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作者:九更2016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  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第271章棄車保帥(18-06-19)      第270章阿福(18-05-21)      第269章過從甚密(18-05-18)     

第180章燒出來的字


    長安的南郊,祭台高築。祭酒主持著懿德太子的祭祀活動,這是近年來,祭祀懿德太子最隆重的一場。

    東宮之中,也是少有的忙碌。

    因為,按照慣例,這種祭祀,在任的太子需要主持獻祭事宜。

    祭祀在古代,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對於獻祭這件事情,太子李重俊顯得格外上心,已經認真準備了足足一個月有餘了。

    祭祀需要一早進行,前一天晚上,李重俊索性一晚上沒有睡,反複練習著獻祭的過程。

    隻是眼見著天漸漸亮起來了,但是遲遲不見有人送祭服過來。

    “你去祭酒那問問,祭服到底好了沒有。”李重俊終於忍不住,打發侍者去問了。

    在等待侍者回來的這段時間,李重俊顯得很焦躁,越是準備得多,越是在意結果,侍者終於回來了。

    但是卻是兩手空空的。

    “祭服呢?!”李重俊問著。

    但是他麵前的侍者卻唯唯諾諾:“太,太子殿下……”

    “出什麼事了?”

    “祭酒說,先前皇後已經下了旨意,此次祭祀懿德太子,主獻是皇後自己,並不是太子您,所以,沒有給您準備祭服……”

    “不可能!這是祖宗傳下來的規矩,她,她算什麼?怎麼可以任意篡改!”李重俊歇斯底地怒吼著。

    但是他似乎忘記了,當年在李旦做皇嗣的時候,有一年獻祭,也並不是李旦主獻的,主獻的那個人是武三思。

    李重俊一腳踹翻了邊上的一張案幾,案幾上,堆滿了這幾日他為了研究祭祀而找來的許多書籍卷宗,如今,它們散亂一滴,都仿佛在嘲笑他。

    “下去!你們都給我下去!”李重俊大吼著,“這個祭祀,我不去了!”

    然而,更加傷人的事情還在後麵,因為,根本沒有人在乎他去不去,他還打算等著有人來催的時候,擺點姿態給皇後,說自己不去,但是,從頭到尾,沒有人來找他。

    而站在闕樓上眺望過去,大隊的人馬早已經浩浩蕩蕩往南郊祭祀的地方去了。

    韋氏坐在攆輿之上,輕蔑地瞥了一眼東宮的方向,仿佛知道此時的李重俊正望著自己的方向。

    “母親。”一旁,安樂公主問著,“怎麼沒有見到李重俊呢?”她甚至都不高興在背後稱呼他一聲太子。

    “你潤兒哥哥的忌日,有你就夠了。”韋氏轉頭對著安樂微笑說著。

    而聽到這句話的安樂公主,臉上綻放出如驕陽般的燦爛笑容,她在這句話中,領會到了更深層的意思。

    在日漸升高的朝陽中,祭祀終於拉開了序幕。

    在肅穆的禮樂中,韋氏手捧著特殊的祭品,朝著高高的祭台一步一步地走去。

    這份祭禮,是韋氏特地準備的,那一件血衣,她終於下定決心,還給她的潤兒了,畢竟,她要朝前走去,要把她潤兒都沒有享受過的那份榮華和極樂也享受過來。

    一旁,祭酒高聲誦讀著歌頌懿德太子的祭文,麵前,祭壇的中央,已經燃起了熊熊的火焰,韋氏用力甩起了那一件血衣,純白的衣衫帶著已經暗紅的血漬,在空中劃過一道完美的弧線,落入到了火焰之中。

    然而,就在它燃燒的那一刻,韋氏忽然失控了一般,搶過了祭酒手中的禮杖,直搗著火焰的中心,把那件幾乎要燃盡的衣衫挑了出來。

    緊接著瘋子似的整個人撲倒在了衣服的殘片上。

    祭祀的現場傳來竊竊私語聲,沒人知道,皇後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而皇後顫抖著雙手捧起已經被燒成了殘片的衣衫,涕淚橫流:“我的潤兒,我的潤兒,是你嗎?!”

    李顯此時已經衝到了韋後身邊:“香兒,出什麼事兒了?”

    “是潤兒……”韋氏隻是像著了魔一樣,喃喃念著,而此時李顯看到她手中的殘片,衣服上依稀可以看到“母親”二字,反反複複,都隻有“母親”二字。

    這讓乍一看到的李顯,也立刻百感交集,多少黑暗的看不到的歲月,還有那令人心碎的往事,一下子都湧上了心頭。

    “皇上,潤兒還沒有走!”韋氏看著李顯,執著地說著,“我要把他找回來!”

    此時,皇親國戚、文武大臣都在,高高的祭台之上,皇上與皇後的對話,下麵的人都隻能聽到些隻言片語,並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隻有太平公主似乎猜到了一些事情,畢竟,安金藏和她說過,懿德太子的忌日要到了。

    隆重的祭祀儀式,在這個突如其來的插曲之後,繼續勉強完成了。

    回到了公主山莊的太平直奔著竹林小院而去:“安金藏,安金藏你給我出來!”她一進到小院之後,就喊著“安金藏”的名字,在這靜謐的小院中,太平的聲音的聲音顯得格外響亮。

    安金藏倒是不著急,他是專等著太平公主回來,因為知道她從祭祀上回來多半會來找他,但是卻也不急著見她。

    不緊不慢地,他掀起落下的竹簾,露出那張俊美的胡人臉龐:“公主總算回來了。”

    “我問你,你怎麼知道懿德太子的祭祀大典上會出事?”太平見了安金藏,立刻上前問道。

    “我不知道,我隻是估計了一下,隻能說,這次估計得還挺準。”

    “估計?估計什麼?”

    “估計韋氏會在祭祀上,把你送給她的李重潤的血衣燒掉。”

    “那件血衣有古怪?”

    “若是遇到火,韋氏應該會看到些東西。”

    “是你做的手腳?”

    “就是運用了一些在我的家鄉學習來的化學知識罷了。”安金藏笑著說著,“說起來還是諜戰片學來的,你們不用牛奶,我就搞了些羊奶,寫了些字在那件衣服上。那衣服都是血汙,這些字跡本來混在其中並看不出來。隻不過,隻要遇到高溫,羊奶會最先燒焦,然後就會有字出來了,韋氏看了,可不是會覺得是她兒子有話要對她說麼?”

    “哼,盡是些裝神弄鬼的把戲!”

    “但是大家相信就好啦。公主,此事,隻有你知我知,才能成功。”安金藏叮囑著。

    

Snap Time:2018-06-24 13:21:18  ExecTime:0.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