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作者:九更2016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  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第271章棄車保帥(18-06-19)      第270章阿福(18-05-21)      第269章過從甚密(18-05-18)     

第139章阿顯的兒子


    長生院之內,沒有人敢提醒武則天,韋氏還在外麵跪著,而這一晚,張易之並不在。

    李重潤、李仙蕙夫婦,被帶到了控鶴監,這和武則天直接下令判處他們死刑沒什麼區別。

    從被拘到天黑,已經幾個時辰過去了,李重潤還在罵著,仿佛要把他父親和母親憋屈在心的話,全部都罵出來了。

    這位當年在高宗在時最受寵的皇太孫,如今一無所有,隻有曾經被高宗寵愛過的傲氣還留在血脈。

    “張易之,你顛倒黑白,不會有好下場的!”被兩個侍衛架著的李重潤衝著走進來的張易之吼著。

    張易之閑庭信步般地走到了李重潤的麵前,對他微微笑著,答非所問:“人都誇我家六郎美如蓮花,邵王以為,我與我弟弟,誰更美呢?”

    “呸!不男不女的東西!”李重潤朝著張易之吐了一口唾沫,但是因為離得太遠,沒有吐到。

    張易之伸出一隻手指,搖了搖:“你這樣隨地吐痰可不行呢……而且,你剛才說我顛倒黑白,我隻問你一句,可曾和郡主說過我兄弟二人何德恣意出入後宮這樣的話?”

    “說過又便怎的!本王說的是你們,如何成了對皇上不敬了!定然是你歪曲了挑唆皇上!”

    張易之聽他說了,卻笑了,搖了搖頭:“皇上如此英明,她的子孫卻沒一個出挑的,在我麵前說話都這樣肆無忌憚,你叫我如何相信,你們在背後沒有亂說話。”

    “我的父親是太子,將來的皇上,你若敢動我分毫,我父親定不饒你!”

    張易之聽了,忽然仰天大笑了起來:“這是今天聽到的最好笑的話了,你的父親?將來的皇上?你難道還不清楚你們的處境麼?可憐太子小心謹慎了這麼久,卻被你這個兒子給坑了。”

    說著他走得離李重潤近了些:“實話告訴你吧,這會兒說不定你太子和太子妃正去找皇上求情呢,最好他們去找皇上,這樣,皇上會越加以為,此事不僅僅是你過過嘴癮而已……”

    “你什麼意思?!”

    “誣告太子這種事情,太明顯了,但是,如果是皇上自己思考出來的,那就另當別論了。”張易之笑得陰沉,“你才幾歲,能說出這些話來,少不得是父母關起門來抱怨了許多。他們去找了皇上的話,皇上就會想到這茬了……”

    一直無所畏懼的李重潤這時候急了:“此事和我父母無關!休想把這件事和我父母扯上關係!”

    他說著這話,熱血上湧,竟然掙脫了架住他的侍衛……

    ……

    韋氏還跪在長生院外,膝蓋已經沒有了知覺,發絲寒風吹得淩亂,是她最討厭的自己狼狽的樣子。

    但是,她知道,這就是武皇想要看到她的模樣。

    一個人出現在了她的麵前,她抬起紅腫的雙眼,看到了上官婉兒沉靜的臉。

    “太子妃,回去吧,留在這對你沒有好處。”她說完不忘記回頭看一眼那傳來歡笑聲的長生院,仿佛擔心被人瞧見似的。

    韋氏一把抓住了上官婉兒的裙邊,哀求著:“婉兒,我求求你,讓我見見皇上,她不喜歡的人是我,重潤和蕙兒是無辜的,隻要皇上放過我的孩子,就把我的命拿去!”

    婉兒歎息了一聲,蹲下來小聲對韋氏說著:“香兒啊,他們就是希望你來找皇上,這事兒便不再是邵王和郡主私下議論這麼簡單了……”

    上官婉兒的一聲“香兒”讓一直沒有哭泣的韋氏簌簌地落淚了:“可是我的重潤、我的蕙兒,我的蕙兒還懷著身孕!”

    “皇上隻說拘押了邵王和郡主,並未說要處死他們,也許還有希望……”上官婉兒話音剛落,急促腳步聲由遠至近,帶著不祥的訊號,朝她們奔來……

    上官婉兒認得這個急忙奔來的侍者,是控鶴監的人,她攔著了這個人:“慌慌張張的做什麼?”

    “啊,才,才人……”他一心朝著長生院奔去,陡然遇到上官婉兒,一個急車沒站穩,差一點摔倒在了地上。

    “邵王他,邵王……”黑夜中,他沒留心跪在地上的韋氏,脫口而出。

    耳聽到“邵王”的韋氏,猛然想要從地上起來,但是腳早已經跪麻了,沒起來反而整個人倒在了地上,掙紮著怎麼也起不來。

    上官婉兒前去扶起了她。

    韋氏緊抓著侍者的手臂,不知道是寒冷還是害怕,哆哆嗦嗦地問:“告訴我,潤兒,潤兒他怎麼了?!”

    侍者這時候才看清眼前這個披頭散發的女人是太子妃,竟然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上官婉兒見此,知道事情不妙,對侍者說:“太子妃是邵王的母親,有什麼事但說無妨。”

    “邵王他,他自盡了……”侍者說出這話的瞬間,韋氏整個人已經癱軟到了上官婉兒身上……

    “你騙我的,這是她為了折磨我,故意騙我的,我的潤兒沒有自盡……”韋氏語無倫次,幾近於囈語,耳邊,上官婉兒斥責著侍者:“邵王被看守的好好的,怎麼會讓他自盡的,你們怎麼辦事的?!”

    “邵王原本是被侍衛看管著,但五郎他回來和邵王說了幾句話,邵王一激動,竟然掙脫了侍衛拔出了刀……”

    “有話直說!若有隱瞞,我饒不了你!”上官婉兒厲色說著。

    “邵王搶了刀要殺五郎,但是侍衛都上來護住了五郎,邵王他說他不能連累了太子他們……所以……”

    聽到侍者說到這,韋氏一聲哀嚎響徹了整個長生院。

    侍者見了害怕,唯唯諾諾地退了幾步繼續朝長生院向武則天複命去了。

    長生院的歌舞終於停了。

    聽了侍者稟報李重潤死訊的武則天隻是沉默了一會兒,繼而問著:“聽說永泰懷了身孕?”

    “是的,皇上。”

    “那就放了她吧……”武則天揮了揮蒼老的手。

    “是夫妻倆一起都放了麼?”侍者問著。

    “永泰的丈夫?哦,承嗣的兒子……”武則天重複著,“承嗣的兒子,和阿顯的兒子竟然湊一起非議朕,一個已經死了,另一個也一起去罷。”

    

Snap Time:2018-06-20 11:52:45  ExecTime:0.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