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作者:九更2016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  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第273章發亮的黑影(18-06-26)      第272章黃昏(18-06-24)      第271章棄車保帥(18-06-19)     

第145章獻寶

  
  如今,武皇被張氏兄弟圍繞著休養長生院,已經很少有人能夠順利地覲見她了,那些飽讀史書的文臣們,已經開始察覺著事態的嚴重性了,千埵縣s敵不過一個溫柔鄉,即便是千古一帝的女王亦難以幸免。
  而武三思的優勢在於他熟悉張氏兄弟的“套路”,張氏兄弟到底有沒有謀逆的野心?這是後世一直爭論不休的話題,但在武三思眼堙A他們沒有,這兩個人,如同末路狂徒,不計後果地要享盡現世的繁華。這樣的人,你要滿足他的自大傲慢,就可以從他那堭o到些許好處,這點,宋之問做到了他給張易之捧了尿壺,一個被標榜為當世數一數二的才子的人物,給張易之捧了尿壺,所以,張易之幫他,讓他一場殺頭的絕境中逃了出來。
  而曾經鞍前馬後拍了張易之好幾年馬屁的武三思,也做得到。這是李顯和李旦所“不能及”的地方盡管武三思執著著太子的位子,但是,他卻沒有李氏諸多皇子的“偶像包袱”,畢竟,他說到底依舊是借著姑母的恩典榮升權貴的“鄉巴佬”,如果不是他那個庶出的姑母,他們無非也就是地方小吏罷了。
  所以,該低頭的時候,他可以無條件地低頭。
  如同李重潤那樣,為了皇家、為了尊嚴去死,他是不可能做到的。
  他渴望著太子的位子,但是如果婉兒告訴他得不到,那麼退而求其次,保住自己梁王的尊榮,也是可以的。畢竟氣節虛無縹緲,而現實的榮華如此真切。
  控鶴監外,堂堂的梁王,已經低眉順眼地等候了許久了。
  如今,張氏兄弟日夜在長生院和皇上耳鬢廝磨,飲酒作樂,已經很少出現在控鶴監了。
  而所有武皇的政令,也是從長生院,經由張氏兄弟之手再出來的。
  但是,武三思清楚地知道,直接去長生院,是見不到他姑母的,要見到姑母,就必須先拜見張易之。
  這次,他連進入控鶴監等候的禮遇都沒有了,在冰冷刺骨的雪地媯平啎F一天之後,終於見到了張易之的輿駕緩緩而來。
  大唐男子皆騎馬,車輿是婦孺才會乘坐的,但張易之偏要這樣,他是淩駕於性別之外的存在,他如今就是後宮、就是朝廷,就是武皇的代表。
  看著凍得鼻子都發紅的武三思,張易之隻是慵懶地用被手爐哄得暖融融的手打了打招呼:“梁王幾時來的?”
  武三思立刻小步跟隨著張易之的車輿乘:“三思早晨就過來了,五郎不在,故而在這媯扔菃A呢!”
  “哦?梁王找我何事?”張易之漫不經心地說著,仿佛早已經忘記了上次“甩鍋”給武三思的事。
  “咱們借一步說話。”武三思一麵說著,一麵趕在侍者前麵,攙扶張易之下了輿乘。
  進了控鶴監,張易之也不客氣,自己坐在了鋪了暖墊的位子上,拿了一顆從南方進貢來的龍眼,放進了嘴堙G“梁王,上次的事兒,皇上還生著氣呢,我可不敢再幫你的忙了……”
  武三思心媟t恨著:還不都是拜你所賜,竟然還有臉和我這麼說!?
  但是,麵上,他隻能按捺著脾氣:“上次,是三思考慮不周,連累了五郎……進來!”他喊著在外等候的侍者,來人照舊搬了個不小的匣子,放在了地上。
  武三思自己動手打開,匣子堛鬙閃閃:“五郎,這是一千兩黃金,算是三思賠罪了……”
  “一千兩黃金?梁王莫不是覺得五郎沒見過世麵吧?”張易之不屑地看著滿匣的金錠子。
  武三思的嘴角卻露出一絲笑意他早就知道這家夥貪得無厭了,又高喊一聲:“進來!”
  這時,進來的是兩個侍者,搬了一個蓋著綢布的東西。
  張易之連正眼都沒有瞧過一眼,自顧自繼續吃著案幾上的進貢水果。
  但是,武三思把綢布拉下來的那一刻,張易之剝著果殼的手停住了。
  隻見緩緩放在地上的,是一尊象牙雕刻的臥佛,身上鑲嵌了各種珠寶,與之相比,邊上那一匣黃金瞬間失色,如同土磚一般。
  武三思這一招先抑後揚果然奏效了。
  張易之站了起來,繞著臥佛仔細看了看:“想不到梁王還能弄到這樣的寶物。”
  “不不不,如今,這是五郎的了。”武三思笑著在邊上說。
  “不過……”張易之站起身來,“你得先告訴我,這次想要做什麼?”
  “不為難五郎,隻求五郎讓三思見一麵姑母,向她親自懺悔,自從被姑母訓斥之後,三思是日夜難安,睡不好覺……”說著武三思像模像樣地咳嗽了幾聲,“最近身體差了許多,“醫值說是思慮過度的緣故,得解了心病,睡得安穩了,身體自然好了……”
  五郎聽了,看了一眼武三思的臉色,果然有些蠟黃,臉上露出鄙夷的笑容,仿佛在說,被武皇罵幾句就成這樣了,夠沒種的。
  “媚娘這幾日精神還算好呢,行吧,再過一個時辰,她老人家得醒了,隨我去見見。”往常,五郎在外人麵前,還是會稱呼武則天為皇上的,但是,此時為了向武三思炫耀自己在武則天那堛滲S殊地位,刻意說了“媚娘”的稱呼,如今天下,能用這個名字稱呼武皇的,隻有他張易之一人了。
  武三思走進長生院武則天的寢宮的時候,武則天正對著銅鏡梳妝,張昌宗侍奉在旁。
  張易之進來,直接坐在了武則天的身旁,摟住了武皇的腰:“媚娘,近日你又長了幾根黑發呢。”
  武皇對著銅鏡撫了撫自己的鬢角:“果真如此,還是五郎的丹藥好。”
  “梁王想見你呢。”
  “三思來了,讓他進來吧。”武則天並沒有拒絕。
  武三思一進來,就立刻跪在了地上:“臣武三思叩見皇上。”顯然吃了上次的虧,這次禮數周到多了。
  “嗯,起來吧。”武則天隻在銅鏡中看了一眼武三思,並沒有轉過身來。
  這種漫不經心的態度,讓武三思越加失落他的姑母已經不在意他了,他的皇帝夢正在遠去,但為了保住自己榮華富貴,他得繼續一搏:“皇上,三思此來,是請皇上賜婚來的……”
  

Snap Time:2018-10-22 13:34:08  ExecTime:0.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