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作者:九更2016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  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第271章棄車保帥(18-06-19)      第270章阿福(18-05-21)      第269章過從甚密(18-05-18)     

第216章婉兒的危機


    李多祚順著他的目光望去,不由得雙眉一沉那是上官昭容的住所,梨棠院。

    “今天,誰都逃不了!”李重俊陰仄仄地說著,忽然調轉方向朝著上官婉兒的住所奔襲而去。

    而此時,在另外一個方向,安金藏也正全速地朝著上官婉兒那兒跑去。

    此時的大明宮,顯現出一種令人詫異的井然有序。

    就算是此時,李重俊已經殺入宮中,中宗李顯和韋氏竟然並不認為這一場兵變的最終落點是在他們這。

    其實,就算是現在的李重俊,也並沒有想清楚自己到底要怎樣。

    而安金藏也意識到了這一點,但是,在他意識到這點之後,他很想到了另外一個隱憂,在李重俊入宮的路線中,最先抵達的不是長生殿,而是會途徑上官婉兒的梨棠院。

    那一次,在漢白玉橋邊,李重俊對上官婉兒的那種恨意,安金藏並沒有忘記。

    盡管,關於通天大王,關於六狐州,他和上官婉兒之間,有太多的恩怨難以說清。

    可是,在這生死攸關的一刻,安金藏還是心軟了,他給自己找了許多借口,比如他要等事態平息,與她當麵對質,問清當年的事……

    但是,借口,終歸是借口,他自己也知道。

    如今在這,沒有劉幽求會站出來嘲笑他慫,也沒有仙瑤因為他拯救仇人和他冷戰。

    他隻需要聽從自己的內心行事。

    而這時候他的心,不希望上官婉兒就這樣死於非命。

    所以在武皇似笑非笑的注視中,安金藏飛奔離開了太卜署。

    果然,當他抵達梨棠院的時候,已經看到了不遠處滾滾的煙塵李重俊果然帶著人殺過來了。

    而上官婉兒此時,正在寢宮之中。

    原本,連安金藏都知道李重俊的事,上官婉兒怎麼會不知道。

    隻不過,這日竟是巧了,上官婉兒因為前一天處理政事到了深夜,今日竟然過午還未醒來。

    況且,宮中的人,都還沒搞清楚這李重俊究竟是在幹嘛,大半的人以為是護衛皇上來的,許多都安之若素,梨棠院,竟是沒有人去喚醒上官婉兒。

    隻有安金藏急匆匆地衝了進去,見到梨棠院的人就問婉兒在何處。

    倒是把上官婉兒給吵醒了。

    “金藏君所來何事?”上官婉兒輕挽了發髻,隻穿了一件隨常的淡藍紗衣從內出來,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安金藏見了她,便拉著她一路朝著後門的方向奔去:“先跟我來!”

    他來不及解釋。

    “出什麼事了?”上官婉兒一麵跟著他跑,一麵喘氣問著。

    “李重俊兵變了,正朝你這兒來!”安金藏麵跑,一麵說道,話音剛落,他們身後的宮院內就傳來慘烈的嘶喊,他們前腳剛離開,李重俊的人後腳就趕到了。

    “上官婉兒在哪!”不知是誰,高喊著。

    “別看了!跑,他們找不到人很就會追來的!”安金藏用力拽了一把還在回望的上官婉兒,知道這是命懸一線的時刻,“跟我去太卜署,李重俊應該不會去我那。”

    但是,上官婉兒的腳步卻放緩了。

    “婉兒你在想什麼?再不跑,就死定了!”安金藏焦急起來,他回頭看了一眼梨棠院,殺紅了眼的士兵已經順著他們逃跑的路線追趕過來,安金藏拉著上官婉兒躲在了一尊石獅後麵,生怕被追兵發現了蹤跡。

    但是此時的上官婉兒竟然甩開了他的手,堂而皇之地走到了路的中央。

    安金藏大喊著:“婉兒你回來,你在做什麼?!”

    但是上官婉兒此時看他的眼神,讓他覺得陌生。

    上官婉兒並沒有他想象中的慌張,隻對他說著:“太子作亂,就算婉兒今日逃了,又能逃過幾時?”

    遠處聽到了亂軍的叫囂聲他們看到了上官婉兒,已經全速追趕而來。

    而上官婉兒最後看了他一眼,忽然提裙朝著和太卜署不同的方向奔去,那是去往長生殿的方向。

    在這生死攸關的時刻,安金藏恍惚回到了孩提時代,仿佛在某個親戚家翻到過一頁白話的唐史,那是太久遠的事,他原本早已經忘記,此時卻鬼使神差地如此鮮活地從他的腦海之中蹦出來那書上說,太子兵變要去捉拿上官婉兒,而上官婉兒卻急中生智直奔向了唐中宗和韋皇後的寢宮,告訴他們,太子要來殺了他們。

    李重俊興許是脅迫韋皇後,但是,就算在這時候,他也不會有要殺了皇帝的意思。

    剛才上官婉兒的眼神,安金藏不會忘記那不是一個他為之著迷的風花雪月的才女的浪漫眼神,那種冷靜,哦不會,冷酷,是來自一個成熟的政治家的眼神。

    他不需要懷疑,那忽然出現在記憶中的這段記載的真實性。

    上官婉兒沒有跟他走,她去了長生殿,她要把李重俊的兵馬引誘過去,讓一切看起來就像是衝著皇帝和皇後去的。

    隻有這樣,讓李重俊背上君的罪名,讓他徹底覆滅,她才會真正安全。

    而他,安金藏的太卜署,給不了她這樣的庇護。

    追兵的目標是上官婉兒,安金藏無處可逃,隻能希冀躲在這個石獅子後麵,可以不引起這些殺紅了眼的亂軍的注意。

    隨著那些追擊的腳步聲越來越近,他的心也跳到了嗓子眼。

    他開始後悔,劉幽求那個破蕃帽兒其實還是挺重要的,如果之前有人攔著他,他就不會冒這趟險了,而現在看起來,上官婉兒也並不見得需要他拯救。

    現在倒是他,處在一個孤立無援的狀態之中,無處可逃了。

    更糟糕的事情還在後麵,事與願違,就這麼一尊石獅子,怎麼可能完全讓他隱藏起來。

    追兵很到了,隻聽到一人高喊:“這有人!”

    霎時間,七八個滿臉血汙的士兵已經將安金藏圍了起來。

    安金藏看著他們手中沾著鮮血的刀斧,自己赤手空拳,幾乎在劫難逃了。

    他猛咽了一口口水,這危機來得實在太突然了。

    正在這個時候,他們之中忽然出現了一個人……

    

Snap Time:2018-06-20 09:53:11  ExecTime:0.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