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作者:九更2016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  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第273章發亮的黑影(18-06-26)      第272章黃昏(18-06-24)      第271章棄車保帥(18-06-19)     

第48章六狐州族人


    “啊,不好意思啊,我前陣子受了重傷,很多以前的事情,記不清楚了。”安金藏沒有辦法,隻能再一次搬出“失憶”這麼狗血的梗了,幸好唐朝人不看韓劇,不然他這借口分分鍾就被揭穿了。

    “自從在長安與少主失散以來,仙瑤一路尋找,沒想到竟然能在這見到少主!隻是不知道少主為何不認識仙瑤了?”仙瑤不無激動地說著,水榭外麵依然是高歌妙曲,她在這說這些話,應該也沒有人會留意。

    “等等,你叫我少主,可是我就是個太樂署的樂工啊,你會不會認錯人了?”

    “仙瑤自幼跟隨少主,自然不會認錯,隻是不知道少主為何不記得仙瑤了。”

    “哎呀,我說過了,我之前受了很嚴重的傷,醒過來以後很多事情記不清楚了。這麼著吧……”安金藏說著盤腿坐在了席墊上,用手輕拍了一下邊上的地方,“你別跪著了,過來這邊一起坐著,你和我好好說說唄,我是誰啊?”

    仙瑤卻很猶豫:“仙瑤不敢……”

    安金藏倒是覺得太神奇了,自從穿越到現在,都是自己下跪的份兒,這走大運遇到個絕色的西域美女,竟然一上來就給自己下跪,還特別畢恭畢敬的:“你不用這麼拘束的,搞得我很可怕似的,外麵太吵了,你老遠跪著我也聽不清你說話啊!”

    仙瑤聽了,這才起身飄然走到了安金藏邊上坐了下來。

    安金藏撓了撓頭,還有些不好意思的,第一次和這麼漂亮的姑娘並排坐著:“你為啥叫我少主啊,莫非我爸是什麼山莊的主人?”他聽到這個稱呼,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武俠小說,什麼武林名門之類的,加上回想起之前遇到刺客時候,自己本能反應的那身手,一看就是練過的。

    不過,顯然他猜錯了,因為聽到安金藏這麼說的仙瑤眨巴著大眼睛:“山莊?我安國隻有城堡,沒有山莊。”

    “安國啊?哦,難怪我姓安。”安金藏想起來自己是“外國人”,也對,這仙瑤是胡姬,大家是老鄉的概率還是挺高的,“那我爸是安國的堡主?”安金藏原來以為自己在這兒無依無靠正愁著回頭逃出去不知道往哪兒去呢,這麼看來自己還有個挺牛的外國爹,這是很可以出國的節奏?

    但是,他又猜錯了,因為仙瑤臉上露出了悲傷的神色:“原來少主你什麼都忘了,大首領他……”

    “蛤?不會吧,那我爸呢?”

    “大首領他在長安的時候已經去世了。那時候大食國得知大首領去世,混入長安追殺少主,混亂中,仙瑤和夫人、少主失散了,這些年,仙瑤一直在找少主,但是人海茫茫,怎麼也找不到……”

    “我爸死了啊……大食國的人為什麼要追殺我?”安金藏很鬱悶,這武則天的事兒還沒擺平,又莫名多了個大食國的敵人,這要在唐朝活下去還真不容易,“哦,還有,我現在名字叫安金藏,這聽起來不像個外國人名哦……”他開始懷疑這個名字都是假的了,如果是本名,之前鬧出那麼大的動靜,仙瑤怎麼會不知道自己在宮呢?

    仙瑤聽了,才說:“原來是少主隱姓埋名了,難怪仙瑤找不到你。”

    “啊,果然不是本名,那我原來叫啥?”

    “少主你原來的名字叫沃爾汀,在我們的語言,是金子的意思……”

    “金子……然後我是安國人對吧……”安金藏若有所思,原來這家夥隱姓埋名,但是又忘不了自己的祖國,所以用國家的名字做了姓氏,金藏,是把自己藏起來的意思啊。想起自己老爹給自己取金藏這個名字,不過是取了寶藏的意思,希望將來能有很多錢而已,直截了當多了……

    “我們是安國六狐州的族人,你的父親是安國最厲害的勇士,率領著我們六狐州族人抵禦西突厥和大食的入侵,保護著我們的安國。但是,大食人很陰險,他們用陰謀詭計幫助邪惡的伊格爾篡奪了安國的王位,用謀反的罪名,屠殺我六狐州部落,就連你的弟弟也沒能幸免……大首領沒有辦法,隻能帶著我們這些幸存的族人逃離了安國,來到了中原……”

    “原來我有過弟弟!”安金藏脫口而出,他之所以這麼驚訝,是因為在皇宮中,他看到九歲的李隆基時,那種莫名冒出來的兄弟親情忽然得到了解釋,這個他寄居的身體,曾經的安金藏,有個弟弟年幼慘死了。

    金藏很感慨,是怎樣的強烈的感情,才能連他都能感應到這種哥哥的愛,這真是一個悲傷的故事……

    他喃喃著:“抗擊了半天外敵,最後還是被自己人出賣了……”不禁想起了後世的嶽飛,原來這種令人氣憤的事情,哪個國家都有,敢情他這個外國爹就是安國的“嶽飛”了。他一麵同情著六狐州族人的命運,一麵也開始理解了安金藏在禦史台能做出那麼血性的事情來,畢竟他是安國第一勇士的兒子,多少還是有點遺傳基因的吧。

    金藏想不到,自己一個“文弱書生”竟然穿越成了一個異族勇士了。

    “少主,夫人現在在哪?和你在一起嗎?”仙瑤忽然問著。

    這下安金藏才注意到,剛才仙瑤說,當時在長安被追殺的時候,是夫人帶著他跑的,也就是說,他還有個媽在這個世上,但是要問他,現在的他怎麼能知道呢?

    “我媽現在在哪?!”安金藏的心情有些沉重,如果沒有猜錯,他的“媽”估計也是凶多吉少了,一來,如果她還健在,安金藏就不會孤身一人入宮做樂工了,二來,自己之前受那麼重的傷,如果是親媽還活著,怎麼可能不來照顧呢?

    好吧,繞了一大圈,自己在2017年是個孤兒,這到了唐朝了,還是個孤兒。

    “再說了少主,你為什麼要委屈自己入宮做個樂工呢?”仙瑤的話提醒了安金藏,難道他去做樂工是另有目的的?

    

Snap Time:2018-08-14 21:49:23  ExecTime:0.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