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作者:九更2016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  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第271章棄車保帥(18-06-19)      第270章阿福(18-05-21)      第269章過從甚密(18-05-18)     

第204章難言之隱


    “也是……”安金藏對自己笑了一下,“我哪懂得您曾經那種感覺,現在,我就覺得好像你知道我的一切,但是我對你依然一無所知,盡管你傳奇的一生人盡皆知。”

    “我也並不是全知道你的所想,你甚至都不是我所認為的那個安金藏。”武皇的每個字都犀利如刀。

    安金藏憨笑著:“真是什麼都瞞不過媚娘大大你的眼睛,不過……媚娘大大,你既然看穿了一切,為什麼依然不肯告訴我‘通天大王’究竟是誰?如果他不是你的阿顯也不是他的皇後,當年還有什麼人可以,或者說有必要做這件是呢?”

    這次,聽到安金藏說起這個話題的武皇沒有立刻消失,隻是嘴角一翹:“平時這麼機靈的一個小子,竟然在這件事上和鬼打牆似的,我不會再勸你放棄什麼,畢竟將來的悔與不悔都是你今日的決定,我隻能告訴你,答案,我早已經給了你。”

    盡管不是馬上消失,武皇說完這些沒頭沒腦的話之後,終究是倚在安金藏身上驟然睡去了。

    安金藏歎了口氣,抱起鍾離英倩的身體,將她放在了床上,不知道武皇所說的“鬼打牆”到底是什麼意思。

    然而,此時夜深,太卜署卻來了人了。

    這人不是高延福,卻是皇後寢宮的侍者。

    “安令君,皇後召見您呢。”侍者說著。

    “現在這個點?”安金藏心咯一下,忽然有了不祥的預感。

    但是,皇後召見,不可能不去。安金藏隻好跟著侍者去了長生殿。沒錯,就是後來大名鼎鼎的長生殿,武皇在世時,這個地方還叫長生院,韋氏當了皇後之後,就立刻擴建了長生院,規模比原來大了好幾倍,改了個名字叫長生殿。

    什麼地方不擴建,偏偏要擴建這個武皇生前和男寵們縱情玩樂的地方,還自己住了進去,究竟用來做什麼已經明顯得不能再明顯了。

    安金藏覺得,在對待武皇的態度上,韋氏顯得很矛盾,一方麵,他相信韋氏是恨她的,畢竟她前半生的不幸都是武皇一手造成的。但是另外一方麵,自從韋氏當了皇後,仿佛又把武皇當做了人生楷模,不,應該說是武皇的狂熱追隨者,各方麵效仿著,甚至是晚年放縱的這方麵。

    不過,對於這件事,安金藏一直是抱著鄙夷的眼光的,漫說韋氏在政治上全無武皇的天賦,就單說意誌和胸襟,就遠遠不及了。

    不過想想武皇之後的曆朝曆代,也有不少實際的女性掌權者,卻再沒有人能成功稱帝,真得套用一句廣告:武皇是一直被模仿,從未被超越。而韋氏,就是她的第一個拙劣的模仿者。

    被建造得極盡奢華的長生殿出現在了安金藏的視線。

    由於韋氏的高要求,自從中宗登基以來,直到近日,長生殿才算正式修繕完畢。長生殿一完工,韋氏就迫不及待地搬了進去,這算是韋氏在長生殿的第一晚,想到這個,又想到她的召見,安金藏不能不多想。

    深夜的長生殿燈火通明,唯一不同的是,那些代表著武皇少女心的七彩斑斕的幔帳,並沒有出現在越發顯得空曠的大殿之內。

    這大約和韋氏缺乏的安全感有關,被軟禁監視了多年,她害怕那些目光所不能及的角落,害怕有人在那窺視著、記錄著,向他們的主人告密著。

    盡管,她的理智知道,這些日子早已經不複存在,但是,這種恐懼,已經深入骨髓,怎麼都擺脫不了了。

    大殿燈火通明著,的侍者們不敢麵帶倦色,依舊兢兢業業侍奉著,沉默著。

    而這繁複奢華的裝潢與空曠的室內,越加顯得這個長生殿的空虛,一如韋氏內心的蒼白。

    已經是盛夏時節,韋氏身披著一層紫色繡金絲盤花紋的薄紗,背對著安金藏站在一麵鎏金繁花浮雕背景牆麵前,即便是著衣的顏色,她也要隨著武皇的偏好金色和紫色。

    隻是,同樣的色彩,她用在一件薄紗的睡袍上,全沒有了武皇所穿時候的尊貴,反倒多了幾分豔俗,這位曾經的美少女,在美貌褪去之後,並沒有留下歲月沉澱的氣質,反倒是像個中年發跡的女暴發戶,而這樣的女暴發戶,自然看不出,安金藏並不適合作為她發展的小白臉對象。

    “皇後殿下。”安金藏在她身後行禮著。

    韋氏轉過了身,臉上依舊還帶著厚重的妝容,然而在這令人疲乏的夜,這濃妝盡管手法精致,依舊看起來像缺乏天賦的畫師搪塞的油彩,顯得雜亂甚至有些肮髒,她塗得過於紅豔的幹癟的嘴唇舒展開來:“安令君,免禮。”

    說完,人已經走到了安金藏的近前。

    安金藏卻低著頭,不敢看她半分,心全速地搜羅著逃避這場桃色陷阱的法子,其實說陷阱,倒也不妥,至少韋氏主觀上並不是要陷害他什麼,但是做韋氏的麵首還不如當年做武皇的麵首,失了他這個母胎單身的大齡青年的貞操也就算了,這人老珠黃的韋皇後,實在也太委屈他自己了。

    他正在想法子的時候,韋氏的手已經搭到了他的肩上:“安令君,本宮覺得,這太卜署的署令,對於你來說,可真是大材小用了呢,從前你在宮中那麼久,本宮沒有注意你,可埋沒了人才了。”

    韋氏湊得太近,呼出的氣息掠過安金藏的耳廓,癢得他隻想去撓兩下。

    “額,皇後殿下……”安金藏說著,肩膀一溜,韋氏搭著的手著了空,“金藏對於現在的職位已經很滿意了……”

    韋氏的手在半空中,停了片刻,嘴角冷笑著收了回來:“安令君這是要拒絕本宮的意思?”

    “不不不,這是多少人盼不來的機會,金藏怎麼會想要拒絕……”安金藏連忙說著,“隻是……”他忽而跪了下來,“臣罪該萬死,年輕的時候,玩得過了,落下了難言之隱……”

    

Snap Time:2018-06-20 11:55:55  ExecTime:0.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