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作者:九更2016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  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第271章棄車保帥(18-06-19)      第270章阿福(18-05-21)      第269章過從甚密(18-05-18)     

第173章燒紙


    李隆基這時候才伸了個懶腰:“說來也是,折騰了一天,累了。”說著往自己房間走去了。

    看著李隆基大搖大擺地進了自己的房間,安金藏拉住高力士,小聲問著:“你們大晚上的,怎麼會經過羽林軍的營地?那地方離市坊都很遠啊。”

    高力士欲言又止的樣子。

    安金藏一看,就知道這其中有古怪,說道:“力士,你知道的,我是全心向著阿瞞的,大可不必對我有所隱瞞。”

    “大家倒也沒有說不告訴你……是這樣,日間我陪著大家參加今年春季圍獵,偶然聽到今年拔得頭籌的韋播和那高嵩之間的談話,說是什麼葛福順對他不滿,晚上要好好教訓等。大家一向不喜歡多事,不知道今日為何,帶著力士和侍者晚上去了羽林軍的營地,果然見到那韋播正毒打這個葛福順和陳玄禮呢,他看不下去,就把這兩個人救下來了。”

    “還有這樣的事……”安金藏喃喃著。

    此時,鍾離英倩忽而在他身邊說著:“這孩子比你有悟性多了。”

    一聽這口氣,安金藏就心知不妙,看著眼前的高力士,尷尬笑著:“嘿嘿,力士,你也休息去吧,相比也累了。”

    “多謝大哥,我不累……”高力士還沒說完,就看到安金藏拉著鍾離英倩急匆匆地離開了。

    “媚娘大大,你現在還真是想什麼時候出來,就什麼時候出來啊你!”安金藏在武皇耳邊咕噥著。

    “那是,我得先回趟房間。”說著,武皇一手甩開安金藏,大步朝前走去。

    安金藏緊步跟著她進了房門,看到她已經拿起一張紙條,放在燭火之上,燒了個幹淨。

    “這是什麼?”

    “留給你家丫頭的口信,誰叫你這懶貨這麼早睡下了,不然我也不用這麼麻煩。”

    “額,不早了……那是我作息健康好吧,說起來,請教一下,聽您的口氣,您知道阿瞞為什麼會這麼做?”

    “難道你不知道?”

    “啊,難道……我隻是不敢想。”

    “你不是應該比我早發現三郎的潛質麼?當初我高居寶座,果然雲遮霧繞,很多人和事看不真切了呢!”

    “媚娘大大您這是謙虛的話,您是我見過最一門兒清的領導了。”

    “哼,漂亮的話,不必和我說了。”武皇翻了個白眼,“你既然知道那孩子這麼做的原因,那你應該何如,就知道了吧?”

    “這個,我一直在努力啊……”安金藏開誠布公地說,“說實在的,我一直認為,他是你最合適的繼承人,但不知道為什麼一直努力,卻總是南轅北轍……”

    “那就說明努力得沒在點子上。”

    “還請媚娘大大點撥一二……”安金藏現在都怕說這話,因為每次這句話一說,武皇肯定就開溜了,果然,他的擔憂沒有道理,他話音剛落,鍾離英倩就又在他麵前昏了過去。

    安金藏將鍾離英倩放在了床上,自己打開門走到了外麵,此時夜空中繁星點點,如夢如幻。

    “我的努力全不在點子上?”他喃喃著,很奇怪,他知道武皇說得是對的,但是,他該何處呢?

    他抬頭視線所及,看到屋頂上,一個人夜風中衣袂飄揚,正望著他,是仙瑤。

    “仙瑤,你在那兒做什麼?”安金藏輕喚著。

    但是仙瑤什麼都沒說,躍下屋頂消失了。

    “仙瑤……我欠她一段六狐州的往事……”安金藏忽而想到,當年的事,和如今的唐中宗托不了幹係,是時候應該查清楚這件事情了,想到這,他立刻回到了房中,拿出了那卷珍貴的羊皮卷子。

    “這是用波斯文寫的,如果是李顯寫的,不應該是漢字麼?但是落款又是‘通天大王’……”其實這個疑問已經在安金藏心藏了很久了,但是,一直得不到解答,但是無論如何,看著如今李顯這副孬樣,似乎不太像能幹出這種事情的人,難道這事兒還另外有蹊蹺……

    不知不覺,天色亮起了,李隆基這幾日一改往常喜歡到處玩的樣子,留在府中,對葛福順和陳玄禮無微不至地照顧著。

    而安金藏不敢多作逗留,因為他看到鍾離英倩一早進宮去了,想起上次忽然出現的武皇,不知道這次還會入宮做些什麼,緊張地也跟著入宮了。

    然而,奇怪的是,一日下來,鍾離英倩似乎都在太醫署專心工作,並沒有什麼異常。

    他自以為揣度得到武皇的心思,現在想來,那是因為那時候武皇還是武皇,是他的大領導,而如今,成了一個鬼魂,果然行為更加莫測了。

    在太醫署外徘徊了一陣,安金藏朝著自己的“單位”弘文館走去。

    然而,半路,卻遇到了太平公主。

    “金藏君,你倒是好興致,還在這優哉遊哉的。”太平公主沒好氣地說。

    看著太平的臉色,安金藏立刻說:“公主可是遇到了什麼令人不的事情?”

    “哼,你沒聽說嗎?那武三思,被封為了靜德王了,如今還真是皇上和皇後跟前的紅人。”

    “原來如此……”安金藏聽了,“嘿嘿,這不是他有自己的優勢麼……”如今滿朝都知道武三思和韋氏之間不清不楚的關係,仿佛就隻有唐中宗一個人被蒙在鼓。

    對於這件事,安金藏一點不心疼唐中宗,這麼笨的人,戴再大的綠帽子都是活該。

    但是,卻為上官婉兒不值。

    對於這件事,安金藏心有自己的小九九,一方麵,他替上官婉兒憤憤不平,另一方麵,卻也多少有些酸溜溜的婉兒見不得他和鍾離英倩親密,卻能忍受武三思與韋氏之間的苟合。

    然而,感情經曆太少的安金藏到底不懂,心死的人才不會在乎對方的不忠。

    此時,在安金藏麵前的太平,氣猶未消:“我堂堂大唐的江山,如今就被這兩個人外姓人攪得烏煙瘴氣!好不氣人!”

    安金藏聽了,立刻低聲勸著:“公主息怒,怎麼說這兒也還是宮中呢……”

    

Snap Time:2018-06-24 13:16:22  ExecTime:0.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