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作者:九更2016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  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第273章發亮的黑影(18-06-26)      第272章黃昏(18-06-24)      第271章棄車保帥(18-06-19)     

第118章兩個兒子


    安金藏看著這個飽經風霜的中年女人手牽著李裹兒離開了,如果這時候他的曆史知識稍微好點兒,就應該知道這個人是韋氏,將來的皇後,但是,這會兒他不知道。

    “哎,在外麵流浪了十四年,可算是回來了。”高延福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安金藏的身後,唏噓感慨著。

    安金藏嚇了一大跳,回頭看他:“阿福,你什麼時候來的?”

    高延福笑著一鞠躬:“校書,雜家這是剛到,看你看得入神呢,就沒打擾你。怎麼?你和王妃認識?”

    安金藏搖了搖頭:“不認識,就是看著和其他宮中的貴婦不同。”

    “廬陵王妃也是個苦命的人,當初被選為太子妃的時候,是何等的榮光,咱們這些宮中瞧慣了美人兒的也都爭著去一睹芳容呢,如今……哎……”高延福不再說下去。

    “難怪她女兒那麼漂亮,原來是有遺傳的。”

    “啊,您是說裹兒郡主麼?校書你可知道郡主為何取名裹兒麼?”

    “果兒?不是說她的臉蛋漂亮得像紅蘋果一樣麼?”

    “非也,是包裹的那個‘裹’字,當初廬陵王被廢黜了帝位,趕出長安,那會兒王妃懷著身孕呢,路上顛簸,孩子早產了,生下來的時候身邊連個像樣的繈褓都沒有,廬陵王就脫下自己的外衣包裹住了嬰兒,所以才名喚裹兒呢。”

    “這麼慘?”

    “確實悲慘。”

    “說起來阿福,你來弘文館是宣宋學士來的嗎?”安金藏問著。

    高延福笑眯眯搖了搖頭:“雜家是特地來尋校書的。”

    “找我什麼事兒呢?”

    “是關於力士那孩子。”高延福忽然說著,拉著安金藏來到了一邊。

    時近午後,廊下陰涼,隻上半天班的大唐朝廷,這會兒前朝已經冷清了許多,並沒有什麼人。

    “力士?他出什麼事兒了麼?”安金藏聽到是高力士的事兒,格外關心,盡管他對這個名字的抵觸依然無法克服。

    “想必校書也知道,力士近來跟著臨淄王,倒是一心一意,臨淄王也對他很好……隻不過……”高延福欲言又止。

    “阿福,咱倆什麼關係,你有話盡管直說。”安金藏拍了拍高延福的肩膀。

    高延福歎了口氣:“現在的形勢,校書你也知道,廬陵王回來了,皇上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雜家是見過太多腥風血雨了,真不知道皇嗣會怎麼樣,隻要有一丁點兒的閃失,輕則流放,重則殺頭的事啊。皇嗣一家遭難,力士如今算是他們的家奴,怎會幸免?那孩子好不容易擺脫了罪人的身份,雜家不想讓他遭受這些……”

    安金藏的手搭在高延福的肩膀上,像個哥們兒似的:“阿福,你是真心替力士著想。我先代他謝謝你了。”繼而停頓了一下,“你說的這些,不無道理,也隻有你這樣在宮待久了的才會想到這麼多……”

    安金藏都可以想象,藝術家李旦又要開始做鴕鳥,假裝什麼都不知道了,除非有人幫他出主意,但是,此刻他心中也有些亂。

    想到這,他忽然站了起來,對高延福說著:“阿福,你的意思我明白,放心,力士就是我的弟弟,他的將來我會好好把關的。眼下,我得去找個人。”說著,自己大踏步地離開了。

    他要去找的也不是別人,就是已經回來主持政事的狄仁傑。

    他沒有出宮而是去了前朝的偏殿,果然,狄仁傑這個工作狂,還沒有下班,正在偏殿處理政務。

    日頭有些西斜了,幾縷金色的陽光穿過直欞窗照進不大的偏殿來。

    在這寂靜的午後,聽到腳步聲的狄仁傑抬起頭,看到安金藏之後,露出了笑容。

    “金藏?今日來尋老夫是有何事?”狄仁傑看著心事重重的安金藏進來。

    金藏四下看了看,除了外麵的侍者,這偏殿隻有狄仁傑一個人了,於是開門見山地說:“還是上次找狄公說的那事兒,我憂心廬陵王回來了,皇嗣有危險了。”

    狄仁傑聽了,放下了手的活兒,依舊捋著白胡子:“這幾日皇上都沒有任何旨意……”

    狄仁傑沒有直接回答安金藏的話,隻是說了這麼一句。

    “皇上沒有任何旨意?”安金藏重複著。

    “隻怕夜長夢多,有人心思要開始活絡了。”狄仁傑皺著眉頭說著。

    “狄公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我不應該擔心皇上要傳位給皇嗣還是廬陵王的事情,而是應該防著有人乘虛而入?”

    “你若一心護著皇嗣,隻恐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狄仁傑提醒著他,“兩位皇子雖都有各自的缺點,但有一點,和昔年大帝一樣,都是心地寬仁之主,這是他們的弱點也是他們的優點。”

    安金藏聽了,如醍醐灌頂,自己差一點就犯了個大錯誤:“我明白了,狄公的意思是隻要兩位皇子不互相打起來,他們就是安全的,如果為了搶奪皇位互鬥,反而給了武三思他們可乘之機!”

    “知子莫若母,老夫想,皇上召廬陵王回來,也未必是因為你的一時錯言才負氣這麼做的。”

    “哎,想想也是,她是皇上哎,怎麼可能跟我這種小人物賭氣……”

    “雖兩位皇子都心地寬厚,但若論至情至性,還是廬陵王……”狄仁傑說著,安金藏卻忽而想起來那兩位王妃的事情,對於李旦來說,害怕、自保等等都可以是理由,但他竟然做到了,可見還是個薄情寡義的。

    “也是,皇上現在考慮的,肯定是百年後有人供奉她,所以得挑個最孝順的……”安金藏說著,在這點上,李旦沒有通過武則天的“測試”,而她那些見風使舵的侄子們,也靠不住。

    “這不對呀……”安金藏嘀咕著不再說下去,這麼一來,李顯當了皇帝,那李旦呢,李旦的兒子李隆基呢?

    這時候,看著兀自出神的安金藏,狄仁傑問:“金藏,可是有了什麼主意?”

    

Snap Time:2018-08-14 21:50:04  ExecTime:0.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