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作者:九更2016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  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第271章棄車保帥(18-06-19)      第270章阿福(18-05-21)      第269章過從甚密(18-05-18)     

第36章生死棋局


    “過來,坐吧。你我對弈,乃是對手,非君臣。”武則天沒有抬眼看他,手已經抓了一把黑子,馬上準備要下棋的樣子。

    安金藏看著隔著棋桌,對著武則天的空位子,咽了一口緊張的口水,不確定自己是不是應該坐在那個位子上,坐上去了,不就是和女皇平起平坐了麼?

    但是他的猶豫立刻惹來了武則天犀利的眼神,不巧,安金藏正偷偷觀察著女皇的神色,她這一突然的抬眼,兩個人眼神瞬間對視了。

    在這個大白天,比起那天夜,武皇臉上的細節更加分明。

    而安金藏在意的是,她的眼睛,清晰得完全不像個老人。

    她的眼白白得發青,烏黑的瞳仁四周邊界清晰,仿佛時時在向世人宣告,她的心對什麼都一清二楚。

    而這種清澈,給了安金藏鼓舞,他決定再冒險一次,他不會下棋,但是,他打算用自己的命,和女皇做一次對弈。

    在女皇不耐煩之前,他坐在了如同針氈般的榻上。

    女皇執黑子,黑先白後,一貫的先發製人的風格。

    安金藏一落座,女皇已經拈了一黑子,毫不猶豫地落子下去。

    此時,完全不懂圍棋的安金藏已經打定了主意要亂來了,這個四四方方的棋盤和這個黑白兩色的棋子兒,對於他來說,唯一可以用它們來下的棋,隻有五子棋了……

    所以,看到女皇落子之後,他毫不猶豫地緊貼著黑子放了一枚白子。

    女皇眉頭一皺,仿佛在說,這家夥不按套路出子兒麼?

    但是也沒說什麼,繼而又手執黑子落下。

    而安金藏隻是挨著自己的白子兒又放了一顆。

    “朕說過,此時你我是對手,你須全力以赴,若讓朕知道你曲意逢迎,定不饒你。”女皇的聲音已經陰沉了起來。

    而安金藏淡定回答著:“臣知道,定全力以赴。”說著,“啪啪啪”三下,一鼓作氣又放了三顆白子,連成了五顆一排,繼而“歡天喜地”地收了起來,笑嘻嘻地對著女皇說:“皇上,臣勝了。”

    女皇手還拈著一顆黑子,先是愣了一下,繼而,臉上露出了那種對於安金藏來說最危險的表情,她打量了一下安金藏故作輕鬆的臉,原本就陰沉的臉上,加重了一層陰雲,仿佛在醞釀一場即將到來的暴風雨。

    安金藏心知肚明,他現在這種嬉皮笑臉的態度,在女皇麵前,是忌諱中的大忌,沒有一個女人會喜歡這種沒有眼力界的厚臉皮的行為。

    但是,他現在必須這麼做。

    他要激怒女皇。

    “安校書,這是何意?”女皇的語氣格外慢,甚至帶著一絲不和氣氛的慵懶這是她給安金藏最後的解釋機會。

    “皇上,這是按照臣所喜愛的方式定的規則。”

    “這下棋,還可以自己定規則?你是在消遣朕麼?”武則天的聲音很沉,沉得可以讓人忘記她是個女人,那些布置在集仙殿繽紛的顏色,也已經無法給她程度出一絲柔和了。

    “臣沒有,臣是按照皇上的聖意這麼做的。”安金藏繼續說著,而他的眼角,已經能看到站在一旁的上官婉兒煞白的臉色,她嘴唇微微一動,似乎要替他說話,安金藏垂在一側的左手悄悄擺了一下,示意上官婉兒不要輕舉妄動。

    房間,忽然安靜了下來,安靜得能聽到從集仙殿外的花園傳來的潺潺溪水聲。

    當然,安金藏知道,這種安靜隻會是更加劇烈的暴風雨來臨的前兆。

    果然,偌大的寢宮中,傳來了響亮的“砰”的一聲,繼而嘩啦啦一陣騷亂的掉落和跳動聲,一如這宮中,包括上官婉兒在內的侍從們驚悸的神經。

    從不掩飾自己的憤怒的女皇,把一整個棋盤推到了地上。

    “安金藏,我給你這個位子,不是讓你不知進退來我這兒找死的!”她已經不再自稱“朕”了,這是又一個危險的信號。

    安金藏已經“撲通”跪在了武則天的麵前,不管他願不願意,這第二次見麵,他依舊不可避免地下跪了,但是,無論這暴風雨的多麼劇烈,他都必須頂住。

    和武則天的音量毫不想讓的,安金藏雙手伏地,大聲爭辯著:“皇上剛才說,下棋的時候,臣與皇上的平等的,既然平等,臣自然可以按照自己喜歡的方式來下棋!”

    “混賬!我說讓你全力和我對弈,沒有說讓你連規則都不顧胡來!”女皇指著安金藏,仿佛下一刻就要把他像徐有功一樣拖出去了。

    但是安金藏卻知道,在這場“對弈”中,自己已經勝了一子,女皇說出了他所期待的話:“皇上教訓得是,下圍棋需要一個標準的規則,臣隻按照自己的方式來,隻會是現在這樣的下場,棋毀人亡。這天下,都是皇上的棋盤,您治天下都是按照你自己喜歡的方式來,想什麼時候吃掉棋子兒,就什麼時候吃,吃子兒的時候心情是很爽的,但是,就不擔心棋盤崩掉嗎?”

    他的這番話,是賭那一那看到的,武則天依舊黑白分明的雙眼。他老爹的話,再次如信條般出現在他腦海中:寧可給聰明人擦桌角,也不給傻子扛大旗。他必須堅信,武則天是很聰明、很聰明的人。

    最後一顆蹦的棋子兒也最後消停了,安耽地待在了光潔的地板上。

    匍匐在地的安金藏看不到武則天的表情,隻能在地板模糊的倒映中,看到她原地不動地站在那。

    隱約的,他仿佛聽到一個輕微的來自上官婉兒的聲音:“皇……”她還是打算替他求情了。

    但是,那隻是從她嗓子底發出來的,隻有安金藏聽得到的聲音,因為她還沒有正式開口說話,武則天的笑聲已經回蕩在了集仙殿中,那聲音穿透隨風飄動的彩色紗幔,驚動著殿外園中如緋雲般的梅花林,亦攪亂著安金藏如履薄冰的心。

    那溫泉,似乎流經集仙殿的地下,大冬天,匍匐在地的安靜藏,腦門上的汗涔涔而下……

    

Snap Time:2018-06-20 11:40:34  ExecTime:0.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