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作者:九更2016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  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第273章發亮的黑影(18-06-26)      第272章黃昏(18-06-24)      第271章棄車保帥(18-06-19)     

第140章雪遮白發


    安金藏站在廊下,看著這一年的初雪靜默無聲地落下來。

    這一年的初雪來得遲了。

    大足元年,皇太子李顯的兒子李重潤和武承嗣的兒子武延基共同死於張易之的讒言之下。

    東宮之中,永泰郡主李仙蕙痛苦的叫喊聲已經逐漸沙啞,因為身懷六甲而僥幸逃過一死的她,已經在大雪紛飛的日子,生產了三天三夜了,孩子還是遲遲沒有落地。

    那晚長生院之後,一向堅強的韋氏仿佛又老了許多,四十出頭的她額頭和眼角已經布滿了細紋,仿佛那些精神上的傷痛一覽無餘地化作這些溝壑爬上了她原本應該保養得宜的的麵龐。

    李顯站在永泰的門外,來回踱步著,希望那呱呱墜地的啼哭能拯救他的恐懼和絕望。

    然而,焦灼的等待,並沒有帶給他什麼好消息,當房門被打開的時候,麵安靜得連呼吸聲都沒有,隻有接生的穩婆跪在他麵前,瑟瑟發抖:“殿下,奴婢們盡力了……但郡主她難產,無力回天……”

    因為懷孕僥幸多活了兩個月的永泰郡主,終究因為難產,和孩子一起追隨武延基而去了。

    聽著李顯的哀嚎,韋氏反倒像個深沉的一家之主,筆直地站在廊下,緊閉起了雙眼,她的發髻上沾滿了飛入廊下的雪花,遮住了已經過早生長的白發。

    ……

    安金藏看著灰蒙蒙天空之中不斷掉落的雪花,還不知道永泰郡主難產的消息。

    在這些天,接二連三的壞消息,仿佛都不是偶然而來的,從劉希夷到李重潤,安金藏在唐朝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挫敗感,他沒有料到,在這幾年下來,遇到的最大的對手,竟然是張易之,而這個人現在還是日夜陪在武則天的身邊,占據著他完全不能匹敵的優勢。

    “慫貨,想什麼呢?”劉幽求走了過來,少有貼心地遞過一個取暖的手爐。

    “我在後悔,當初應該竭力阻止太平公主把張易之獻給皇上。”

    “我問你,若是重來,必須將張易之獻給皇上才能除掉來俊臣,你會怎麼選擇?”

    “……”安金藏無言以對,他怎麼會忘記當時的兩難處境,隻不過看起來陰柔的張易之讓他自欺欺人地以為,一切或許沒有後來聽說過的那麼糟糕,“禍患常從巧處生……”他想起了幾百年後陸遊的那句詩,“哎,禍患常從巧處生啊,當時非常手段,終究成了飲鴆止渴。”

    “慫貨,我得提醒你,皇上,已經不是當初那個皇上了。”劉幽求的手重重地搭在安金藏的肩膀上。

    安金藏明白他的意思,李重潤怎麼死的,他已經知道了,而當時,武則天還沒有下令賜死他,曾經可以掌控一切的武皇,如今對於權力的控製力已經大不如前了,那些可以被她踩在腳下的棋子,也有溜走的了。

    ……

    “邵王的事,你參與了多少?”梁王府中,上官婉兒見到優哉遊哉的武三思,把那紅玉簪子拍在桌上,劈頭蓋臉地問著。

    武三思看看上官婉兒,又看看她拍在桌上的紅玉簪子:“婉兒如何關心起邵王的事情來,這可不像你。”

    “我隻是想來提醒你,張易之此人用心,遠比你所見險惡,你若想與他聯合,無異於與虎謀皮。”

    “婉兒此言差矣,誰是虎,誰是皮,仍未可知呢。”武三思說著,拿起桌上的紅玉簪子,繞到上官婉兒的身後,插在了她的發髻上。

    “皇上是不會傳位給你的。武承嗣的例子就擺在眼前,你還不死心麼?”上官婉兒站在原地,繼續說著。

    “,婉兒,這世上的事,不是皇上不準,就不可能了。皇上已經老了,你也該從她的陰影走出來了。”武三思在上官婉兒的耳邊低聲說著。

    婉兒一雙杏眼忽而看著武三思:“你這是什麼意思?”

    “皇上如果要還政給李唐,我武氏一脈還有活路嗎?進,或許有出來,退,則必死。婉兒,我能有得選擇嗎?”

    武三思默認了。

    上官婉兒搖了搖頭:“即便武延基,你哥哥的兒子跟著送死,你也不覺得可惜是嗎?”

    “武承嗣,武承嗣,,婉兒,你如何把三思與那個莽夫相提並論?武延基他投錯了胎,做了武承嗣的兒子,他老爹早早死了,沒了靠山,死了也怨不得誰。”武三思說著,仿佛這種對於親情的冷漠,是武家的遺傳似的。

    上官婉兒伸出纖纖玉手取下了剛才被插在發髻上的玉簪,放在了桌上,轉身離開了梁王府。武三思看著上官婉兒離去的背影,忽然一掌拍在了那紅玉簪子上,精美的玉簪瞬間碎成了幾段……

    盡管對於上官婉兒的“興師問罪”,武三思很生氣,但是,很,事實證明,上官婉兒說的是對的。

    這一日,長生院忽然傳來消息,讓武三思覲見。

    自從張氏兄弟入侍之後,武則天親自召見群臣的次數越來越少,即便是他武三思,當初擁立武皇登基的功臣,也已經鮮少得到召見了。

    東宮才出事不久,武皇就難得召見了他武三思。武三思摩拳擦掌,滿懷期待地立即入宮去了。

    白天的長生院,反而沒有了夜晚的金碧輝煌。

    香粉和夜晚燃盡的燭火的味道,太多的幔帳垂下,殿外的雪雖然停了,但太陽依舊沒有出來,天色已經晦暗,一如這段時間許多人的心境。

    在長生院外,武三思迎麵遇到了上官婉兒。

    婉兒的臉上沒有表情,而武三思卻衝她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如果這時候他稍多想一刻,便能知道上官婉兒投來的眼神,不是生氣,而是擔憂和警告。

    但是他太著急了。

    穿過層層曖昧的幔帳,龍榻前的炭爐發出輕微的爆裂聲。

    武則天斜躺在龍榻上,張易之和張昌宗一左一右陪在身邊。

    武三思試探著看了一眼張易之,他也正一雙笑眼望著他,這讓武三思心生歡喜,難道……

    

Snap Time:2018-08-20 07:53:36  ExecTime:0.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