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作者:九更2016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  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第271章棄車保帥(18-06-19)      第270章阿福(18-05-21)      第269章過從甚密(18-05-18)     

第79章額間梅


    安金藏摸了摸鍾離英倩的頭:“這是在我的家鄉很有名的一個心理學家,但是在你們這兒沒人知道呢,這研究的東西麼,差不多就是你們太醫署咒禁科在弄的東西了。”

    聽到安金藏說這話的仙瑤拿眼睛瞥了他一眼,仿佛在說又借著六狐州的名義胡說八道了。

    “言歸正傳,那個咒禁博士什麼時候能醒過來,最好盡問下情況……”安金藏對鍾離英倩說著。

    鍾離英倩說:“他隻是因為吃了我的湯藥才睡過去的,兩三個時辰就能醒過來。說起來……”她的音量變小了起來,“安大哥你估計忘了,今日是十五,如果你現在去,上官才人應該還在弘文館講學……”

    “哦……她還在弘文館講學麼……”安金藏說著,繼而問著鍾離英倩,“你讓我去找上官婉兒,你不介意麼?”

    倉庫,隻大約看得清楚鍾離英倩五官輪廓,隻聽她反問著:“我為什麼會介意?”

    安金藏聽了,一下子感動的情緒上來,沒有忍住,在她額頭上親了一下。

    幸虧這幽暗,其他人看不到鍾離英倩通紅的臉。

    隻有劉幽求很嚴肅地對安金藏說著:“我說慫貨,你去見她沒什麼好處,我勸你不要節外生枝……”

    但是安金藏心意已決:“我得親眼見到她好好的才行,不然我始終不能安心。”

    ……

    沒有了萬象神宮的紫薇宮,少了些恢弘的氣魄,莫名多了些荒涼的氣息,安金藏彎腰屈膝,以一個“昆侖奴”的姿態行走在宮中,那個短暫的成了他的工作單位的弘文館,就在他的眼前了。

    不遠處,中書省的文臣們依然在不知疲倦地忙碌著,不管有沒有他安金藏,帝國依然在圍繞著武則天這個核心日夜不休地全速運轉著。

    而那個距離“核心”最近的女人上官婉兒,曾經因為他,這個不起眼的小人物,得罪了最不應該得罪的人,這樣想著,讓他負擔得如巨石壓在胸口。

    弘文館學堂的門口也站滿了伸長著脖子聽課的學生們,這是其他的學士來講學的時候不會有的場麵。

    安金藏穿著的昆侖奴的衣服,一股子的汗臭味,也多虧得這臭味,那些自詡清高的弘文館學生主動讓開了個縫隙,讓他可以看到課堂上的情形。

    上官婉兒就坐在最上麵,麵對著一眾抬頭聽課的學生,最先吸引安金藏目光的,正是她眉心的那朵嬌豔的紅梅,就如同是在集仙殿外那美不勝收的梅花林信手拈來貼在額上的,襯得她麵色更加白皙。

    依舊是在品評詩文,依舊是觀點獨特,隻是,如今他們隔著這許多人,那麼近,也那麼遙遠。

    課接近了尾聲,上官婉兒環視了一下在座的,和站著的所有人,在視線掠過安金藏的時候,安金藏一陣緊張,以為她會認出自己,但是,他發現是自己多慮了。

    上官婉兒並沒有發現,這個蓬頭垢麵的昆侖奴是那個和她萍水相逢又諸多糾葛的安金藏。

    在四散離場的人群,一個男孩朝著上官婉兒跑了過去。

    安金藏看著那孩子,覺著麵熟,在這個熟悉的場景,他想了起來,是那個和李隆基吵架的武崇訓武三思的兒子,那個囂張跋扈,稱呼他安金藏為“賤奴”的臭小子。

    但是,接下來的情形讓安金藏很意外。

    武崇訓有些撒嬌的拉著上官婉兒的袖子在要求著什麼,而上官婉兒竟然對他露出慈愛的神情,甚至還摸著他的頭,關愛有加的樣子。

    很,上官婉兒答應了武崇訓的要求,那臭小子活奔亂跳地從安金藏身邊走過去了。

    而他再看上官婉兒時,她的目光依然注視著武崇訓的背影,並沒有一絲落在他的身上。

    武崇訓走了,上官婉兒臉上的笑容也消失了,在侍女的跟隨下,她從另外一邊離開了弘文館,徑直返回後宮去了。

    人走茶涼,安金藏黯然轉身,帶著複雜的心情一路返回太醫署了。

    這次他興衝衝而去的見麵,留給的,卻是心的一聲歎息。

    他是個很敏感的人,不然,對人對事,也不會揣摩得這麼到位,這一場遠遠的觀望,告訴他,分開的這些日子,他曾經一度以為是靈魂伴侶的上官婉兒,已經和他在不同的路上分別走出了一段距離了。

    他們到底各自走了什麼樣的路,他還並不清楚,但是,那種遺憾的感覺卻已經提前湧上心頭了,仿佛他們再也不會像在集仙殿那樣,在一盞琉璃燈微弱的燈光下,促膝長談了……

    回到太醫署的時候,鍾離英倩已經支開了“ICU”的其他人,隻剩下了劉幽求和仙瑤了。

    安金藏一進來就反鎖了門。

    鍾離英倩查看了下躺在床上的咒禁博士:“傷口沒有發燙,看樣子恢複得不錯,咱們再等片刻,他大約就可以清醒了。”

    劉幽求卻並沒有耐心:“夜長夢多,等不了了!”說著,“啪”一下,就把邊上一碗原本準備給咒禁博士擦拭傷口的清水潑到了博士的臉上。

    那博士被嗆得咳嗽了起來,立刻醒了。

    “破蕃帽兒你太過分了!”安金藏責怪著。

    “慫貨,你什麼都好,就是有時候有婦人之仁,非常時刻,得有非常的決斷才行!”

    “我本來就是個做婦女工作的,有婦人之仁也是正常。”

    “好了,別爭了。”仙瑤在一旁說著,“公子,你有問題趕緊問吧!”

    仙瑤雖然沒說什麼,但是安金藏完全聽出來,在這件事情上,她完全是站在劉幽求那邊的。

    不過,確實無心計較這些,那咒禁博士因為疼痛,再次呻吟了起來。

    “沒事,你已經在太醫署了,沒有性命之虞了。”鍾離英倩溫柔安慰著,繼而轉身呼喚著,“安大哥……”

    安金藏立刻蹲在了床榻邊,問咒禁博士:“你去給皇上治療的時候,皇上有沒有告訴你,一直困擾她的噩夢到底是什麼?”

    

Snap Time:2018-06-20 09:40:10  ExecTime: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