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作者:九更2016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  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第271章棄車保帥(18-06-19)      第270章阿福(18-05-21)      第269章過從甚密(18-05-18)     

第164章頸上劍傷


    “對你來說,鍾離英倩這個名字重要麼?”在李隆基麵前的這個女人,帶著不容置疑的自信對他說著,“就好像安金藏這個名字,也不重要一樣。”

    在鍾離英倩話音剛落的一瞬間,鋒利的劍鋒已經幾乎碰到她細嫩的頸上肌膚。

    “本小王與金藏君的關係,容不得你置喙。”李隆基的眼神比他手的劍鋒更加淩厲。

    “這才是我的三郎本來的樣子吧。你可騙過了所有的人。”鍾離英倩咧嘴一笑,並不慌張,對於一個已死的人來說,這把劍若是砍下來,也不過是少了又一副驅殼罷了。

    “哼,也不算所有人,還有你。”李隆基沉著聲說道,“這世道是怎麼了,安金藏可以不是安金藏,那麼,鍾離英倩,也可以不是鍾離英倩。”

    “但是,三郎,就是三郎。我是這個世界上,唯一可以幫你達成你的願望的人。”

    “你又如何知道我的願望的?”

    “一個又像太宗又像我的人,是不會甘心屈居一個郡王的,何況,年紀輕輕,竟然可以瞞過所有的人,隱藏在幾個兄弟中間,如果不是有心圖謀,又是什麼?”

    “像你?”

    “但你缺少經驗,不過你那些叔伯和堂兄的事情,大約已經足夠給你借鑒了。聽說你和太平關係不錯?”

    “,直呼我姑母封號,口氣不小。”

    “那就繼續維持下去。另外,外人都覺得你開朗熱情,這很好,不過,得把這個有點發揚光大,是時候結交些外麵的朋友了。”

    “外麵的朋友?”

    “有紙筆麼?”

    “你是讓本小王侍奉你的意思?!”

    鍾離英倩瞥了他一眼:“這是你應該做的。”

    盡管不樂意,李隆基還是給鍾離英倩備紙研墨,鍾離英倩提起筆,筆走龍蛇,寫了一串名字:“這些,都是前朝後宮你值得結交的人物,記住,要和他們交心往來,不以財帛賄賂,交心者方能與之謀大事。”

    ……

    安金藏這回是真撐住了沒有睡著,便尋不著鍾離英倩的他怎麼也不會想到武皇附身的鍾離英倩會在李隆基的房間。

    所幸的是,天亮時分,他終於聽到了房門被推開的聲音,武皇大搖大擺地走了進來,見到一臉困頓的安金藏,邪魅一笑:“,是專等著我的麼?”

    “媚娘大大,你別玩兒了,昨天脫英倩妹子衣服幹什麼?!”安金藏迎上去,無奈地說著。

    “我不過是想幫你一把,如何?可別告訴我,你想做柳下惠,坐懷不亂?”武皇挑了一下眉毛,壞笑著說。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你無非覺得如果我要了鍾離英倩,就可以斷了對婉兒的心思,我謝謝你!你考慮過人家妹子的感受嗎?!”

    “那丫頭一看就是喜歡你的,我這是幫你,也是幫她呢,看樣子,事兒是沒成了,安金藏你可真叫我失望了。”

    “我是個有原則的人好吧!”

    “迂腐的人都這麼說。”

    “媚娘大大,雖然你從前是我的領導,但現在我得和你好好談談,你要留在這個身體,我也沒辦法,但是能不能拜托你不要欺負英倩妹子,下次可不能再玩這種惡作劇了。還有……您今晚是去了哪兒了……”

    武皇聽了,微微一笑:“你還沒有和我談條件的資格,另外,我告訴你,從今天起,不準再追究我去了哪這件事,不然的話,下次,這個小丫頭醒來,可能不是衣服被脫這麼簡單了。”

    “你別亂來啊……”

    “所以,你不能管我晚上去了哪。”

    安金藏深吸了一口氣:“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不管你的話,你就不亂來是吧……”

    “可以這麼說。”

    “好,我答應你。”

    “言出必行,若是被我發現你不守信用,你知道後果的。”

    “行行行,我知道!”安金藏無奈地說,“天要亮了,您還是趕緊休息吧!”

    ……

    武皇睡下也不過是一個時辰,鍾離英倩就醒了過來,看到安金藏坐在自己的床邊,下意識地又看了看自己穿在身上的衣服,失落地說:“她是來過了?”

    “嗯,來過了。放心,什麼事都沒有。”安金藏柔聲說著。

    “哎呀……”鍾離英倩起身的時候一動,忽而用手捂住了脖子,“疼。”

    “我看看?”安金藏上前,掀開鍾離英倩的衣領,見到脖子的一側有食指長的一道極細的傷口。

    “有銅鏡麼?”鍾離英倩問著。

    安金藏立刻幫她取來了銅鏡。

    鍾離英倩仔細對著鏡子看著:“似乎是被刀劍所傷……”

    “這是,昨天有人拿刀架你脖子上的意思?”

    “安大哥你昨晚沒有和我一起麼?”鍾離英倩問著。

    安金藏很慚愧:“晚飯後你就失蹤了,便尋你不著,天亮的時候你才回來,當時衣領遮著,我也沒發現,不然就當麵問武皇了。”

    “這麼說來,你也不知道她去了哪……”

    看到鍾離英倩憂心忡忡的樣子,安金藏趕忙安慰道:“你別擔心,我和武皇談妥了,她答應我不會亂來的。”

    “若是這樣,便最好,說起來,我也得回太醫署去了,這兩天不見,他們該找我了。”

    “你這情況,去上班似乎不大行啊。”安金藏不無擔憂地說。

    “總不能太後一日不走,英倩就一日幽居於此。”

    “那好吧,不過記著無論如何,天黑之前務必回來,雖然我答應了武皇不管她的事情,不過我可沒說不守著她。你一個人夜晚在宮中,我可不放心的。”

    “安大哥多勞你費心了。”鍾離英倩忽然客氣了起來。

    安金藏知道,她這是還在為昨日早晨的事情介懷,可是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彌補,總不說那好吧,我就和你上床好了之類的,太扯了。

    此時,鍾離英倩的門外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

    門被用力地撞開了,劉幽求出現在了他們麵前,不過不是昨日拿著胡餅優哉遊哉的模樣,安金藏很少見他這樣蒼白的臉色,問:“破番帽,怎麼了?”

    

Snap Time:2018-06-24 13:26:56  ExecTime:0.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