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作者:九更2016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  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第273章發亮的黑影(18-06-26)      第272章黃昏(18-06-24)      第271章棄車保帥(18-06-19)     

第57章流寇

  
  在巨大的碰撞聲和劇烈的搖晃中,剛剛因為遠離神都神經放鬆下來的安金藏的心又吊到嗓子眼兒了不會自己的小伎倆被女皇發現,派人追殺過來了吧?
  砍瓜切菜的聲音加上船老大的慘叫,讓他原本隻是猜測的想法越加篤定起來武則天真是給他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陰影。
  不過還沒有等他再多想什麼,幾聲“咚咚咚”急促的腳步聲,人已經殺到了船艙堥茪F。
  此時的劉幽求和仙瑤早已經亮出兵器,準備應戰了。
  搖晃的船上,幾個黑瘦的年輕人衝了進來。
  而如今已經漸漸習慣這種混亂場麵的安金藏,終於不像之前那樣慌張,而是有心思看清了來人的情況這些人穿著破破爛爛的衣服,手奡ㄤ菄滿A也不是統一的刀劍,五花八門的,甚至還有鋤頭,看起來不是官府的人,更像是流寇。
  “發勾錢出哩,不然就殺了你!”對方一個頭子模樣的人一說話,安金藏竟然沒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他現在有足夠的資本放輕鬆,畢竟發現這些人是散兵遊勇,而他見識過仙瑤的能力,再加上一個身手相當不錯的劉幽求,要拿下這些人是分分鍾的事情。
  隻不過,在這樣的時候,突然聽到了一個人講廣東話,忽然覺得好喜感這次他確定那人說的是粵語,畢竟自己曾經是TVB電視劇的忠實粉絲,作為一個不怎麼喜歡打電腦遊戲的無趣公務男,這種很女性化的愛好倒是和他的婦女主任的職業很契合。
  而他也因為這個愛好,會點三腳貓的粵語了。
  他的笑聲,激怒了那個強盜頭子,立刻氣衝衝地說:“你笑乜啊?!”
  “事……”安金藏用粵語說著,“我身上錢,你錯人了……”
  聽他這麼一說,那些流寇麵麵相覷,頭子隨即問:“你也係嶺南?”
  而完全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的劉幽求忍不住小聲問安金藏:“喂,慫貨,這些人看起來不像西域的,你和他們嘰堜B嚕地說什麼鳥語?”
  “他們是廣東人啊,我看港劇學了點粵語,和他們聊兩句……”安金藏對劉幽求說著。
  “廣東?何地?從未聽過……”劉幽求皺眉說著。
  “哦,你們現在不管那堨s廣東的啊,他們剛才問我們是不是也是嶺南的。”
  “嶺南?原來是流民!”劉幽求一聽,恍然大悟。
  “流民?是說被流放的人嗎?”安金藏按照字麵意思猜測著,恍惚想起來,一直到很久以後,嶺南這個地方似乎也是專門流放罪人的。
  “是了,嶺南話講這麼溜,看來是流民的後代了。”
  “奇怪,你不是說我們連揚州都還沒有到麼?怎麼遇到嶺南的流民了呢?”
  “那你得問他們啊。”劉幽求握著手堛漱P首,努了努嘴。
  那些流寇因為聽到安金藏講粵語,已經有些狐疑,占據著船艙口,沒有在迫近過來。
  安金藏雖然是個高鼻深目的胡人,但是在胡人之中,卻是近似於漢人的模樣,有點混血兒的樣子,加上嶺南地區的人,好多眼窩也比深,隻不過個頭兒就小了很多。而安金藏被誤認為少有的個頭比較高大的嶺南人,也不是沒有道理。
  安金藏心堳o想著,既然他們認為自己也是嶺南人,為什麼不將計就計說自己也是流民呢,反正情況確實也差不多,現在自己就是個逃犯,於是用粵語繼續和他們說著:“我們也是流民,大家自己人,不要打劫我們了。”
  沒想到安金藏這麼一說,那頭子忽然丟下了手堛滲}刀,上來一把抱住了安金藏,嚎啕大哭起來:“兄弟!我們真是可憐人!”
  這一下,讓包括安金藏在內的三個人都張二頭上摸不著頭腦了。
  但是看他哭得傷心,隻好自己也裝模作樣幹哭了幾聲:“是啊,我好不容易才逃出來……”這句話倒是真心,隻不過逃出來的地方是神都,不是嶺南,但是他還是不明白,既然是被流放了,按照道理,應該不能隨便離開那個地方吧。
  說一個慌,就得費上幾十倍的工夫把謊圓回來,現在安金藏剛有些鬆懈的精神又得支撐起來,對付麵前這夥兒流民了,看著對麵那些組織鬆散的流寇也正在默默地流眼淚,安金藏隻好順著眼前的情形,揣測著,既然是已經成了隻會說粵語的“流二代”,要下決心從那堸k出來,肯定是發生了什麼特別的事情了,於是很含糊地問著:“嶺南那兒有消息麼?事情怎麼樣了?”
  流寇頭子放開他,抹了抹眼淚:“我們這堻戔葥k出來的說,已經殺了五百多人了,我們的父母兄弟,恐怕都已經不在人世了……”說完眼淚又出來了。
  安金藏聽了,倒吸了一口冷氣,殺了五百多人,那是相當於大屠殺了。
  “就算嶺南荒涼險惡,但是我們隨祖輩生根在那堙A早已經將那媟禨筑a鄉,怎麼會還謀反呢!都是那些狗官為了邀功,向皇上謊稱我們這些流民謀反,我們不服,就大肆屠殺!”流寇頭子越說越氣憤。
  但是還沒說完,站在船艙最外麵的一個流寇忽然慘叫了一聲,一個跟鬥栽進了船艙,背上直直地插了一支箭。
  緊接著,伴隨著可怕的箭速劃破空氣的嘯叫聲,安金藏能夠明顯感覺到船中箭了。
  嗖嗖的箭聲不絕,劉幽求已經迅速地關閉了艙門,隻是這架勢,比這些流寇要“專業”太多。
  真是一波不平,一波又起。
  莫非女皇的追兵終究還是趕過來了麼?
  船老大已經被這些流寇給殺了,現在他們的商船,飄蕩在運河之中,束手就擒……
  飛箭的聲音漸漸平息,本已經千瘡百孔的商船再一次遭受了一記重擊。
  “不是吧,又來了一撥兒人?!”安金藏聽到訓練有素的登船腳步聲,看到邊上的劉幽求也再不是剛才那種無所謂的神情了……
  

Snap Time:2018-10-19 23:54:33  ExecTime:0.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