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作者:九更2016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  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第271章棄車保帥(18-06-19)      第270章阿福(18-05-21)      第269章過從甚密(18-05-18)     

第178章一起住


    “當然記得,那是你假造了李重潤的血衣讓我獻給皇後的,如何?”太平公主問著。

    安金藏低頭一笑:“公主你說那血衣,皇後還留著嗎?”

    “這個我如何知道?”

    “我是胡人,若我說在我的家鄉學了借血通靈的本事,你說皇後可會相信?”安金藏抬起頭說道。

    太平冷笑一聲:“你想假扮李重潤不成?”

    “有何不可嗎?”

    “你想讓本公主引薦你?”

    安金藏壞笑了一下:“金藏也不是公主第一個引薦到後宮的人物不是麼?”

    “不過我貿然說你能借血通靈,未免太過刻意了吧?”

    “那是自然,隻是不知道公主是否還記得天授年間,神都太極宮中鬧鬼之事?”

    “竇德妃的鬼魂?後來不是說是戶婢韋團兒裝神弄鬼麼?”

    “是,雖然之後事敗了,但這效果還是有目共睹的。”安金藏說著。

    “你的意思是……”

    “我不是要公主立刻直白地說要引薦我,隻需要公主偶爾想韋氏提及我有這個本事就可以了。她到了需要找我的時候,自然會來找我的。”安金藏眼神清澈地看著太平,每當這個時候,就是他最有主意的時候。

    太平卻不確定,疑惑地說:“你這麼有把握她肯定會來找你?”

    “是,靜觀其變。”安金藏回答著。

    兩人正說著,竹林小院的拱門之外,一個侍者輕敲了一下懸掛在門上的木牌。

    這是太平公主的意思,在這個竹林小院之中,他們談話時不得有任何人靠近,若是有事,就敲擊下拱門之下懸掛的木牌,隻有太平同意之後,才可以進來。

    聽到木牌敲擊的聲音,太平聲音洪亮地對侍者說著:“進來吧!”

    侍者這才微微躬身,緊步向前到他們跟前:“公主,外有訪客。”

    “嗯?來找我的?”太平問著。

    侍者抬眼看了一眼安金藏:“不是,是來找安校書的。”

    “找我?”安金藏有些意外,“誰知道我在這?”

    “來人自稱是太醫署醫正鍾離英倩。”侍者回答著。

    安金藏一聽,心“咯”一下,他可沒告訴鍾離英倩自己在太平公主這,而能想到他在這,並且單槍匹馬找上門來的,這個人,絕不是鍾離英倩本人。

    一旁,太平公主頗有微詞:“怎麼,一向守口如瓶的金藏君,竟然對一個女醫正管不住自己的嘴巴,走漏了消息麼?”

    安金藏沒有否認,因為這事兒沒法和太平公主解釋,隻好應著:“英倩不是外人,可以信賴。”

    說著,立刻起身,問侍者:“人在哪?我立刻去見她。”

    “正在前廳候著。”侍者說著,轉身帶路。

    安金藏和太平公主不約而同地到了前廳,遠遠地,看到鍾離英倩背著手,專心抬頭看著牆上的字畫。

    “這幅顧愷之的《秋江晴嶂圖》,連我都沒有見到過,原來一直都懸掛在你家前廳。”鍾離英倩沒有轉身,先對已經走到她身後的太平公主說道,說完才轉身,看著眼前的兩個人。

    安金藏一聽口氣,就知道不對勁了,但是太平公主自然不知道,不由得一雙杏眼翻了個白眼:“好大的口氣,本公主藏的寶物,又何止這《秋江晴嶂圖》,你沒見過的多了去了,見了本公主,怎麼還不行禮?!”

    一聽太平公主這麼說,安金藏反而慌了,眼前這個人可不是鍾離英倩,而是武皇啊,她太平公主的老媽,如果行禮,太平公主可真是要五雷轟頂了,於是,立刻對太平公主說道:“額,英倩她最近身體不大好,咱們這是在私人的地方,給我個麵子,給英倩免了這個禮數了好不?”

    太平公主還沒發話呢,安金藏已經看到他對麵的武皇嘴角一咧,眼看著又要說出什麼驚人的話來了,他立刻踏出一步,上前抓住了武皇的胳膊,拽到一邊,小聲叮囑著:“媚娘大大,我知道公主是你閨女,但是現在在她眼,你就是太醫署的一個小醫正啊,她的母親已經死了,您可別和她計較了,不知者不罪對吧?”

    他說完小心翼翼地看著武皇臉上的表情,但是隻見武皇臉上忽然露出了狡黠的笑容,這讓安金藏心不安了起來:“媚娘大大,你想幹嘛?”

    剛說完,武皇忽然反過來,一把緊緊挽住了安金藏的胳膊,把臉往他肩膀上一靠,故意大聲地說:“安大哥,之前咱倆都住一起了,如今怎麼撇下我獨自搬到公主這了,我也要一起住過來!”

    安金藏沒防備她忽然來了這麼一招,而且是在太平公主的麵前,隻能說武皇可真是放得開。

    但是,他可是下不來台了,又不敢推開她,隻能任由她這麼緊靠著,不敢動彈半點。

    隻聽到不遠處的太平沒好氣地說:“,咱們的金藏君倒是挺風流。”

    “哎,你別這樣,公主還在這……”安金藏隻能無力地說著。

    “那,我能住過來麼?”武皇不依不饒地說著。

    “罷了,既然金藏君說你是自己人,本公主不是小氣的人,一切聽金藏君自己做主。”太平爽氣地說著,隨即繞到安金藏麵前,看了看“膩歪”的兩人:“金藏君素來機敏,可別在女人這件事上栽了跟頭。”說完就拂袖而去了。

    安金藏有口難言,實在想說,自從來了唐朝,在女人這件事情上,他可的確沒有少栽跟頭,尤其是在武皇這。

    看著太平走遠了,武皇才放開了安金藏,露出本來的傲然神態:“自從太平嫁給武攸之後,我還真沒來她這過,想不到竟然建得不輸後宮。”

    “喜歡排場這件事情上,不是像您麼……”安金藏說著,想起了那恢弘的明堂,更遑論什麼集仙殿、長生院了。

    “,太平像我的地方何止這些。”武皇說著,隻是這話,安金藏聽不出是褒是貶。

    “她可是您最寵愛的女兒,您要是住進來,不怕被她瞧出什麼破綻麼?”安金藏最後掙紮著問,希望武皇能後悔。

    但是,武皇是從來不後悔的,她連看都沒有看他一眼……

    

Snap Time:2018-06-24 13:25:12  ExecTime:0.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