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作者:九更2016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  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第273章發亮的黑影(18-06-26)      第272章黃昏(18-06-24)      第271章棄車保帥(18-06-19)     

第31章空中飛人


    劉幽求充滿懷疑地看著鍾離英倩:“我說小姑娘,我和你的愛郎可是有正經事要談,你最好還是回去,不然的話……”

    “誰是我愛郎,你,你不要胡說!”鍾離英倩忙著撇清。

    安金藏看了看窗外,不知不覺已經是後半夜了。

    之前他們出發去宮中時候,坊間那些人家窗戶亮出來的微弱燈光,如今也都已經沒有了。

    他又看了看單薄的鍾離英倩,勸著劉幽求:“算了,這大晚上的,你讓一個姑娘家一個人在路上走,也不是個事兒啊。我的命是她救的,我可以拿我的性命擔保她的人格!”

    劉幽求不置可否,脫去了披在身上的破襖子,隨口似的說:“小姑娘,去燙壺酒。”

    鍾離英倩聽了,知道他是同意了。

    隻是要伺候這個口不擇言的家夥,心多少不樂意。

    安金藏知道劉幽求的本事,衝著鍾離英倩偷偷使了個眼色,湊上去低聲說:“聽他的吧,他是好人。”

    ……

    那股熟悉的甜酒香在不大的屋子蕩漾開來。

    在寒冷的冬夜,有暖炕,有熱酒,身邊還有個乖巧的妹子和一個有趣的朋友,安金藏此刻,忽然覺得這唐代也不差。

    當然,這種愜意的感覺隻是暖酒入喉的時候一那的感覺。

    因為,接下來,他們要談的,是讓人神經緊繃的事情。

    劉幽求出去關上了客廳的門,又將臥室的簾子也放下了。

    這才從懷掏出了一個卷軸。

    借著油燈微弱的光,安金藏看著徐徐展開來的卷軸,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氣:“這個是?!”

    鍾離英倩也看清楚了:“啊,這是紫薇宮的地圖!”

    “噓……”劉幽求對著兩個人警告著,“不想死的話,說話小聲點。”他低聲說著。

    安金藏看著這幅地圖,唐朝的發展水平再次出乎了他的意料,這是一副完整的平麵圖,同比例縮小,有尺寸有方向,各處都標注得很詳細。

    他現在能理解神都被建設得這麼齊整了,看來,這時候已經有了很完整的規劃流程了。

    “這個你從哪兒搞到的?”安金藏立刻問道。

    “這個你不用管,我讓你看的是這個!”劉幽求撇開了安金藏的問題,指著黑墨繪就的圖紙上,朱砂標注的地方。

    安金藏仔細一看,這些都是具體的宮中的位置,而有一處格外吸引他的注意,那是太醫署那個他熟悉的院子,而上麵寫了一個日期,他不由得聯想到:“這日子,是我看到……!”他忽然住口了,想到自己之前並不信任劉幽求,沒有告訴他,自己看到過那個“鬼魂”的影子。

    而此刻,一不小心,漏了餡兒了。

    他心虛地看著燈光下的劉幽求,忽閃的有燈光下,他的臉半明半晦,眼神深不可測的。

    安金藏隻覺得嗓子發幹,嘴唇發麻,腦袋嗡嗡作響他意識到,不是自己這會兒露餡兒了,而是從一開始,劉幽求就知道他安金藏在瞞著他,但是全程沒有戳破,而且,安金藏絲毫沒有察覺到這一點。

    不過,此刻的劉幽求依然什麼都沒有說,而是逐一指著那些朱砂的標記,說道:“這些,都是宮中出現‘鬼魂’的地方,最早出現的,是在兩位王妃失蹤後的第三天,此後,幾乎每天都會出現鬧鬼的事了。如今我們知道這是有人搗鬼,這所謂的鬧鬼的地點,其實就是那人的行蹤。現在瞧出些什麼了嗎?”

    安金藏仔細看著那些朱砂的標記:“這些地點,都在寢宮與前朝之間啊,難怪你說他會在太常寺附近。”

    “此其一,其二,你們看這些地點,如弓弦微張,朝著寢宮。鳥獸行跡皆以巢穴為向,向外獵食,人亦然,今日我們所見,亦印證了我之前的猜想。”劉幽求手輕扣了兩下卷軸說道。

    “看那個人的身手,很厲害啊,不是一般人,隱藏在寢宮,又想誣陷皇嗣的家屬,這下事情鬧大了。”安金藏心情沉重起來,那該死的責任心又在作祟了,完全忘記了自己是準備找機會開溜的人了。

    這時候,在一旁聽著的鍾離英倩終於聽出了什麼個所以然來,驚訝地說:“啊,你們今晚不在,原來是入宮去了,可是瞧見了那鬼?”

    安金藏低聲說:“是的,我們看到了,根本不是什麼鬼,有人拿繩子在殿宇之間蕩來蕩去,假裝是鬼飄過,嚇唬你們呢!”

    “安大哥你剛才可是說,那人想誣陷皇嗣?”

    “不是皇嗣,是擾亂那些關心王妃們生死的人的心,讓他們做錯事!”安金藏向鍾離英倩解釋著,“破藩帽兒說竇德妃的母親龐氏已經因為這事兒,給女兒招魂,被按上了個行厭勝之術的罪名,現在要滿門治罪呢!”

    “啊呀,這下糟糕了,皇上最恨的就是這個,當年的……”說到這,鍾離英倩不再說下去了。

    安金藏卻知道她要說什麼,這段被演繹了無數版本的曆史,他怎麼會想不到:“你想說以前的王皇後和蕭淑妃的事情?”

    鍾離英倩和劉幽求都沒有搭腔,看來,這是在武周時期不能提的事情。

    “慫貨你心知道就好,說出來幹嘛?”劉幽求以他自己的方式提醒著。

    “好吧……”安金藏接受了劉幽求的批評,轉而把注意力拉回到了這件事情上,“有件事情我特別不明白,我沒理解錯的話,寢宮,不都是宮女和太監嗎?照理說都很弱的啊,誰有這個本事,可以玩兒空中飛人?”

    他無意間說了句“空中飛人”,卻被鍾離英倩聽了進去。

    “安大哥,你是懷疑你們太樂署的人嗎?!”

    被鍾離英倩這麼一問,反倒是安金藏一頭霧水了:“我沒有這麼說呀。”

    “你說空中飛人,這宮中,不就是太樂署那些散戲班子的人會的絕技嗎?”

    “散戲是個什麼?”安金藏這個現代人再次出現了溝通障礙了。

    反倒是劉幽求聽懂了鍾離英倩的話……

    

Snap Time:2018-08-20 07:54:11  ExecTime:0.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