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作者:九更2016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  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第273章發亮的黑影(18-06-26)      第272章黃昏(18-06-24)      第271章棄車保帥(18-06-19)     

第101章密報的卷軸

  
  時間倒退到酒席散場的那一夜。
  來俊臣消失在視線堛漕漱@刻,衛遂忠收起了臉上阿諛奉承的笑容,他沒有醉,不是因為他酒量好,而是仙瑤往他杯子堶邞滿A一直都是茶水。
  和仆人堆堛漲w金藏互使了個眼色,就急匆匆繞到後院去了。
  後門那兒,劉幽求早已經備好了馬匹。
  他和“昆侖奴”騎上馬,就直奔太平府上而去了。
  太平公主在竹林小院等著。
  素色的燈籠映照出一隅圓形的亮圈,在燈影之下,卻是一高一矮兩個人。
  在胖乎乎的太平公主身邊,另外站著一個穿著華麗的高個兒男子。
  剛走進院門的安金藏看到小院堨X現了兩個人,下意識地猶豫著站在院門口沒有進去。
  那穿著錦衣的男子臉上敷著如同藝伎般的鉛粉,就連本應該簡潔的男子發髻,也插上了花哨的紅玉桃花的簪子。
  同樣是美男子,安金藏是英俊,而這個男人,卻是美得妖冶。
  一路疾行趕來,劉幽求看到這個情形,啐了口唾沫:“這不男不女的家夥是哪兒冒出來的?”
  安金藏歎了口氣:“六郎入宮了,相比有這等姿色的,隻有五郎了。”
  “媽的,女人家就是靠不住,這什麼節骨眼兒了,商量大事還帶這個麵首。”劉幽求肆無忌憚地罵著,也不顧這麼短的距離,太平和五郎都聽得見。
  安金藏也管不了那麼多,隻能拉著不樂意的劉幽求:“你也說了,要商量大事,先別計較這個。”
  安金藏猜得沒錯,他們一走近,太平就介紹著:“各位,這位是張易之……”
  “哦,是之前公主打算送給皇上的那位五郎是吧?”劉幽求斜眼看著打扮得“油膩”的張易之,沒好氣地說著。
  聽到這句話的張易之非但沒有生氣,反而抿嘴一笑:“這位郎君說得對,不過如今,我還是得進宮去了。皇上見了我弟弟甚是喜歡,聽六郎提起我來,便也想見見……”
  安金藏聽了,歎了一口氣,嘀咕著:“好的吧,五郎、六郎,這下湊齊了。”
  “嗯?這位想必是金藏君了,為了聽易之的話便要歎氣?”張易之說話的聲音其實很好聽,溫潤如玉的,安金藏聽著,心想著,還真是天生的尤物。
  不過,如今的情況,也管不了那麼長遠之後的事情了,聽張易之的話,安金藏已經明白了今晚太平帶著他過來的用意了。
  果然太平說道:“五郎今夜便可入宮侍寢了,現在隻等著諸位帶來好消息可讓五郎捎帶了去。”
  盡管心堣願意,但是安金藏明白,無論對於男人還是女人,枕邊風的威力永遠都是強大的,太平安排得沒有錯,來俊臣的事,由張易之帶進去,可比衛遂忠直接去說要有用得多。
  而一旁的衛遂忠可沒有想那麼多,聽了太平問他們成果,立刻迫不及待地說:“多虧了這位料事如神的公子,遂忠隻是稍微提了一下,來俊臣那廝就自詡堪比石勒。這不是謀逆,還是什麼?”
  和情緒激動的衛遂忠比起來,太平公主隻是看了他一眼,繼而對安金藏說著:“金藏君,我打算隨五郎一同入宮,當麵向皇上稟明此事,隻是,這也將我放在了與來俊臣對壘的位子上了。入宮之前,我想最後問你一句,以你的才智,你認為,本公主的勝算能有幾成?”
  安金藏聽了,看著太平真誠問話的模樣,微微一笑:“公主這話便是問錯了。既然你讓我管這件事,我怎麼可能讓你放在和來俊臣對壘的位子上?”
  他話音剛落,竹林間,飛出一個白色的身影,翩然如蝴蝶輕巧落在院子當中仙瑤回來了。
  “來俊臣那廝竟然真被我們灌醉倒下了?”看著速去速回的仙瑤,衛遂忠驚訝問著。
  仙瑤從他麵前掠過:“沒有,我將他擊暈了。”接著,徑直走向了安金藏,將一遝的卷軸交到了他手堙G“公子,你要的東西。”
  安金藏衝著仙瑤眨巴了一眼:“乖。”
  對於這種奇怪的表揚方式,仙瑤竟然還挺喜歡,抿嘴無聲笑了下。
  “這是什麼?”太平問著,跟著安金藏來到案幾邊。
  “在我的家鄉,如果是有問題的官員,家媮`有個地方藏東西的,而且往往在臥室,看來這個規律在咱們這兒也不例外。”
  安金藏說著,放下卷軸,拉過一盞燭燈,大家湊一起逐個兒看了起來。
  放在最上麵的,就是揭發太平公主背後發表記恨皇上害死薛紹的言論,意圖輔佐李旦恢複李唐江山的密報。
  這也算是在意料之中,不過令人意外的是,另外幾個卷軸堙A竟然都是啟奏武家子弟意圖謀反的密報。
  “來俊臣簡直喪心病狂,若是這些都放到母親那堙A那就完了!”太平激動地說著,抓起揭發她的那份要放到燭燈上燒毀掉,但是她的手被安金藏死死抓住了。
  “你幹什麼?”太平大喊著。
  “公主,這些密報,一封都不能燒。”安金藏沉著地說著。
  “你知道這些東西被母親看到的後果是什麼嗎?那將會是一場浩劫,不論是李家還是武家,都得死!”
  “如果是來俊臣遞上去,自然會這樣,但是,現在這些東西在我們手堙A東西是死的,全看我們怎麼利用了!”
  但是太平看著他,手依然緊抓著卷軸沒有要鬆開的意思。
  “公主,你來找我,讓我幫你解決來俊臣這個大患,那就請完全地相信我,我是已經‘死掉’的人,這件事,說到底這件事成功與否,對我來說,根本無所謂。”
  安金藏說著,他能感受到被他抓住的太平的手鬆了開來。
  “在我的家鄉,有一種叫玻璃頂的說法,每個人能力的邊界是不同的,這些密報,正好說明來俊臣已經到了強弩之末而不自知的地步了,我們要做的,隻不過再在他緊繃的弓弦上稍微施力而已……”安金藏不緊不慢地說著,另一隻手已經從太平的手堥下了密報的卷軸。
  

Snap Time:2018-10-22 13:38:07  ExecTime: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