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作者:九更2016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  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第273章發亮的黑影(18-06-26)      第272章黃昏(18-06-24)      第271章棄車保帥(18-06-19)     

第67章套近乎

  
  帶頭的那個人,黑紗的進賢冠下,一張不合時宜的國字臉,說是不合時宜,是因為一般國字臉給人的印象會比較正氣,然而這個人的國字臉,太短了,鼻梁很短,人中幾乎不見,鼻尖之下就是一張扁得看不見嘴唇的嘴,兩道跋扈的濃眉之下,是過於明顯的雙眼皮,如果不是安金藏知道自己在唐代,一定會懷疑這個人做了失敗的雙眼皮手術,不用問,這個就是萬國俊。
  進到城門內的萬國俊也看到了安金藏他們。
  剛才還談笑風聲的萬國俊陡然收起了笑容,一抬手,示意跟隨他的士兵們停止前進。
  他打量著安金藏,眼神中有種領地被侵犯的戒備,就如同安金藏在動物世界堿搢鴘漱臻r的狒狒,他覺得嶺南這個地方已經把萬國俊異化了,如果他的內心中被人類文明所封印起來的原始的殘忍被釋放出來的話,怎麼可能如此殘暴地在這媔i行大屠殺呢?
  他祈求著元一還活著,他太討厭那種欠了別人卻沒有辦法換回去的感覺了,也許這就是所謂的良心。
  安金藏沒有救世主的情節,他從不認為自己救得了蒼生大眾,他來到這堙A麵對著眼前這個拿著如禿鷲般眼神打量他的萬國俊,隻是為了那天又冷有泥濘的河灘上,那個至今他無法知曉長相的救命恩人的囑托而已。
  “三位是朝中來的?”萬國俊手抓著韁繩,說話的時候,聲音不如他的外貌那麼有殺氣,反而透著投機倒把的油滑。
  也是,他殺了這麼多流民,無非也是政治投機罷了。
  多虧了李千媄堸e的衣服,讓他們一看,就不是本地的流民,當然,這並不意味著他們安全了。
  因為在萬國俊的神情堙A安金藏看得出,就在這樣的觀望之間,他們已經被這個萬國俊認為是又一撥來搶功勞的人了。
  安金藏下意識地摸了一下掛在腰間的禁軍龜符,想著措辭這個狡詐的萬國俊,和來俊臣一樣,曾經嚴刑逼供過太多人,他可沒有李千堥獄穧n糊弄。
  腦海中,鬼使神差地一閃而過那個他剛剛來到大唐時候養病的太醫署的那個小院子,還有在同樣這樣戲劇化的陰天之下,朝他走來的麵容尖刻的來俊臣。
  “我和禦史來俊臣是拜把子的兄弟,他托我來嶺南找你,有要事高知!”安金藏立刻高喊著,他也不算完全說謊,至少在太醫署的時候,來俊臣可是和他“為兄”、“老弟”相稱的,他還沒想好接下來要怎麼做,先想辦法套了近乎再說。
  如果這家夥和來俊臣一起編過《羅織經》,關係應該不會太差吧,畢竟現在這種情況,他們和外麵那些皇親國戚文成武將都勢同水火,同為禦史如果不夠團結,會死得很慘。
  看到萬國俊略微鬆弛了一些的嘴角,安金藏知道自己這次沒有押錯。
  “在神都的時候,我可沒聽說俊臣兄有什麼把兄弟。”萬國俊說完,左臉上的肉跳動了一下,神經質的,令人不寒而栗。
  “因為我們交好的時候,萬禦史已經離開神都,自然不知道。我和俊臣兄也算是不打不相識,我原本因為一點誤會下了禦史台,多得皇上關心命太醫把我救回來了,俊臣兄多番來探望,還送了我西域療傷的靈膏,我們投緣,索性就拜了把子了。”安金藏說著,他知道麵對這樣的人,純粹胡編亂造肯定過不了關,他這些,本來就是事實,而他賭的,是現在通訊不發達,自己的事兒還沒有被宣傳到這個不毛之地。
  而聽到皇上、靈膏這些字眼的時候,萬國俊的左臉分別詭異地各自跳動了一下,聽完之後,他沒好氣地冷笑了一聲:“哼,在皇上麵前,他向來比我會做人。”
  聽到萬國俊這麼說,安金藏就放心了,萬國俊的意思,他明白,他是在說來俊臣為了討好武則天所以見風使舵。
  於是,他笑著說:“萬禦史若還是不信,我可以給你看身上的傷疤,說起來,還多虧了那靈膏,恢複得不錯呢。”
  “那東西我知道,稀罕得很,他手奡N那麼一盒,竟然就給了你了。”萬國俊斜眼看著安金藏。
  安金藏微微一笑:“若不是他如此深情厚誼,我怎麼會認他這個大哥呢!”
  “他讓你從神都過來,找我何事?”
  安金藏臉上露出了諱莫如深的表情:“此事……可否方便到你府上再說?”
  萬國俊倒是很熟悉這種套路似的,隨即一揚馬鞭,飛馳過他身邊:“跟我來。”
  在這座“鬼城”的中心,有一座和李千堛漲v邸類似的宅子,不過,好大喜功的萬國俊圍了更大的地方,一看就是到了之後,臨時新增了許多房間。
  嶺南的房子,就地取材,吊腳竹樓,想來工期並不需要多長。
  三個人下馬進了萬國俊的宅邸。
  仙瑤湊近到安金藏身邊,在他耳邊小聲說道:“公子小心,這宅子娷瓣F許多人。”
  剛說完話,走在前麵的萬國俊忽然回頭看他們了。
  仙瑤絲毫沒有慌張,仿佛自然而然地,說完話對著安金藏露出了一臉甜笑。
  要知道,這一路來,仙瑤臉上一直都平淡如水,鮮少有笑容的,這一笑,真是風情萬種,傾國傾城。
  萬國俊隨即對安金藏嘿嘿一笑:“老弟好福氣,有如此佳人陪伴左右。”
  劉幽求哼了一聲:“那你是沒見過神都那兩位。”
  “呦,原來年紀輕輕就三妻四妾了,了不得。”萬國俊沒有嘴唇的嘴,像河蚌似的咧了開來。
  “不要聽他胡說,我隻有這麼一個小秘。”安金藏立刻撇清著。
  他這發自內心的撇清,無意間拉進了他和萬國俊的距離,隻聽萬國俊立刻壞笑著:“原來是怕美人兒吃醋呢!你小子還挺懼內的。”
  安金藏不由衷地附和笑著,心媟Q,討論女人的事情果然是男人之間套近乎的萬用手段……
  

Snap Time:2018-10-18 00:36:47  ExecTime: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