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作者:九更2016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  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第273章發亮的黑影(18-06-26)      第272章黃昏(18-06-24)      第271章棄車保帥(18-06-19)     

第82章謠言是洪水猛獸


    一大一小兩個宦官在角落說了陣話,各自散開了。

    之後,明堂大火之後,才太平了沒多久的神都城,又有了新的談資。

    街頭巷尾,口口相傳。

    繪聲繪色地講述著萬國俊在嶺南如何虐待流民的故事,細節詳實而又誇張。

    安金藏默默走過兩三個聚攏在一起,談論著嶺南慘事的人們的身邊。

    那帶頭講的,帶著個人創作的激情,繼續添油加醋地講著,其中全是砍頭、剝皮的重口味內容。

    安金藏無奈地笑了笑。

    他沒有想到,自己到了唐朝,竟然成了一個造謠者。

    在網絡信息時代走來的他,太了解大多數人對於各種消息的興奮點在哪了。

    嶺南是否真的有反賊,他們不會關心。

    但是,如果是獵奇的各種變態和血腥的故事,卻會神速地傳播開來。

    在這個沒法看電視劇,沒法打電腦遊戲的時代,大家對八卦的熱情,反而比現代更加高漲。

    安金藏知道,自己這些杜撰散播的消息,是對嶺南那些死難的流民的大不敬,但是,對不起了,如果要為他們平反,就隻能先利用他們的死亡了。

    這是那天,他坐在民宅的窗口,望著皇宮的上空,領悟到的道理。

    在這,他有個最好的學習對象武則天。

    在有證據的時候,利用證據打到對手,自然是一個政治鬥士所必須的。

    但是,大多數時候,陰謀陽謀都是各憑其說,成王敗寇,沒有什麼所謂的客觀證據的。

    然而,捏造證據,是很low的做法,很容易被發現,然後被對手倒打一耙。

    所以,在劉、竇兩位王妃死亡的事情上,安金藏學會了一個在現代社會很難實現的辦法利用謠言這種無形無根的東西去擊傷對手。

    畢竟,在這個時代,流傳出去的謠言,不可能在微博或者官方網站上發布個公告,就可以辟謠的。即便是在網絡四通八達的現代,辟謠的聲音,也永遠都會被氣勢洶洶的謠言所吞沒。

    這是一頭無形的野獸,而麵對萬國俊這個有血有肉的野獸,安金藏也隻能把這頭無形的野獸放出來了。

    他隻是稍作誇大其詞而已,但是,現在的神都城,已經是漫天飛的各種版本了,在造謠這件事情上,市井百姓的創造力總是會達到驚人的程度。

    這些,都隻是發生在萬國俊入城的前兩天。

    而最為吊詭的事情在於,這個消息,從神都傳入了前朝,從前朝,又傳入了後宮,自然,終於傳到了武則天的耳朵了。

    然而,力士看著武則天進進出出,卻並沒有問過他任何關於嶺南的事情。

    但是,即便是這件事情,高延福也已經叮囑過他了,隻要武則天沒有開口問,他必須什麼都不說,什麼都不表現出來,接下來的事情,要等到萬國俊入城。

    而對於這山雨欲來的架勢,安金藏得搞定一個關鍵的人物來俊臣。

    又一天即將過去了。

    民宅的光線漸漸暗了下來。

    “慫貨,我可是按照你的意思找了最熱鬧的酒肆和妓坊,幫你把嶺南的事兒傳揚出去了。”劉幽求得意洋洋地走了進來。

    而在民宅的安金藏似乎是專門等著他回來的:“我得和你商量個事兒。”

    “說!”劉幽求似乎興致很高。

    “你說你之前在禦史台潛伏了好一陣子是不?”

    “對呀,怎麼了?”

    “請教你個問題,如果要刺殺來俊臣,是在禦史台外動手比較方便,還是在他家動手比較方便?”

    “嗯?你個慫貨,這個節骨眼兒,為什麼要去刺殺來俊臣?你不是要扳倒萬國俊那個黑皮麼?”

    “在嶺南的時候,你沒瞧出來麼?雖然他們兩個人,都在禦史台共事,但關係很微妙吧?萬國俊為什麼不繼續留在神都,和來俊臣一起替皇上鏟除異己,卻舍近求遠,去了嶺南那種地方,大開殺戒?”

    “,因為功勞爭不過,要另辟蹊徑吧。”劉幽求沒好氣地說著,“畢竟《羅織經》的著者,也是來俊臣放在前麵,萬國俊放在後麵呢!”

    “是,你我這兩個外人,都能知道的事情,你說來俊臣會不知道麼……”

    “啊呀,你這個慫貨,腦子的彎兒拐這麼大,,我知道了,既然不需要刺殺成功,我們隻需考慮哪個地方更容易全身而退就好了。”

    ……

    來俊臣在禦史台一直留到深夜才出來,這個人是個十足的工作狂。

    古往今來,任何能把一件事情做到極致的,無不是狂熱地愛著這件事情的。不幸的是,來俊臣的熱愛,建立在了別人極端的痛苦之上。

    一個在窮鄉僻壤,在“野種”的謾罵中食不果腹掙紮出來的人,能有什麼閑情逸致培養些詩詞歌賦的高雅樂趣。

    而時機之下,他在嚴刑拷問這件事情上,收獲了從未有的成就感,讓他陶醉在自己的“強大“中。

    他夜以繼日的搜羅著那些曾經他無法企及的達官貴人的謀反罪證,與其說是為了向皇上證明自己的能力,不如說是為了向自己卑微的過去證明自己。

    知道樹敵無數的來俊臣,從禦史台出來之後,從來不走第二條路線,沿線,全是他的密探定時巡邏,確保萬無一失。

    而事實上,那些落在他手的人,很少有人可以東山再起,何況謀反的罪名,往往都是舉家獲罪,或被殺害或被流放,還有什麼人會在神都找他麻煩?這家夥橫行了這麼久,竟然沒有人可以拿他怎麼辦。

    劉幽求早已經摸透了來俊臣的路線,要殺死他,談何容易,但是,假裝要殺死他,就沒那麼麻煩了。

    李千贈送給他們的那些嶺南服飾如今派上了用場。

    安金藏讓劉幽求把這極具特色的嶺南服飾穿在了身上,隻在外麵罩了一件薄薄的黑衣。

    “破藩帽兒,你如果沒有把握可以全身而退,咱們可以不做這件事情,再另想辦法……”安金藏看著一身黑衣的劉幽求到底是不放心。

    

Snap Time:2018-08-20 07:52:40  ExecTime:0.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