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作者:九更2016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  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第273章發亮的黑影(18-06-26)      第272章黃昏(18-06-24)      第271章棄車保帥(18-06-19)     

第90章你媽是誰


    陰差陽錯的,自己收了高力士做了小弟。

    馮元一就是高力士的事情,讓安金藏再度想起了許久未曾見麵的李隆基,不知道現在他怎麼樣了。

    說實話,他心有點慌兮兮的,因為上次他滿腦子以為自己可以溜走的時候,就出了那檔子事,差點把命都丟了。

    現在馮元一,哦不,高力士終於找到了個可以值得依靠的高延福當養父,他安金藏也算是功成身退,可以自己找回2017年北京的法子去了。

    如今,唯一放不下的,是現在站在他邊上的這個鍾離英倩了。

    他在糾結,要不要和她說。

    門外,傳來了急促的敲門聲:“鍾離醫正!”

    聽這口氣,看來是又出什麼事情了。

    敬業的鍾離英倩二話不說就出去了,安金藏糾結了半天要和她說的話,愣是沒有機會說了。

    外麵天色將晚,趁著日落光線差,他才敢混出宮去,出了宮門,駕著之前鍾離英倩用過的一輛空馬車,在慢慢黑下來的應天門外行走著。

    他順著手的韁繩看著馬脖子上的鬃毛隨著馬兒優雅的步伐一上一下地晃動著,開始漫無頭緒地想著到底從哪入手自己才可以回到現代。

    不過,他已經開始意識到了自己心境的變化,這種被自己理性支配的強迫性的思考,有那麼點自欺欺人的味道,從內心上來說,他似乎已經不那麼強烈地想要回去了不知不覺,他和這個時代,和這個時代的人都產生了太多千絲萬縷的聯係。

    天津橋上沒什麼人,馬蹄踏在石板路上,發出清脆響亮的聲音。

    他出神想著自己的事情,沒留神,馬前麵突然出現了一個人影。

    等到他看到人的時候,馬已經要撞到那人了,他用全部的力氣勒緊了韁繩,馬受了驚嚇,飛起前蹄,發出了刺耳的嘶鳴。

    “我靠!誰啊?大晚上的很容易出車禍的!”安金藏急得大喊,自己開汽車那麼多年都沒有遇到這種驚險的事情,沒想到駕著馬車差點成了肇事司機了!

    但是,那人沒有說話,也不管他的抱怨,兩三步跳上了因為馬匹驚慌還在左搖右晃的馬車,躲進了麵。

    黑夜中匆匆一瞥,安金藏大約看清楚是個三十歲左右的胖大姐。

    “大姐?你這是幹什麼?”安金藏一麵抓著韁繩讓馬兒鎮定下來,一麵問著已經貿然躲進了他馬車的胖大姐。

    “別嗦!照原樣往前出去!”那馬車的大姐,說話還挺不客氣的。

    還沒等安金藏問發生了什麼,回頭一看,從宮門內,跑出來了一隊人馬,為首侍衛氣勢洶洶地問著駕著馬車的安金藏:“喂!賤奴!馬車的人給我們看看!”

    本來安金藏無心袒護那個胖大姐,但是這會兒他可不樂意了,我好歹是社會主義國家出來的當家做主的人民呢,怎麼又喊我是賤奴。

    這麼想著,他指了指馬車上掛著的太醫署的牌子,說:“這是得了麻風病的病人,烈性傳染的,我正按照太醫的意思,趕緊運出宮去呢!官爺想看,我也不妨礙,但是聽太醫說……”說著煞有介事地在自己身上撓了撓,自言自語,“哎呀,好癢……”

    那問話的侍衛一聽,又看看太醫署的牌子不假,看看他那副邋遢的樣子,立刻跳開了好幾米遠,嫌棄地擺了擺手:“走,走,別妨礙我們做事。”

    安金藏有不理他們,抽動韁繩,趕著已經恢複鎮定的馬兒拉著馬車過橋去洛河南麵去了。

    到了南市,拐進了一個小巷子,他跳下馬車掀開了馬車的簾子,對著麵的大姐說:“好了,咱們已經不在皇宮邊上了,你可以下來了。”

    胖大姐從馬車鑽了出來,笑著對他說:“你這個奴兒還挺機靈的,哪家的?”

    “我不是奴兒,你是哪家的大姐從宮偷跑出來的?”安金藏沒好氣地說著。

    胖大姐一聽,倒是笑了:“你管我叫什麼?”

    “大姐?難道是小姐?”安金藏打量著眼前的這個女人,剛才沒仔細看,現在借著2南市的燈光,看得出來衣服頭飾都挺考究的,雖然胖了些,倒也不是很難看。

    “我?我和我家那死鬼吵架了,想出來清靜清靜。”胖大姐整理著有些淩亂的衣衫,漫不經心地說著。

    “哦,兩夫妻吵架了?你們倆都是在皇宮工作的啊?呦,雙職工呢。”安金藏笑著,“難怪穿得這麼光鮮。”

    “雙職工?”胖大姐也笑了,“你這個人說話倒挺有意思。”

    安金藏看著這個和老公吵架的胖大姐,自己這婦女主任的職業習慣就又上來了,往堆在巷子牆根的一個倒覆的壇子上一坐,拍了拍邊上那個壇子:“來,說說吧,怎麼吵架了?”

    胖大姐倒也不拘謹,坐在了他邊上:“也沒什麼,就是怎麼看他怎麼不順眼唄,今天去見我母親,又說了許多蠢話,孬得要死,一生氣就罵了他一通跑開了。”

    安金藏聽了,忍不住笑出了聲:“哈哈,那怎麼能算吵架呢?那是單方麵衝他發脾氣好吧。”

    “可是我就是不高興!”大姐嘟囔著。

    “我說不是我說話直接啊,看你年紀也不小了,當媽了吧?怎麼還是小姑娘的脾氣呢?”

    “你這個奴兒懂什麼,我從前的夫君可比現在這個強多了……”

    “哦,你離過婚啊……”

    “離婚?你是說解除婚約麼?你這昆侖奴兒從哪兒學來這些新鮮詞兒的?”

    “哦,那就是,你解除過婚約?”

    “才不是,哎,我從前那夫君……”說到這,一直都很彪悍的胖大姐忽然變得傷感了起來,“如果不是他死掉了,我這日子也不用這麼糟心了……”

    “不好意思,戳到你的痛處了……”

    “哎,好些年過去了,就那樣吧……”從巷子外照進來的熱鬧的燈光映照在大姐的臉上,安金藏看到了她目光閃爍,有眼淚在眼眶打轉。

    但是,那一刻他忽然想到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你說今天你和你男人去宮見了你媽?我沒理解錯吧?你媽是誰?!”

    

Snap Time:2018-08-20 07:53:05  ExecTime:0.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