,我有了身孕。”安樂公主說這話的時候,竟然毫無羞愧之意。

    倒是韋氏聽了,被描得過於突兀的雙眉一緊:“誰的?”

    安樂公主也不避諱,反而津津樂道似的對韋氏說道:“母親,你可還記得之前祭祀大典上,你曾私下對裹兒說過有位男子樣貌清秀?”

    韋氏略一回想,立刻說道:“武承嗣的兒子武延秀?”

    安樂公主見韋氏回答得,露出微妙的笑容:“看來母親還記得。”

    “裹兒,不是我說你,武崇訓這才死了多久,你這樣,叫我怎麼向你父親交代?”

    “誰不知道,隻要母親護著裹兒,父親怎會責怪裹兒半句呢?”安樂公主有恃無恐地說著。

    “你怎麼知道我不會責怪你?”

    “母親要是怪裹兒,剛才就說了。”安樂公主嬌嗔地說著,繼而狡黠一笑,“裹兒不日帶那個武延秀來見見母親可好?”

    母女對視了一下,這話中的含義不言自明。

    但是,韋氏沒有拒絕。

    這些在旁人看來驚世駭俗的行徑,韋氏為什麼毫無羞愧的意思?

    因為,她深深地記得,當年,張易之和張昌宗兄弟,是太平公主獻給武則天的。

    武則天可以和自己的女兒共用男寵,為什麼自己不可以?!

    某種意義上,武則天是她的夢魘也是她的楷模,隻可惜,楷模的政治天賦,她無從習得,隻是墮落放縱的部分,是個人都能夠信手拈來,駕輕就熟……

    

Snap Time:2018-06-24 13:15:36  ExecTime:0.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