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作者:九更2016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  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第271章棄車保帥(18-06-19)      第270章阿福(18-05-21)      第269章過從甚密(18-05-18)     

第206章看不透的婉兒


    安金藏視線望去,被刻意調暗的宮燈之下,有個人就站在不遠的地方,盡管是夜幕籠罩,但依舊可以看出那個孑然立在燈下的人,是上官婉兒,原來她一直都守在外麵,等候著消息。

    怕事的李顯忙不迭地又溜回了寢殿,全沒有一個皇帝的樣子。

    安金藏愣愣地站在原地,不知道該不該走過去。

    兩個人兩兩相望了一下,還是上官婉兒先邁開步子朝他走了過去。

    “跟我走吧。”她低聲對他說著,朝著長生殿外走去。

    安金藏默默地隨她出去,一時間,兩人都不知道該說什麼。

    總算離開了長生殿的地界,又是這樣無眠的深夜,上一次在這個時刻相逢,還是下著鵝毛大雪的時候。

    “今日,多謝你幫我了。”安金藏客套著,他沒想到有一天,他需要和上官婉兒客套著。

    “不必,她這麼做,也有些是因了我的緣故。”上官婉兒輕柔地說著。這個話倒是讓安金藏感到意外了。

    “這件事和你有什麼關係?”

    “因為她知道了你與我的事,,其實也並沒有什麼……”

    “你們倆不是閨蜜麼?她還有這愛好?搶閨蜜的前男友?”

    “閨蜜?”

    “哦,就是閨中密友的意思。”安金藏解釋著。

    上官婉兒輕歎了一聲:“大約,那時候她得不到太後的讚賞,而我忽然被太後看中,自那次之後,心中便存了些不平之心,總要事事在我之前,然而,她如今已是貴為皇後,本不必如此了。”

    “原來是塑料花姐妹情……”安金藏嘀咕著,“不過還好,看樣子,也不是皇後真的看上我了,這倒是讓我釋然了。”

    “此事總歸是因我而起,算是對不住你了。”上官婉兒黯然說著。

    夜風乍起,安金藏見她如此,不免心生憐惜,安慰著:“你大可不必如此,這不是你的錯啊。”

    也許是夜太深了,也許是太久沒有見到安金藏了。

    上官婉兒忽而感慨著:“金藏君,你是胡人,你應該聽過一句話人心之間,有路相通……然而,婉兒卻常常找不到那通往人心的路在何方。”

    這感慨之後的話,安金藏全沒有聽進去,因為,在上官婉兒說完那句諺語之後,竟然說出了讓安金藏這一晚中最令他震驚的話那是這句諺語的原文,古波斯語,盡管安金藏完全都聽不懂,但是他聽仙瑤說過許多次,那語調,絕對是古波斯語沒錯!

    然而,這並不是他希望能從上官婉兒那聽到的話。

    眼前伊人如斯,卻讓他看得格外陌生了。

    她是到目前為止,他在這宮中能找到的把古波斯文說得最溜的那個人。

    而武皇的顧左右而言他,狄仁傑的諱莫如深,在此刻,竟然都能說得通了。

    因為他們都知道他要找的這個人,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嗎?

    這,這不可能!安金藏在心中竭力地否定著。

    但是,武皇說,他和上官婉兒總有一天要成為敵人,這種宿命般的論斷,或許不是因為所謂的各為其主,而早已經是事實呢?

    他越是不願意深入地想,越是難以控製地想著,這些早已存在在他腦海中,日思夜想得不了答案的片段,如今如鋒利的冰片不斷地劃傷著他的心髒,直到鮮血淋漓。

    他甚至沒有力氣可以再多追問一句,你為什麼會這麼流利的古波斯語。

    事實上,徹夜未眠的脆弱精神完全支撐不起他此時的驚愕和紛亂,沒有辦法和上官婉兒再多說一個字。

    “金藏君?”見他許久沒有應答,上官婉兒轉頭去看他,安金藏早已遁逃在了黑暗之中,不見了蹤影。

    ……

    太卜署,他瘋了一樣的衝入到了鍾離英倩的房間,此時天未大亮,安金藏幾乎是跌跌撞撞地衝進了房間。

    撞倒了身邊的花架,一個瓷瓶落地,在寂靜的黎明之前,瓷器碎裂的聲音仿佛穿透太卜署上漸亮的天空,也驚醒了熟睡之中的鍾離英倩。

    而沒有哪個時刻,安金藏希望這個從榻上坐起的女孩,不是她自己。

    “是媚娘,是媚娘嗎?”他囈語似的,瘋魔了似的,直愣愣地盯著鍾離英倩,一步步朝她走去。

    這神態驚到了鍾離英倩,不自覺縮到了身後的牆上,結結巴巴:“安,安大哥,你這是怎麼了?”

    “是你,妹子是你……”安金藏言語中無法掩飾的失落。

    漸漸回過神來的鍾離英倩放下了慌張,下了床朝著六神無主的安金藏走去,小心翼翼地問著:“安大哥,你這是怎麼了,從沒見你這樣……”

    安金藏看著眼前一臉關切的鍾離英倩,心中的孤獨與無助無處躲藏,忽然抱住了僅穿著一身絲袍。

    鍾離英倩驀然被安金藏緊緊抱著,一時間不知該如何自處了。

    隻覺得安金藏微微顫抖著,不知道是不是在無聲地哭泣。

    “英倩雖不知道安大哥遭遇了什麼,想必是很傷心的事,難道……”她在這事上,出奇地敏銳,她本想說“難道是和上官昭儀有關?”然而,又不敢說出口,怕是真的,就傷了安金藏的心。

    隻能這麼默默地,就讓安金藏抱著,靜靜地等著直欞窗中透進來的光一點點變成金色。

    此時在安金藏的懷的鍾離英倩,如同一根纖細的蘆葦,柔韌得仿佛隨時會被風吹折,卻是安金藏在這汪洋的沉溺之中,此時此刻,唯一可以依靠抓緊的憑依。

    隻有在這夜之後,他與上官婉兒之間,欲斷還留的愛戀,才算徹底地割舍了。

    無論如何,六狐州的數千冤魂背負在他的肩上,他那點微不足道的情愛,如何抵得過去。

    那一個在暗夜中看似溫柔如月下墨梅的身影,如今回想來,有太多的看不透徹在她身上。

    那雪夜中的貪戀是真的,那眉間為他留下的烙印是真的,然而王朝更迭,前朝後宮,多少人在這動蕩中悲慘死去,隻有她,上官婉兒,從才人成為了婕妤。

    

Snap Time:2018-06-20 11:43:11  ExecTime:0.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