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作者:九更2016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  逆唐神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逆唐神謀最新章節第271章棄車保帥(18-06-19)      第270章阿福(18-05-21)      第269章過從甚密(18-05-18)     

第13章弘文館


    安金藏所期待的十五日終於到了。

    自從問過“一張帛”的事情之後,來俊臣就再沒有來過安金藏這了。安金藏把這視為對他放鬆警惕的表現。

    瀟灑的唐代,連宮禁都不是特別森嚴。

    安金藏隻是說傷愈之後需要多走動加恢複,便大搖大擺地離開了那個唐代的“ICU”病房。

    自從來到唐朝之後,安金藏一直都待在他的“ICU”病房,雖然他很確信自己真的穿越了,但是一切都像是個場景單一的舞台劇,隻見一隅。

    現在,隨著他的步伐,輝煌的大明宮終於如一幅長卷一般在他的眼前展開。

    唐代的宮殿沒有高而陰森的宮牆,一座座宮殿自信地矗立在高台之上,利落而大氣。

    與之相比,偶爾穿行期間的人顯得格外渺小。

    彼此見到的人,無論男女,迎麵而來,都會微微欠身彼此行禮之後再各自朝前。

    對於安金藏來說,竟然不覺得這是繁文縟節,反而有種莊重的儀式感。

    安金藏覺得已經在行走了很久,但是依然沒有抵達弘文館的意思。

    如果不是頭頂的朝陽在東方的天空漸漸高懸,他肯定已經迷失在了這偌大的宮殿群。

    “你不是說弘文館不遠麼?怎麼走了這麼許久還沒有到呢?”安金藏有些氣喘籲籲,心想著這二十歲的身體,體力未免差了一些。

    鍾離英倩卻習以為常地說:“與其它地方相比,弘文館的確不遠啊。前麵就是了。”

    順著鍾離英倩指的方向,安金藏看到了一處壯觀的宮殿,他之前看到的那些蔚為壯觀的建築,在這座宮殿麵前隻能是小巫見大巫了。

    宮殿建在比其他宮殿都要高的殿基之上,仿佛淩空的巨鷹,含元殿的牆麵是白色的,殿頂的覆瓦是黑色的,屋脊是綠色的,柱子是紅色的,鬥拱是赭黃色的,帶著濃墨重彩的顏色和厚重的氣息。

    安金藏難以置信地說:“不會吧,這是弘文館?”

    鍾離英倩聽了,卻笑出了聲:“安大哥,你現在真是糊塗得很,你完全不認得這是宮中的主殿含元殿了嗎?小小的弘文館怎麼可能有這般的氣勢?我說的弘文館是在那!宣政殿邊上的那個偏殿。”

    安金藏這才看清楚鍾離英倩的真正所指,在含元殿的正後麵,隔著一個廣場,有一座比含元殿規模略小宮殿,是鍾離英倩口中的宣政殿了。

    而在宣政殿兩邊,有不少偏殿,那些穿著各色官服的人進進出出,忙碌非常的樣子。

    “一路過來,仿佛這人最多了?”安金藏一麵和鍾離英倩朝著宣政殿右側走去,一麵說著。

    “那是自然,你看這西廊之外是中書省,殿中省,東廊之外是門下省,可算都是日理萬機的地方了。”

    安金藏聽了,不由得對這個地方肅然起敬,這是這個帝國運行的核心所在了。

    東廊之外,門下省的東邊是史館,而弘文館則是在史館的再東側了。

    在這,房玄齡、杜如晦曾經奉唐太宗李世民的聖旨,重修典籍。

    自唐初建立以來,都是選取當世最有才學之士進入弘文館,修撰典籍,向皇家子弟教授治國之經略。

    上官婉兒時年不過二十五六,已經能在這樣的地方開堂講學了。

    安金藏到了弘文館的門口,有些猶豫:“我們就這麼大搖大擺地進去沒事嗎?”

    鍾離英倩卻說:“沒事,從前這隻準皇子們聽學的。但是,皇上還是天後時,就已經下了懿旨,宮中無論等級,隻要有心好學,都可以前來聽的,人滿為止。”

    “這麼好?”

    “皇上愛才,是人盡皆知的。上官才人就是在這因為才學出眾,被皇上看中留在身邊的。本來,她那時候還不過是個罪婢,才沒機會進入弘文館呢。”

    安金藏聽了,默默點頭,沒記錯的話,科舉製好像也是武則天時期出現的。

    不問出身,任用賢能,在這樣的封建社會,邁出這一步需要多大的魄力真的很難想象。

    這個女人的胸襟,太令人佩服了。

    安金藏一麵這麼想著,不過轉而又想,副作用也是有,比如來俊臣這種的,也是貧苦出身,“才幹”倒也過人,就是把大家折磨得太慘了。

    鍾離英倩好不避諱地抓起安金藏的手:“走吧,上官才人的課,可是很多人都搶著聽的,進去晚了恐怕是沒位子了。”

    可是剛踏進弘文館的門,就聽到麵傳來了爭吵聲。

    “誰都知道你父王是個孬種,自己老婆沒了,也不敢吱聲,外麵都這麼說,難道還不許我說了?”一個男孩的聲音傳來。

    安金藏一看,說話的是一個十來歲的男孩,有著貴族慣有的白皙膚色,五官倒是端正,隻是,剛長了沒兩年的牙門牙有些大,露了一些在唇外,就和他說話的語氣一樣,帶著這年紀不該有的傲慢。

    “這囂張的小子是誰?”安金藏立刻小聲問著身邊的鍾離英倩。

    鍾離英倩沒好氣地回答著:“能在這大呼小叫的,還能是誰?梁王的兒子。”

    “梁王?是誰?”

    “武三思。”

    安金藏終於明白這孩子的跋扈勁兒從哪兒來的了。這時候,正是武三思風頭正勁的時候,說不定這孩子還做著將來成為太子的美夢呢。

    而聽到剛才這孩子說的話,安金藏已經猜到他說得人是誰了,除了皇嗣李旦還能是誰?而對麵的這男孩,安金藏見過,那天下著大雪,衝進他的病房要來致謝的器宇不凡的臨淄王李隆基。

    “武崇訓,你大膽!這是我皇家家事,哪容得了你一個外人評頭論足!”

    安金藏很訝異李隆基會說出這樣的話。一般這個年紀的孩子吵架,一來一去,那個男孩說他父王是孬種,這是人身攻擊啊,換成別人,肯定被氣得人身攻擊回去了。

    但是,李隆基卻說,這是他皇家的家事。

    這話無可反駁,雖然現在武家子弟氣焰囂張,但是,武則天從來沒有說過要傳位給武家的人。

    從小在政治鬥爭中浸淫長大的兩個孩子,盡管都還年幼,但是已經有了尋常家孩子所不具備的政治敏感。

    這時候的武崇訓,就算心有萬般不服氣,也隻能住嘴了。

    然而孩子不動嘴吵,就有更糟糕的後果動手。

    

Snap Time:2018-06-20 11:39:36  ExecTime:0.173