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作者:九更2016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  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第273章發亮的黑影(18-06-26)      第272章黃昏(18-06-24)      第271章棄車保帥(18-06-19)     

第221章公主的初心

  
  安金藏這話當然是明知故問,就在權力中心的上官婉兒自然知道安金藏問題的答案:“金藏君莫不是來和婉兒做交易的?”
  安金藏臉上沒有笑容:“不是。這不是一場交易。恕金藏直言,昭容此番,恐怕並沒有一個可以進退的選擇,就算你現在地位顯赫,終究不是李姓,有武三思這個前車之鑒,昭容不會不明白這其中的道理。”
  “你這是在威脅我麼?”
  “不是威脅,隻是在說一個事實。”
  “那金藏君的意思是?”
  “金藏是來和昭容談一場聯盟。”
  上官婉兒忽而拿著打量的眼神看著安金藏:“聯盟?金藏君無心仕途,並非是為了自己來的?”這問話的背後,是一絲驚訝,仿佛在說,我竟然不知道你輔佐的到底是誰。
  “為了太平公主麼?”上官婉兒緊接著說著。
  她猜錯了,對於安金藏來說,這很好。他順水推舟地說著:“太平與安樂之間,昭容要做取舍,應該很容易吧?”
  上官婉兒聽了,微微垂下了眼簾,繼續朝前走著,翩然到了安金藏身邊:“公主與婉兒,本來就是朋友,”須取舍。”說完,就從安金藏的身邊離開了。
  安金藏站在原地,沒有回頭看上官婉兒離去的背影,她答應了。
  太平公主府中,依舊是門客如雲。
  她高坐在筵席之上,看著席間高談闊論的文人雅士,心中卻多有些悲涼。
  從客觀上講,武三思的死,對於她來說並不是件壞事。
  她端詳著手堨掍阞M中琥珀色的美酒,心中低語:“當年明堂之前,鐵卷盟誓的人,如今隻剩下她一人了。”她的母親期許的李武和睦,從未曾真正到來過。
  筵席散了,公主山莊的門被扣響了。
  安金藏穿著便服,緩緩進入到公主山莊之中,幾番來去,此時再來的時候,他似乎比從前走得更加從容。
  “金藏君,許久未見了。”太平公主啊看你這赫然出現在自己麵前的安金藏,似笑非笑。
  “公主別來無恙。”安金藏行了個禮,
  “之前宮中那麼大的動靜,金藏君竟然全無消息,如今事了,你倒是來了。”太平公主說著,安金藏自然聽得出,這是在埋怨他不曾將李重俊的事情通風報信。
  “東宮與靜德王的事,公主不知道會如何?知道了又能如何?”安金藏反問著。
  太平公主聽了,忽然大笑了起來:“好你個安金藏,去了宮中也不過這幾日,竟然敢這麼和本公主說話了!”
  “時不我待,金藏若是顧忌身份,拐彎抹角地和公主說話,隻怕是耽誤了大事。”
  “,武三思都死了,如今還有何大事?”
  “我不過去了宮中這幾日,公主莫不是先變了?”
  “變了?變了什麼?”
  “您的初心。”安金藏忽然抬眼直視著太平公主的眼睛,說道。
  初心?太平公主和安金藏麵麵站著,他們此時所站的位置,就是當初安金藏離開公主山莊時候兩人所站之處。
  她的初心,隻向安金藏親口承認過。
  “當年你利用了我的初心,我怎麼知道,這次,你又是故伎重演呢?”
  “時移世易,如今這世上,還有人比公主更適合坐上那寶座的了嗎?”安金藏說著,眼睛都不眨一下,除了他和李隆基自己,誰還能想到那個遠在潞洲的人,
  距離皇帝的位置,千婺U堙A卻正躊躇滿誌,想要幹一番改天換地的大事呢?
  此時,站在安金藏對麵的太平公主,懷著複雜的心情看著安金藏,眼前的這個人,不論說什麼,做什麼,都讓她不能徹底地放下心來,但是,每次,卻也說不出來,究竟是哪媗人不放心,這才是太平公主最覺得擔憂的地方,與此同時,她心堣]知道,這也是安金藏最特別的地方,和她太平這些年來招募的所有的謀士都不一樣。
  太平公主沒有辦法完全信任他,但是卻不得不依賴著他,大約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是公平的,因為她那無法舍棄的野心,所以就必須相應的要冒這樣一個風險。
  兩個人彼此對視了一會兒,忽然懷著各自不同的心情大笑了起來。
  太平公主笑完,先說話了:“也罷,誰叫當初是我先找到的你這大約就是宿命吧,安金藏希望你不要讓本公主失望!”
  安金藏略微行了一個禮,隻簡短的回了一句話:“金藏,定當竭盡全力。”說完,他望了望高高的圍牆之外,夕陽漸漸地隱沒了,就在不遠處的大明宮,又一個夜晚,即將來臨,曾經的腥風血雨,對於這座宮殿來說,見怪不怪,不為所動,仿佛隻要過的這樣一個夜晚,一切都和從前一樣。無論是李多祚,亦或者李重俊的血都不曾有半滴滲入到這座看起來輝煌巍峨,實際上無比冷酷的宮殿中一星半點。
  隨著事情一步步的進展,安金藏見到鍾離英倩的機會越來越少了,這不是說他見不到這個人,而是因為他見到的眼前這個小小的女孩,總是住著那麼一個強悍的靈魂。
  安金藏記得,在現代的時候,曾經聽過一個前輩感慨過,能夠做到很高位置的人,往往要犧牲掉常人難以想象的東西。安金藏回到宮中,看著就算自己的子孫慘遭屠戮,依然淡定的在太卜署中喝著茶的武皇,心想著,眼前的這個女人究竟在她的一生之中,舍棄了多少,才能成為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一個女皇?其實有那麼多和武則天獨處的機會,安金藏很想把曆史中遺留的那些問題,從武則天本人這堣@一得到解答,但是對於武皇,他總是有一種沒有辦法克服的敬畏,眼前這位可是女領導中的戰鬥機,他實在不敢將話題引向關於她曾經參與的那些權力鬥爭當中最為隱私的部分,但是今天他忽然很想和武皇來一次長談,因為,他擔心,也可以是說他覺得必然的,武皇總會歸於她該去的地方……
  

Snap Time:2018-10-16 10:12:32  ExecTime:0.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