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作者:九更2016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  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第271章棄車保帥(18-06-19)      第270章阿福(18-05-21)      第269章過從甚密(18-05-18)     

第22章竟然可以出宮了


    書房的氣氛有點尷尬,安金藏自我懷疑著,本來想套個近乎,難道這兩句詩不是這家夥寫的嗎?

    “近鄉情更怯,不敢問來人?”宋之問喃喃重複了一遍這兩句,“不錯,就是意境未免淒涼,你初登仕途,說這個不太吉利吧?”

    “安校書,宋學士可是深受皇上青睞的大才子啊,你可得跟著宋學士好好學呢。”領路的太監說著。

    聽到這奉承話的宋之問臉上露出了笑容,隻是這種得意的笑容,打破了安金藏剛才第一眼看到他的良好印象,這種笑容很膩,不像個詩人有的氣質。

    “你是個胡人是吧,這校書的位子給個胡人還是第一次。”宋之問言語間,對“胡人”一次詞多有些鄙視的意思,“既然皇上看中你,你就好好學。這宮中皇上欽點的人不止你一個,這其中,也不乏外放離宮的。”

    安金藏聽宋之問的口氣,外放離宮應該算是表現不佳,被淘汰了。他這話,按照現在領導的說辭就是:年輕人就算你現在有點成績,也沒什麼了不起的,還得跟著我好好幹,不然給不給提拔還不一定呢。

    如果安金藏在現代的時候多留心點曆史八卦,他就可以知道眼前這個看起來風度翩翩的宋之問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了。

    而此時在安金藏麵前誌得意滿擺著架子的宋之問也不會想到,很多年以後,在淒風苦雨的漢江邊上,他會再度想起眼前這個年輕人第一次見他時候吟誦的這兩句詩,才會猛然驚覺,這詩是如此貼切地能表達他那時的感受。

    安金藏的優勢,是在他二十歲血氣方剛的外表之下,已然是那個懂得收斂鋒芒的三十歲男人了,聽著宋之問那樣令人不舒服的開場白,雖然心嘀咕著,這擺架子的新領導看起來不咋地,但是麵上還是不露聲色地應承了下來。

    安金藏天生對人的特質很敏感,仿佛有本分類名單放在心似的。

    而隻是這麼個照麵,他已經把宋之問的名字,放在那無關緊要的一欄了。

    按照他的總結,這類喜歡對著年輕人擺譜的老男人,一般外強中幹,不足為患。

    而宋之問的表現,每一條都符合安金藏對他“外強中幹”的判斷為了顯示自己的能幹而在他的麵前刻意表現得很忙,說不上幾句話,就開始在書房的書架前忙著翻著翻那,雖然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根本沒有什麼要緊的事情。

    “那學生就先出去了?”安金藏看著已經不打算繼續和他談心的宋之問,說。

    “好好好,先安頓了再說。”宋之問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

    安金藏從弘文館出來,那個帶路的太監還在。

    安金藏發現自從那天夜去宣政殿見武則天起,給他帶路的,一直都是這個太監。

    雖然有時候說話腔調怪怪的這也難怪他,是個太監麼。

    不過,已經好幾次,都提點過安金藏了。

    比如剛才告訴他,對麵的人是宋之問,還幫忙說了幾句吹捧的好話。

    “公公怎麼稱呼?這兩天辛苦你幫忙帶路了。”安金藏對著正埋頭帶路的太監說。

    “小的高延福,叫我阿福就可以了。”

    “阿福,我們現在是去哪兒呢?”

    “已經拜見過宋學士了,現在雜家帶校書去您的賃宅看看。”

    安金藏抬頭看了看日頭,估摸著他們是在朝著南麵走著。

    一路兩人無話,默默徐行。

    但是,這長長的宮道仿佛永遠沒有盡頭一樣,安金藏不知道走了多久,隻是覺得日頭越來越高了,才能感覺到時光的流逝。

    好在安金藏這會兒換上了一雙官靴,鞋底比他之前那雙破麻布鞋子厚多了,走起來省力了不少。

    “我說阿福,咱們還得走多久呢?”安金藏忍不住問著高延福。

    高延福轉頭看著他,笑眯眯的:“已經在建福門那兒備了馬車了,您的賃宅在常樂,長安城的東南邊兒,是個好地方。”

    “長安城?”安金藏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阿福,你是說長安城的東南邊,不是大明宮的東南邊?”

    高延福對於安金藏突然這麼激動感到很奇怪:“是了,賃宅都是在宮外的,校書難道不記得了?”

    “啊哈哈!這麼說我可以出宮了?!”安金藏大笑著,“幸福來得太突然!”說著一把抱住了高延福。

    “哎哎哎……校書這是何意……”高延福被安金藏突然熱情的舉動搞得一頭霧水。

    安金藏放開了高延福:“沒事,可以出去透透氣挺好的!”

    “原來是校書養病悶著了。”高延福哭笑不得,“咱們還是繼續走吧,從建福門到常樂還有段路呢,雜家還得趕回來吃午飯呢。”

    聽說可以出宮,安金藏的腳步都輕了很多。

    就這麼些時日,這個金碧輝煌的大明宮已經給安金藏造成了足夠的心理陰影了。

    終於,一座青磚堆砌而成的高聳的宮門出現在了安金藏的眼前。

    高延福說的建福門終於到了。

    安金藏看著那輛馬車,心想著:“連逃跑的工具都備好了,真是天賜良機。”

    建福門拱形的通道,幾十米的距離,就好像時光隧道似的,這門的外麵,一個全新的世界正在等著安金藏。

    和空曠、靜謐的大明宮不同,出了建福門,人聲鼎沸,仿佛整個世界都活了過來似的。

    安金藏掀開馬車的簾子,看著外麵熙熙攘攘的人群,莫名地激動起來:“停車,阿福,咱們能在街上走走嗎?”

    阿福不明白安金藏這一臉稀罕的表情從何而來:“自然是可以的。”說著摘下了自己帶著的黑紗的高山冠,紮了個隨意的

    襆頭,說著就要下去了。

    “你們……也是可以這樣隨意出宮的?”安金藏納悶地看著高延福。

    “有令牌即可。”

    說完就下了車了。

    安金藏聽了,迫不及待地跟著從馬車上爬了下來。

    在他的麵前,長安城,這座當時世界上最大的“國際都市”終於如畫卷般呈現在了他的眼前……

    

Snap Time:2018-06-24 13:13:49  ExecTime:1.7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