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作者:九更2016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  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第271章棄車保帥(18-06-19)      第270章阿福(18-05-21)      第269章過從甚密(18-05-18)     

第121章百燭之夜


    紫宸殿中,一向都喜歡“按時上下班”的藝術家李旦這日難得“工作”到了很晚。一百多盞燭燈照亮了的深夜大殿之中,李旦煞有介事地看著手的奏章。

    忽而,靠近門口的燭燈成排地忽閃了一下,一股很急的氣流從窗戶縫中竄了進來了,繼而一把淩厲的劍直飛向了李旦,一場突如其來的行刺皇嗣行動在這深夜發生了。

    燭光中,一輪銀環閃現,在電光火石間,吞沒了那飛刺過來的利劍。

    “留活口!”在一個男人的喊聲中,原本用來殺人的劍當落地,繼而聽到一聲沉悶的呻吟,黑衣的刺客癱倒在了地上。

    李旦看得都傻眼了,燭光中,穿著緊身夜行衣、手持彎刀的仙瑤越發顯得五官精致,宛如異域女神,站在那個翻到在地的刺客麵前。

    劉幽求已經上前掐住了刺客的兩頰,防著他咬舌自盡。

    仙瑤一手斬滅了邊上的一枚蠟燭,用刀背一拍,蠟燭頭準準地飛入了刺客被劉幽求掐成O形的嘴中,成了一個絕好的塞子,他無論如何也咬不了舌頭了。

    刺客的年紀不大,也不過十七八歲的年紀,李旦驚魂未定,從未見過這等場麵,嚇得腿軟得都沒法從案幾後麵站起來,此時,李隆基從李旦身後的屏風出來,扶起了李旦:“父親莫怕,此人已經不能傷害您了。”

    “三郎……你們為何不告訴我有人要行刺?”李旦哆哆嗦嗦問著。

    原來,日間,安金藏騙李旦說今夜武皇要派人來檢查李旦這個輔國的皇嗣是否當得勤懇,讓他務必認真處理政務到深夜。

    李隆基還沒有回答李旦,安金藏就笑著說:“我說皇嗣,就您的心理素質,如果告訴您有人來行刺,肯定就嚇懵了,不可能這麼完美地騙過刺客,還請你見諒了。”

    “我,我是那個誘餌?這人是誰?為什麼要行刺我?”李旦一臉懵逼,不知道從何問起的樣子。

    “這人我見過……”李隆基忽然說,“那日重俊哥哥來龍池找我們的時候,這個人是跟著來的。”

    “重俊?這個人是七哥府上的人?!”李顯不敢相信地說。

    安金藏看著那人臉上的神情,拔下了他嘴巴的蠟燭塞子。

    他被仙瑤擊中了後頸,渾身癱瘓了,嘴巴還能說話,隻聽他大聲說著:“沒錯!我就是廬陵王派來刺殺你的!隻有你死了,廬陵王才能做太……!”安金藏防著他又要咬舌自盡,還沒等他說完,立刻將蠟燭塞子塞回了他的嘴。

    李旦聽了,臉色煞白,直搖頭:“七哥若是想做太子,我,我讓給他便是,他,他何必如此!”

    “此人是個死士。”劉幽求擼起刺客的袖子,一道淺淺的刀傷出現在那人的臂膀上,“歃血起誓的標誌。”

    “七哥還養了死士?這些年他在外到底發生了什麼?怎麼不是我認識的七哥了?”李旦還在震驚中沒有緩過來。

    安金藏走過去,很沒尊卑的拍了拍李旦的肩膀:“你放心,你七哥,還是那個七哥。話說皇嗣在宮中待了幾十年,怎的這孩子自己說是廬陵王的人你就信了?”

    “可是三郎也說,他是重俊身邊的人,重俊是我七哥的兒子……”

    “據說廬陵王流放在外,境況淒慘,衣食起居全靠自給自足,這所謂的隨從也不過是他來了這安排的,如何才幾日的功夫就成了他的心腹了?這事兒不是很奇怪麼?”安金藏笑著。

    而李旦這時候漸漸反應過來,看著眼前這些人,問:“你們是怎麼知道今晚會有人來……”

    “,恐怕這人日日在找機會,隻是今日我們故意支走了那些守衛,留了個空檔給他。”劉幽求用腳輕踢了一下地上的刺客,說著。

    “你們說他是我七哥的人,又說他不是我七哥的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李旦茫然地看著他們。

    安金藏勾搭著李旦的肩膀,和他並排坐在地上:“藝術家,這麼和你說吧。事情要從有人勸我考慮下保住你皇嗣的位子這件事說起,因為各種原因,一開始呢,我確實因為這件事情很焦慮。而提醒我的這個人,仿佛提前知道我的心情似的,在這樣恰當的時刻和我說了那些話。

    幸虧呢,我去找了狄公,是他點醒了我,我們現在的處境,不是你或者廬陵王當這個太子的問題,而是大周朝的將來,是還給李唐還是交給武氏一族的問題。

    而曾經和我說那些話的那個人,從前都是謹言慎行,不會多說一句僭越的話。一個人做些和自己慣常的風格不相符合的事情,這事兒就透著蹊蹺了。”

    “你說的這個人是誰?”李旦問著。

    “宮中近侍高延福。”安金藏說著,語氣中多有惋惜,“我當時也不確定,因為阿福,畢竟和我有很深的交情,而且我一直認為他是個好人。我看人一向很準,竟然從一開始就看錯了他……”

    “高延福……”李旦喃喃著,“我想起來了,很多年前,他是從武三思家出來的。但是這麼多年,他都盡心服侍著皇室,想不到……”

    “不過,貌似有人比我更早發現了這件事……”安金藏把目光投向了一直陪在受驚的李旦身邊的李隆基。

    李旦順著安金藏的視線,也望向了他:“三郎?”

    百盞燭光的映照下,李隆基雙目炯炯,這個少年在此時,終於顯露出了他的非凡之表。而在白天,他隻是個鮮衣怒馬,在長安城貪玩的郡王吧了。

    “我也是力士在我身邊之後才知道這件事情的……”李隆基平靜地說著,“我得知力士的養父是高延福,記得他是武三思府中的人,本來隻是想讓力士多去武三思那兒走動,不成想……”

    “不成想武三思和你有一樣的心思?”安金藏笑著說。

    “是,所幸的是,我和力士如此投緣,我信任他,他也全心向著我。”李隆基說著。

    

Snap Time:2018-06-24 13:15:02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