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作者:九更2016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  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第271章棄車保帥(18-06-19)      第270章阿福(18-05-21)      第269章過從甚密(18-05-18)     

第50章又殺人了


    盡管以安金藏現在二十歲的年紀,這個楊九娘,完全就是當他媽的年紀了,不過,老女人嘛,被小鮮肉叫姐姐,就算什麼話都不說,都是開心的。安金藏自信地想著,比起武則天來說,像楊九娘這樣的老女人,實在太好搞定了,隻不過是從前除非職業需要,安金藏還挺不樂意跟這樣的大媽打交道的。

    現在這會兒,也隻好拿出給農村婦女做思想工作的範兒來:“姐姐,你看啊,這事兒是這樣的……”他剛開始語重心長地準備講道理,就聽到對麵的楊九娘完全不買賬:“不行!多少銀子媽媽我都不會答應的!除非你殺了我!”

    楊九娘的唾沫星子全噴在了安金藏的臉上,安金藏的職業人生首次遇到這麼大的挫折,看來著古代的大媽比現代的大媽更加“凶殘”。

    而楊九娘咄咄逼人地衝著安金藏反複叫囂著:“你殺了我呀,要仙哥兒沒門兒,要命有一條!”

    搞得安金藏連插話的機會都沒有,真的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了。

    正當安金藏還沒想好接下來怎麼辦的時候,忽然,在他麵前張牙舞爪的楊九娘兩眼一翻,肥胖的身軀,重重的朝前撲到在了地上。

    在她的身後,仙瑤的手舉著剛才打算讓安金藏用來贖身的珠寶盒子。

    方形的銅盒一角清晰可見深紅色的血痕,而仙瑤的臉上波瀾不驚。

    事出突然,還是劉幽求沉著,立刻蹲下身,手指按在楊九娘的脖頸上,抬頭皺眉對著安金藏說:“死了!”

    “你怎麼可以隨便殺人?!”安金藏急了,對著仙瑤,語氣不免嚴厲起來。

    但是仙瑤竟然一臉無辜:“可是,是媽媽自己說讓少……”她衝口而出,但是幸好立馬改了口,“讓你殺了她的啊,仙瑤隻是按照她說的做了而已……”

    “啊呀,你這個外國人!你不能聽字麵意思的啊,她說殺了她,這是在說氣話呢!”

    “漢人說話真奇怪,我又不是她肚子的蛔蟲,怎麼知道她說的是不是真話……”仙瑤嘀咕著。

    “哎呀,完了完了,我現在是不是等於是同謀了……這下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黃河?天氣寒冷,你如果想洗澡,這有熱水……”仙瑤實誠地說著。

    安金藏看著她,已經無語了:“我說要跳黃河,是打個比方,不是真的要跳黃河!哎呀,你不能聽這個字麵意思啊!真是暈死了,頭一次遇到因為語言不通出人命的!”

    “行了,別吵了,先把屍體處理了。還有你!”劉幽求突然站起來,對著還在叨叨的安金藏說,“你又不是第一次遇到死人了,慌什麼慌?”

    “你說我?殺人的是她好吧!”

    “那也是你招惹的啊。我說你小子,是不是命犯桃花啊?怎麼到哪哪兒都有女人倒貼你呢?”

    “啊,我怎麼知道啊!”安金藏心想著,這“桃花”也不是他招惹的啊,是原來那個安金藏啊,但是他又不能說,隻能硬憋著,可難受死了,“而且!”他壓低了聲音,“上次是刺客啊,沒人追究,這是個活生生的平頭百姓,死了,官府不會查嗎?”

    劉幽求低頭看了眼腳下這具肥碩的楊九娘的屍體,癟了癟嘴:“那怎麼辦,你現在是個官兒,牽扯到殺人案子,會很麻煩的。不過呢,死在這大娘手的人,也不少,所以,有今天這樣的下場,也不算太冤枉……”

    “什麼?這胖大媽也殺過人?”安金藏意外地說。

    劉幽求冷笑了一聲:“你以為能在玉雞坊做到數一數二的妓坊的假母,能是什麼善類麼?”

    “嗯,仙瑤見過媽媽處置糾纏家中姐妹的無賴,就埋在後花園的假山下麵。”仙瑤一五一十地說著。

    安金藏歎了口氣:“好吧,但,你也不能向她學,說殺人就殺人啊。”

    “是媽媽自己說要我麼殺了她的。”仙瑤說著,這話,又繞回來了。

    外麵依然是歌舞升平,要徹夜尋歡作樂的勢頭。

    劉幽求瞥了一眼燭台:“你們倆守在這,我去去就來。”

    說完,從水榭另一側的移門出去了。

    現在屋,就隻剩下安金藏、仙瑤還有楊九娘的屍體了。

    安金藏人往牆角的地方挪了挪,遠離那具讓他無論從心理上還是生理上都很不舒服的屍體,覺得頭疼得厲害,這世界上很多事情可以補救,但是,殺人這件事情,做了,就再也沒有辦法彌補了。

    他不理解這個冷兵器時代,在戰亂中過來的人們對於殺人這件事情的冷靜和尋常心:“仙瑤,你以前就殺過人嗎?”

    “六狐州的族人從會走路開始就是戰士,為了保護大首領和少主,仙瑤必須要殺人。”仙瑤冷靜地說著,冷酷的語調和她如仙子般的外表形成了劇烈的反差。

    安金藏意識到,仙瑤,不僅是他忠實的隨從,同時也是一名冷血的殺手,更要命的是,這殺手在漢語的理解力上,還有點偏差……

    仙瑤說六狐州的族人從小就是戰士,他不敢問安金藏從前是不是殺過人,他不能承認這個年輕人的雙手已經沾上了鮮血。

    房間安靜極了,對於這種等待,仙瑤顯得很自在,一如一個訓練有素的殺手應該有的鎮定。

    而對於安金藏來說,卻無比難熬,仿佛一場永遠都醒不來的噩夢。

    終於,劉幽求回來了,身上背了個大布袋子,甩在了地上。

    布袋口子開了,麵露出了一截人的頭發。

    安金藏深吸了一口氣:“又一具屍體?!”

    “你不認識她麼?怎麼說她也是死在你手的。”劉幽求扒拉開布口袋,露出一張已經發紫的女人的臉,要看清楚原來的長相已經是不可能了。

    “我,我應該不認識她啊……”安金藏大著膽子看著這人的臉。

    “嘩”地一下,劉幽求撤掉了整個布口袋,而那屍體的情形讓安金藏差一點又吐了這屍體被攔腰砍成了兩段。

    “腰斬棄市……”劉幽求眼中莫名露出陰冷的光,“現在你有印象了嘛?”

    安金藏瞪大了眼睛:“她,她是韋團兒?!”

    

Snap Time:2018-06-24 13:29:03  ExecTime:0.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